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苦逼的鐵傳甲

看遊龍生一眼,縱馬回頭就走。“臥槽!”遊龍生怒罵出聲,長劍出鞘。“嗆——”“叮叮叮叮叮叮叮……”二十二響之後,二十二件暗器一件不落,全都被遊龍生一柄長劍磕飛,都沒有散落進周圍的雪地裡,而是盡數被彈到了官道路邊,釘在了三棵大樹的樹幹上。“瘋女人!千手羅剎!”遊龍生看向馳進右邊官道的女人,然後一拉韁繩,也進了右邊的官道,縱馬疾馳。千手羅剎當然聽到了身後的脆響,忍不住回頭,就看到了追來的遊龍生,神色立刻...第12章

苦逼的鐵傳甲

李尋歡嘆息一聲,“沒錯,既然藏劍山莊能打造出一柄魚腸劍,就能打造出一百柄魚腸劍,將這柄劍這樣丟出去,確實無損藏劍山莊威名,但是……”

李尋歡看向遊龍生笑道,“你就不怕天下人說你是敗家子嗎?”

遊龍生聳聳肩,“沒關係,還有一個把家裡莊子、商鋪、田地全都送人的天字第一號敗家子在我前麵擋著呢,天下人再怎麼聊起敗家子這個話題,也輪不到我。”

李尋歡愣住,感覺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

“更何況,我還是送給了一個女人。”遊龍生說道,“你說,聽到這個訊息後,那些有姿色的女人,會不會一個個主動往我懷裡撲?

這總比送給一個男人,更加不容易讓別人引發誤會吧?”

李尋歡兩眼圓睜,再次受到一萬點暴擊傷害,就連杯中二十年陳釀的汾酒都不想喝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眼前這個麵相雋秀英挺的少年,不禁嘆息一聲,“就算沒有魚腸劍,那些女人也會忍不住往你懷裡撲的。”

遊龍生舉起酒杯,“那就承你吉言了,希望我還能快活二十年。”

苦了十幾年的李尋歡和遊龍生碰了一杯,感覺嘴裡的酒都是苦的。

他不想再和遊龍生聊敗家子和女人以及還能快活多少年的話題了,所以果斷問道,“十八年前的那樁公案,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知道多少?”遊龍生轉而反問道。

“我隻知道他牽扯進了中原八義之首翁天傑之死的案子,然後被其餘幾人追殺,但具體內情,我卻不甚清楚。”李尋歡說道。

“中原八義。”遊龍生嗬嗬一笑,“義薄雲天翁天傑,神目如電易明湖,寶馬神槍邊浩,藥到病除金風白、安樂公子張乘勳、力劈華山喬洪、疾風驟雨公孫雨,赴湯蹈火西門烈。”

遊龍生將中原八義的名號都報了出來,“一方豪紳為首,幾個江湖散人和幾個武林商賈世家不成器的弟子為輔,功夫都還過得去,以義氣為名,湊成了一個小圈子。”

李尋歡沉吟道,“據我所知,那幾人的為人行事還不錯,翁天傑也算仗義疏財,倒是對得起他們‘中原八義’的名號。”

遊龍生嗤笑一聲,“壞就壞在那個‘仗義疏財’上,他翁天傑要是隻和他的七個兄弟廝混,圈地自萌,自娛自樂,其他人管他是誰,又是怎麼吹捧自己。

但他們偏偏四處宣揚自己的義氣之名,翁天傑為了要對得起他‘義薄雲天’的綽號,更是仗義疏財,來者不拒,有求必應,隻要上門的,就有金銀奉上。”

遊龍生冷笑一聲,“他翁天傑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縣霸,翁家莊也隻不過是許州一座小小的莊子,既沒有良田千頃,也沒有商鋪百間,他憑什麼仗義疏財,有求必應?”

李尋歡瞳孔驟縮,忍不住說道,“你說他在做綠林的買賣?”

