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暗算圍殺白天羽 暖陽巨白銀盟

還邀請我們去做客呢,到時候我給你們兩家撮合一下,要不咱們就這麼說定了?”高長楓怒視遊龍生,一手握住了劍柄,“你在羞辱我?誰會娶那些歪門邪道的肥豬!”遊龍生嘴角一勾,神色也冷了下來,“如果這也算羞辱的話,那閣下剛纔是不是也在羞辱我?羞辱晉中藏劍山莊的莊主,天山雪鷹子的徒弟,五虎斷門刀彭家和太原王家的小舅子?”眾人,“……”丁白雲扶額,丁乘風失笑。你要不要隨時都把自己所有身份全都曝出來啊!本來很嚴肅的...第117章

暗算圍殺白天羽(暖陽巨白銀盟加更 2)

白天羽來了。

身後跟著馬空群,還有一隊神刀堂弟子。

“他才帶著四個人?看來誠意還不錯。”馬空群低聲道。

白天羽“嗯”了一聲,然後就大馬金刀的坐到了裴萬君對麵,單刀直入,“你願意加入神刀堂?”

此時的白天羽,可不是在神刀堂裡,和遊龍生談笑風生的狀態。

此時的白天羽,氣如猛虎,勢如神龍,眼如飛鷹。

裴萬君在太行山裡也打拚了小十年,自認為不弱於人,卻依然被白天羽一來,就壓了一頭。

裴萬君壓下心中的恐懼,盯著白天羽,沉聲說道,“我有條件!”

……

在龍神廟對麵的山上,遊龍生三人並沒有站在顯眼的地方。

他們站在樹林中,距離龍神廟還有很遠,所以他們可以遠遠的看到龍神廟前的場景,但是龍神廟前的眾人卻看不到他們。

他們隻看到白天羽到場,然後就坐在桌案前和裴萬君說話,裴萬君剛開始好像還有點激動,但是很快就被白天羽壓了下去。

藍月怡眼神閃爍,“裴萬君不像演的啊,他是不是在太行山裡惹了別的仇家,不得不投靠白天羽?”

此時的丁白雲反而有不同意見,“但也有可能是為了打消白天羽的警惕心。”

藍月怡問道,“打消白天羽的警惕心做什麼,難道他還能暗算白天羽不成?”

話音剛落,藍月怡和丁白雲的目光就集中到了白天羽身後的馬空群身上。

兩女齊齊一愣,“不會吧?”

遊龍生笑嗬嗬的道,“為什麼不會?你們以為白天羽那天說的想不到的人是誰?”

“難道就是馬空群?”

丁白雲話音剛落,就看到白天羽和裴萬君一起站起身來,伸出右手,準備擊掌為誓。

“啪!”

“啪!”

“啪!”

就在白天羽和裴萬君交擊第三掌的時候,站在白天羽身後的馬空群突然出手,一掌擊向白天羽的背心。

“砰!”

馬空群的一掌,結結實實的拍在了白天羽的背心上,白天羽身形一震,就不得不踉蹌上前。

下一刻,裴萬君的左手袖子裡突然滑出一柄短刀,刺向白天羽的心臟。

不過卻沒想到白天羽竟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後反手一折一抬一抹。

“嚓!”

短刀在裴萬君的脖子上一抹而過,白天羽翻身回首,就看到一擊得手的馬空群已經向側麵飛退,遠遠逃開。

“堂主!”

神刀堂弟子驚恐不已,紛紛飛身來到了白天羽身邊。

下一刻,龍神廟後,周圍樹林,下方山道,上方山腰,就齊齊鑽出了上百個黑衣人和太行山匪。

其中一個身形修長,相貌陰鷙的漢子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捂著脖子還在抽搐的裴萬君,便扭頭看向了白天羽,“白天羽,敢殺我們大當家,你今天死定了,我烏世通定要叫伱血債血償!”

