第103章 藍月怡再歸來

。遊龍生摩挲著下巴,“若隻是定勝負,此時已經結束了,但他們這是要分生死的,蕭敖還能行險一搏。”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天王斬鬼刀的刀柄就長一尺三寸,最忌憚的當然就是被人近身。於是蕭敖就搶進了天王刀刀圈之內。“殺!”“叮!”“嚓!”蕭敖看著自己距離對方還有三寸的長刀,然後又忍不住低下了頭。一柄短刀,此時正插在自己的心口上。那樂師反手將短刀拔出,冷笑一聲,“天王刀的弱點,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第103章

藍月怡再歸來

在現代,不會裝醉的人,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混過酒場。

遊龍生當然會裝醉,而以他的身份,當他裝醉之後,也不會有人再來灌他的酒。

於是,當丁白雲嫌棄又無奈的將遊龍生扶回了客房之後,就被遊龍生一把拉上了床。

“你沒醉?”

“這麼寡淡的酒,我再喝一罈也不會醉。”

“剛剛薛斌還說你酒量不行。”丁白雲的語氣就有點不開心,她的情郎,誰說都不行!

遊龍生哈哈一笑,“讓他說去吧,我武功比他強,身家比他厚,最最重要的是,我夫人比他的漂亮,還不允許他在其他方麵找找場子了?”

丁白雲眼中帶笑,然後就一個俯身,堵住了遊龍生的嘴。

……

第二天,遊龍生帶著丁白雲,又受邀去白雲莊轉了轉,然後纔回到了藏劍山莊。

“小壞蛋?”

“藍姐姐!”

遊龍生張開雙臂,藍月怡投懷送抱,丁白雲視而不見。

藍月怡和遊龍生深深一吻,然後喘息著看向丁白雲,促狹的眨眨眼,“拿下了?”

丁白雲臉頰一紅,但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遊龍生的手順著藍月怡的曲線一路滑下收窄又擴大,最後被藍月怡拍了拍,這才收回了手,最後牽著藍月怡,撇撇嘴道,“你這次總不會再不辭而別了吧?”

“我想伱了,來找你過年!”藍月怡笑道,“不打擾你們吧?”

丁白雲急忙搖頭,“當然不打擾。”

遊龍生挑眉低語,“白雲一個人頂不住。”

丁白雲忍不住衝著遊龍生豎了豎拳頭,藍月怡就笑著又伏在了遊龍生肩頭。

不遠處的遊騰看的一陣羨慕,要知道,他媳婦上次知道他去春風樓喝花酒之後,差點把他的臉都給撓破了。

莊主是怎麼做到,讓這兩個在江湖上都鼎鼎有名的女人和諧相處的?

……

夜裡,喘息聲逐漸止歇。

“聽說你把南海娘子也殺了?”藍月怡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遊龍生不禁問道,然後忍不住伸手打出了一波盪漾,“你還真是有事才過來的,不會又有哪個高手盯上我了吧?”

另一邊,丁白雲羞紅著臉頰探出頭來,但是事關遊龍生的安全,她還是很在意的。

“那倒不是。”藍月怡搖搖頭,但笑聲卻淡了下來,“是南海娘子的徒弟鐵姑去找至尊寶了,想要拉著至尊寶找你報仇,但至尊寶沒有答應,還告訴我了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丁白雲忍不住問道。

“大歡喜女菩薩和南海娘子,都是魔教中人。”藍月怡沉聲說道,“乃是魔教四大公主之二。”

“魔教,又是魔教。”丁白雲皺眉說道,“他們怎麼陰魂不散啊,哪裡都有他們?”

玉簫道人是魔教班察巴那愛慾天王的事大家都知道,而且上次見麵時已經告訴藍月怡了。

但大歡喜女菩薩和南海娘子也是魔教中人的事,隻有熟知原著的遊龍生知道,他當然沒辦法告訴眾人自己為什麼知道此事。

但看來現在藍月怡也知道了。

藍月怡點點頭,“鐵姑勸說至尊寶迴歸魔教,藉助魔教的力量找你報仇,但是至尊寶不願意。”

作為知道劇情的遊龍生,果斷把握住了重點,“迴歸魔教?”