遊龍生聳聳肩,“除非他能憑空變出錢來,比如他的祖上是皇帝,在他家地下給他留了一座地宮的金銀珠寶。”

李尋歡苦笑,“這當然不可能。”

“所以此事再也沒有其他的解釋。”遊龍生說道,“雖然翁天傑的武功不錯,每次出手都沒有留下線索,但他做的案子多了,又總是能憑空變出錢來,當然會引人懷疑,更何況……”

“何況什麼?”

“更何況他也是個體型壯碩的主兒,為了不留下破綻和線索,有時候殺人滅口的事情,也是做過的。”遊龍生淡淡的道,“藏劍山莊曾經有一批紅貨從江南運回,就在中原一帶被劫,四個門客,盡數被擰斷了脖子。”

李尋歡沉默不語,停了片刻,這才問道,“鐵傳甲,是去查案的?”

“幾個受害的苦主,委託了神鷹陸子明查案。”遊龍生說道,“不過陸子明有個好朋友,就是鐵傳甲。”

李尋歡說道,“所以鐵傳甲臥底進了翁家莊,查明瞭翁天傑做沒本錢買賣的證據,然後……”

“然後我們幾家集結了人手,一起動手。”遊龍生說道,“翁天傑做事不留活口,我們動手,當然也不會留。”

李尋歡忍不住嘆息一聲,這種事情,確實難以說得上誰對誰錯,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本就是這個江湖的規矩。

“但是鐵傳甲為什麼不說出來?”李尋歡皺眉問道。

翁天傑投身綠林,鐵傳甲奉命查案,案子結了,他為什麼還一直隱瞞此事?

“因為他傻唄。”遊龍生聳聳肩道,“正如你說的,你那夥伴練的是笨功夫,以至於把腦子也練壞了。”

李尋歡,“……”

遊龍生說道,“他竟然覺得翁天傑對他不錯,所以對翁天傑和其他幾人動了真感情,在翁天傑死後,竟然央求陸子明不要將翁天傑做的事宣揚出來,讓他保留死後的英名。

陸子明當然答應了,鐵傳甲和他是朋友,而且這和他又沒關係,幾個出手的苦主也沒意見,畢竟滅人滿門,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但最苦的就是鐵傳甲了,被另外七個不明真相的沒頭腦在江湖上一陣宣揚,差點就混不下去了,幸虧最後投入到了你們李家門下,否則還不得被其他幾人冤殺了。”

李尋歡聽的一陣磨牙,“另外七人,並不知情?”

“要不怎麼說他們是沒頭腦呢,根據陸子明和鐵傳甲的調查,他們還真不知情。”

遊龍生說道,“但翁家莊被滅不是秘密,一些小道訊息也有流傳,所以一貼堂和萬牲園擔心金風白和張乘勳連累親族,也將他們趕出了家裡,讓他們不得不流落江湖。

於是乎,他們就更恨鐵傳甲了,聽說這幾個人,十幾年來,一直在四方尋找鐵傳甲,從來沒放棄過找他報仇的念頭,嗯,從另一個方麵來說,他們對翁天傑,確實還挺講義氣的。”

李尋歡一陣無語,既為鐵傳甲的犧牲感到不值,又為他的心性感到驕傲。

“那陸子明呢?他的好朋友被如此冤枉,他都不站出來說句話嗎?”李尋歡問道。

“江湖弟子江湖老,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人砍了。”遊龍生說道,“陸子明在一年後就死了,怎麼為鐵傳甲說話?”

李尋歡,“……”

(本章完)那個謝天靈徒弟之間的差距。但仔細想一想,事情就不太對啊!什麼人能敗給郭嵩陽三次?謝天靈不是無知混混,他是天南第一劍客,點蒼掌門,必然對自己有清醒的認知,絕不是一腔血勇的莽夫,敗了一次就夠丟人了,要是明知不敵,怎麼可能再送上門去,接二連三的失敗?而且他敗一次還能挑戰第二次,敗兩次還能挑戰第三次,重點是郭嵩陽還接受了挑戰,憑什麼?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謝天靈自認是有獲勝機會的,他和郭嵩陽之間的差距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