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魔教夜探神刀堂

。林仙兒露出一副怯怯的神情,“四哥說我在這裡會比較安全,他們在興雲莊設下陷阱緝捕梅花盜,但是,但是我怕梅花盜發現我,就去找你……”“放心。”遊龍生坐到了林仙兒的床邊,握住了她的手,“有我在這裡,誰來都是送死!”林仙兒輕咬下唇,重重點頭,“我相信你。”然後,她的手就順著遊龍生的胳膊,移動到了他的腰上,“那,那你怎麼……”遊龍生提了提左手的劍,“我這不是要保護你麼。”林仙兒吃吃笑道,“我過來時,隱藏的...第110章

魔教夜探神刀堂

從萬馬堂選了馬,遊龍生三人立刻就在白天羽白天勇兄弟的陪伴下在草原上轉了一圈。

遊龍生騎著照夜白,丁白雲騎著天青騅,藍月怡騎著颯露紫,縱馬賓士,心情歡暢。

直到夕陽西下,眾人這才一起回到了神刀堂,用過晚飯,各回客房。

畢竟是三個人,在不方便問的太細的情況下,白天勇給他們安排了三間客房。

然後,丁白雲和藍月怡都來到了遊龍生的房間裡。

但他們當然沒有立刻就上床,而是在聊天。

“沒想到白天羽性格張揚,白天勇竟然是個文人。”

“這個文人可一點都不弱,雖然還沒見過他的刀法,但他的輕功卻是當世頂尖,白天來找咱們時,輕盈如貓,落地無聲。”

“但是我覺得神刀堂裡最厲害的人,還是白夫人。”丁白雲的眼神裡就露出了頗為敬佩的目光。

白夫人的武功如何,他們看不出來,但絕對比白天羽差得遠,但是從今天的情況看,白天羽對於白夫人的尊重,絕對是發自內心的。

他在外麵,也許是行事霸氣,風流倜儻的神刀堂堂主,但是一旦回到家裡,竟然在白夫人麵前連大聲說話都會注意。

簡直不可思議!

丁白雲一邊猜測著白夫人究竟是如何拿捏白天羽的,一邊就忍不住看向了遊龍生,眼神中閃爍著思(i)索(xian)的光芒。

遊龍生不禁翻了個白眼,“看我幹啥,白天羽隻是沒把女人往家裡領而已,再說了,我也好久沒去春風樓了好不好?”

丁白雲撇撇嘴,倒也沒有反駁遊龍生,畢竟白天羽摟著桃花娘子吃豆腐的場景,自己也是親眼所見。

隻不過,想想遊龍生對自己的態度,還有白天羽麵對白夫人時候的態度,她就覺得自己還是有向白夫人請教的必要的。

相對於戀愛腦的丁白雲將注意力都放在了白夫人的身上,藍月怡卻明顯對馬空群比較感興趣。

“小壞蛋,怎麼感覺你今天幾句話,都是在給那個馬空群挖坑啊,他得罪你了?”

藍月怡今天纔是第一次見到白天羽和馬空群。

丁白雲就忍不住笑,“這傢夥為了不被白天羽在氣勢上壓下去,說人家馬空群像白天羽的屬下,而不是他的三弟。”

然後丁白雲就給藍月怡描述了一番遊龍生和白天羽的言辭交鋒。

“然後那個馬空群就看這傢夥不順眼,一直不太對付。”

“原來如此。”

藍月怡點點頭,“不過萬馬堂和神刀堂的關係是有點怪,說是互不統屬吧,還有點隸屬關係,說是一家勢力吧,但還是兩家姓氏。”

“本來就是一家。”丁白雲理所當然的道,“馬空群不是白天羽的結拜三弟嗎,萬馬堂也是在白天羽的幫助下建立起來的。”

藍月怡笑道,“龍嘯雲還是李尋歡的結拜大哥呢。”

丁白雲搖頭,“這能一樣嗎,若是沒了神刀堂,他馬空群如何維持這麼大一個萬馬堂?”