“大歡喜女菩薩和南海娘子,雖然是魔教四大公主,但自從魔教被打散之後,她們這兩脈就脫離了魔教,自成一係。”藍月怡說道。

“至尊寶不願意,那個什麼鐵姑呢,她就要自己迴歸魔教,來找生哥報仇嗎?”丁白雲問道。

藍月怡搖了搖頭,淡淡的道,“鐵姑知道至尊寶的底細,她也修煉了魔教神功,若是讓鐵姑迴歸魔教,通風報信,整合力量,魔教第一個要報復的物件可不是小壞蛋。”

丁白雲眼神一閃,“而是脫離了魔教自立的至尊寶!”

“正是如此,至尊寶可沒有大歡喜女菩薩的武功,她也扛不住魔教的全力報復。”藍月怡點點頭道,“所以至尊寶就和鐵姑虛與委蛇,然後找到了我。”

遊龍生已經猜測到後續了,但還是忍不住問道,“然後呢?”

“然後我就和至尊寶聯手,布了個陷阱,把鐵姑殺了。”藍月怡說道,“直到我們殺了鐵姑之後,我們才發現鐵姑不僅是南海娘子的徒弟,她本身也是魔教的一位公主。”

“什麼?”丁白雲吃了一驚。

藍月怡解釋道,“鐵姑的師父也是魔教四大公主之一,一直沒有脫離魔教,身死之後,就要鐵姑清理門戶。

於是鐵姑就尋機拜入了南海娘子門下,本是想要學她的本領,然後伺機誅殺南海娘子,沒想到她還沒找到機會,南海娘子就死在了小壞蛋的手裡。”

“既然她也是為了殺南海娘子,那如今豈不是皆大歡喜。”丁白雲不解問道,“那她為什麼還要找生哥報仇?”

“因為魔教裡麵關係複雜,她想借機把至尊寶拉進魔教當她的幫手,也想吞併小壞蛋的家產,增加她這一脈的勢力。”藍月怡冷笑道,“本事不大,野心不小。”

遊龍生不由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當然是鐵姑在臨死前告訴我們的,因為她還不想死,而且還用魔教威脅我們。”藍月怡說道,“可惜我和至尊寶都不是喜歡留下後患的人。”

於是鐵姑就死了。

用魔教威脅普通的江湖人還行,因為魔教在普通江湖人的眼裡,代表著神秘、詭異、恐怖、邪惡。

但是在真正的高手和大勢力眼中,魔教卻是四分五裂、一盤散沙,雖然高手不少,但卻根本不敢在中原世家大派麵前光明正大的露麵。

而至尊寶不僅武功不弱,還找了藍月怡這個《兵器譜》排名前十的高手幫忙,隻要魔教不會團結一心來找她的麻煩,她就根本不怕。

魔教會團結一心嗎?狗都不信!

除非再出一位雄才大略的教主!

但要是有這麼一個雄才大略的教主在,至尊寶早就主動投效了,還用人相逼?

“所以鐵姑就這麼死了?”遊龍生還懵懵的。

雖然好幾位原著中有名的高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但鐵姑卻是第一個因為他引起的蝴蝶效應而莫名死在外麵的高手。

好歹在《九月鷹飛》中的出場還是蠻有氣勢的,雖然死的很窩囊……

“死了!”藍月怡揚眉一笑。

殺了一個魔教的公主,藍月怡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要是被鐵姑帶著一群魔教高手偷襲,我還是很危險的,你這可算是救了我一命。”遊龍生一本正經的點點頭,“待為夫好好感謝你!”

“啊~~~”

—————以下免費—————

ps:欠盟主加更兩章,明天補上

ps:做個小調查,更新時間需要調整嗎?

不調整挺好的,在此回覆

調到早上八點,在此回覆

新書期時,問萬訂大佬刀光巨求了章推,今日乃癸卯年癸亥月甲午日,宜祭祀,故薦之!

(本章完)嶽說道,“他說要來和彭家比刀,你們知道這件事嗎?”遊蘭芷立刻收起了笑容,彭嶽也是臉色一定,點點頭道,“不錯,確有此事,我們知道。三個月前,我接到了五虎莊的戰帖,他們會派出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秦雷前來比刀,定論五虎斷門刀正統歸屬。”旁邊一個彭家的壯漢粗聲說道,“彭家的五虎斷門刀傳承幾百年了,他們在百年前不知道從哪裡淘出來了一冊老祖遺落的秘籍,竟然號稱五虎門的隔代傳人,五虎斷門刀的正統,真是可笑!”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