但白天羽看都沒看他一眼,而是看向了從龍神廟後麵轉出來的一個黑衣人,“柳殘心,果然是你。”

黑衣人是個五十多歲的老者,身形微胖,滿麵紅光,看起來慈眉善目,但他其實是關外魔教地位僅次於花無涯的大長老,一身魔功也是非同凡響。

而他也是一位力主覆滅神刀堂,讓魔教威壓中原的鷹派人物。

花無涯和白天羽教技輸了一招,最不甘心的就是柳殘心,他此時已經不滿意準備帶領魔教準備在關外紮根的花無涯了。

他一心想著能殺了白天羽,攜此威帶領教眾再殺花無涯,然後帶領魔教南下,威震武林。

但是白天羽的武功極高,就連花無涯都不是對手,柳殘心比之花無涯都要略遜一籌,就更別說和白天羽比了。

所以他也不敢去殺白天羽。

直到前不久時,魔教內部再起波瀾,教主花無涯的大弟子獨孤梟死在了白天羽的手裡,一部分魔教弟子似乎被逼到了極限,不滿花無涯的同時,竟然暗中商量起來怎麼才能除掉白天羽。

這個話題,一下就吸引了很多蠢蠢欲動的魔教弟子,大家紛紛建言獻策,下毒偷襲、綁架威脅、陷阱圍殺等等都被討論,還有人說可以聯絡神刀堂此時的目標太行巨寇,雙方聯手。

結果中間有個人才臥底進了萬馬堂,竟然發現了馬空群對白天羽的不滿,於是也把這個情況通報了柳殘心。

馬空群,內奸……

太行巨盜,陷阱……

太行山,遠離關外……

柳殘心串起來了一條線,如果將白天羽引出神刀堂地界,馬空群再行暗算,隻要把他打傷,柳殘心就有信心麵對白天羽,圍而攻之,戰而殺之!

隻要白天羽一死,白天勇獨木難支,魔教、太行巨寇、萬馬堂,還有關內關外這些年來不滿神刀堂的各路大小勢力,就可以瞬間肢解神刀堂!

所以柳殘心親自前往萬馬堂尋找馬空群,兩人一拍即合,就商定下了這麼一個將白天羽引入太行山除掉的計劃。

馬空群很著急,因為他確信白天羽現在還很信任自己,但隨著遊龍生的挑撥離間和白天勇的如夢初醒,他擔心白天羽以後也會對自己有防備。

不能再隱忍等待了,必須要速殺白天羽!

所以他們很快就找到了也想殺死白天羽,然後一統太行山群匪的裴萬君。

裴萬君二話不說,當即應下。

相對於柳殘心和馬空群,他對於白天羽的敬畏之心更小,若不是兩人找上門來,他甚至有心主動去找白天羽。

於是他在看到白天羽中了暗算的第一時間就抽刀而上,然後他就死的最快。

聽到白天羽的話,柳殘心嗬嗬笑道,“正是老夫,白天羽,你不是做夢都想帶領神刀堂入關嗎?今日老夫就讓你死在關內,想必你也能瞑目了吧。”

“堂主!我們拚死攔住他們,您快回神刀堂!”

“馬空群忘恩負義,堂主,剷除萬馬堂!”

白天羽推開扶著他的眾人,身形踉蹌一下,又重新站直,右手握住了刀柄,厲聲喝道,“我白天羽什麼時候臨陣退縮過?”

“說得好!”

柳殘心哈哈大笑,然後飛身而上,一雙手掌漆黑如墨,閃爍著金屬光澤,就抓向了白天羽的咽喉,“那你就死在這裡吧!”

白天羽此時麵色蒼白中帶著紅暈,呼吸不順,雙手不穩,擺明瞭身受重傷,此時不趁他病要他命,更待何時?

所以柳殘心信心滿滿的飛身而至。

“嗆!”

刀光閃過,頭顱飛天。

(本章完),但是我看萬馬堂就是神刀堂的小弟,馬空群在白天羽麵前幾乎都沒有說話的份。”遊龍生聳聳肩,“馬空群本就是白天羽的結拜三弟。”白天羽、白天勇、馬空群,三人少年相識,結拜為兄弟,後來馬空群還收了一個義弟公孫斷,雖然萬馬堂裡都把他叫四爺,但其實他並沒有和白天羽兄弟二人結拜。此時白天羽的二弟白天勇和馬空群的義弟公孫斷在關外主持神刀堂和萬馬堂的事務,白天羽和馬空群纔有空入關活動。“但我看他就像是白天羽的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