遊龍生點點頭,其實丁白雲的懷疑和不信是有道理的。

因為在《邊城浪子》原著裡,雖然萬馬堂的勢力依然很大,但並不是在二十年前就這麼大的,而是在二十年間一刀一劍打出來的。

這從花滿天和雲在天的不甘心上就能看出來。

按照花滿天的說法,在梅花庵戰役後才加入進來的他們,也在萬馬堂的擴張過程中出了大力,他們認為自己是萬馬堂的合夥人,但一直以來過的卻彷彿是馬空群奴才的日子,這才一怒反叛。

但此時,萬馬堂跟著神刀堂,卻已經橫行關外了。

也就是說,在馬空群勾結一群人殺了白天羽之後,他雖然接收了神刀堂的資產,但萬馬堂的勢力也遭受了神刀堂覆滅的打擊和連累,經過了後續一係列的奮戰,靠著足夠的財富和底蘊,這才重新站穩了腳跟。

所以花滿天和雲在天不甘心,但在馬空群看來,也許他隻是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這也無怪白天羽一家都對馬空群沒有防備了,因為從個人情感和實際利益上,馬空群都沒有背叛的理由。

但馬空群卻偏偏背叛了。

隻因為他和花滿天一樣,都不想再過屬下的生活,他想當老大!

遊龍生看看丁白雲,她現在還沒看出來。

不知道原著裡,她是什麼時候看出來馬空群的想法的,是在和白天羽的相處中還是在鬧掰之後?

但無論如何,能發現這一點,然後主動聯絡,直接找到白天羽最信任的人之一背刺,丁白雲不愧是武林大世家的小姐,心計也是一等一的。

但丁白雲此時說的很符合邏輯的話,遊龍生和藍月怡都無法反駁。

甚至就連熟知劇情的遊龍生,都不知道沒了在中原人脈廣泛的丁白雲之後,馬空群還有沒有膽子背叛。

所以這個話題就此作罷,然後氣氛就變得曖昧了起來。

隻不過,還不待遊龍生說話,外麵就響起了一陣騷動。

衣袂破風聲,低沉呼和聲。

“有人夜探神刀堂?”丁白雲立刻說道。

“什麼人,膽子這麼大?”藍月怡不由問道。

神刀堂和白天羽的威勢,她白天也算是見過了,在這一帶確實可以稱得上是說一不二,而且周圍也沒有敵人,哪兒來的夜行人?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遊龍生眼神鋥亮,推開房門,就興致勃勃的翻上了屋頂。

“這裡可是神刀堂,咱們今天剛來,小心別人誤會,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丁白雲提醒道。

“放心,就咱們這一身衣服,別人想要誤會也沒藉口啊!”

藍月怡雖然是一身藍衣,但遊龍生和丁白雲卻都是白色錦衣,在夜晚的火把照耀下,顯眼的很。

然後,三人就看到一隊隊的神刀堂弟子來回穿梭,但並沒有看到敵人的蹤跡。

“人呢?”遊龍生問道。

“已經跑了。”白天勇出現在三人身邊,“是魔教的人。”

遊龍生眉梢一挑,“我聽說關外魔教的教主敗在令兄手上,承諾終生不入中原。”

白天勇點點頭,皺眉說道,“是的,所以我也不太清楚,為何會有魔教中人出現,難道是花無涯已經壓不住那些野心勃勃的魔教教眾了?”

(本章完)算了!”“怪不得前身一被壓倒,就直接被壓死,估計他前麵已經被壓的差不多了,骨頭都被壓脆了!”此時遊龍生經歷了和阿飛學劍,又抽空向李尋歡請教過,還透過和伊哭的一戰,以及和百曉生的交手,武功更進一步。相比於前身,遊龍生的實際戰鬥力早已遠遠超出,但想要對付大歡喜女菩薩,卻還不夠。遊龍生拍了拍胸口,那裡放著他從少林寺得到的戰利品。《七巧經》。“說不得,到時候還要靠你克敵製勝了。”遊龍生眼神閃爍,大歡喜女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