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馬空群,你可真是個好人啊

是!”遊龍生剛說完,就看到丁乘風和丁白雲一起眼神不善的盯著自己,於是果斷訕訕住口,“但是一旦他們瞭解你善良的內心,溫柔的性格,我相信那些排隊的名家子弟能夠排到濟南府去。”丁乘風笑出聲來,丁白雲則瞪了遊龍生一眼。“哼,那些所謂的名家子弟,不過是一些紈絝之輩,南宮秋號稱什麼‘一劍秋葉落滿天’,卻連我都打不過,還想娶我?”丁白雲盯著遊龍生道,“想要娶我,必須隻愛我一個,而且還要比我強!”“一心一意的男人...第119章

馬空群,你可真是個好人啊

“嗆!”

長劍出鞘,淩空劃過。

但出乎遊龍生預料的是,馬空群竟然躲過了這一劍。

“卑鄙!”馬空群罵道。

“小人?”遊龍生接話。

“你纔是小人!”馬空群怒聲罵道。

遊龍生長劍一擺,挑眉笑道,“說的你好像不卑鄙一樣。”

下一刻,馬空群就感覺眼前劍光閃爍,滿眼華光。

馬空群厲喝一聲,一雙比常人還要大了一圈的手掌就穿進了劍圈。

馬空群雖然知道遊龍生的武功不弱,但他對自己也有絕對的信心,一雙鐵掌,當者披靡,更何況此時他已經和遊龍生拉近了距離,優勢在他。

於是馬空群欺身而上,一隻手正好繞過了劍刃,去抓遊龍生的手腕,一隻手似掌似爪,籠罩了遊龍生的咽喉胸腹。

即便遊龍生也得承認,他確實有稱雄關外二十年的資本,僅僅隻是這一手,花滿天就絕不是他的對手。

幸虧他不是花滿天。

幸虧馬空群也沒他自己以為的那麼強。

馬空群的鐵掌伸到一半,就發現自己兩隻手的前方竟然都出現了一截鋒銳的劍刃,而且劍刃上下起伏,封住了他的所有前路,無論自己如何突進,都會一掌打在劍刃上。

馬空群瞳孔一縮,立刻收掌翻身,但是還不等他變招再攻,就被漫天的劍光籠罩,任由他如何騰挪,都逃不過遊龍生劍鋒攔路。

遊龍生的劍法,遠在馬空群的預料之外。

馬空群鬚髮怒張,呼嘯聲中,已經開始搏命。

然後他就敗了。

遊龍生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劍就釘在了他的咽喉上。

“嚓!”

遊龍生拔劍,一道鮮血飆射而出,馬空群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咽喉,然後雙腿一軟,就渾身無力的跪在了地上,但一時竟然還沒死。

遊龍生無語的看看倒地抽搐的馬空群,又看看手裡的劍。

我怎麼也變的阿飛一樣,開始捅別人喉嚨了?

遊龍生收劍歸鞘,丁白雲和藍月怡也沒有任何異色,丁白雲嘴角一抹,還調侃他道,“我還以為你會把馬空群留給白天羽殺呢。”

“開玩笑,萬一白天羽一時心軟,留下馬空群一命怎麼辦?”

遊龍生說道,“打死馬空群也不敢報復白天羽,但他隻會把這一切都算在我的頭上,我又不是有毛病,怎麼可能給自己留這麼大一個禍患?”

遊龍生攤攤手,“再說了,馬空群畢竟和白天羽以前有過一段共患難的日子,白天羽未必下得去手,我把他殺了,還解了白天羽的一樁難處,讓他領我一個人情,伱們說,這麼好的事情,到哪裡找去?”

遊龍生看看正在努力抬頭看向自己的馬空群,“說實話,你要是向白天羽跪地求饒,他還真未必殺你,結果你偏偏要逃到這裡來,死都要送我一樁大人情,我可真要謝謝你,你可真是個好人啊!”

馬空群目眥欲裂,口中嗬嗬有聲,然後身子突然一挺,頓時氣絕身亡。

但他即便死了,一雙眼睛依然怨毒的盯在遊龍生身上,彷彿想要將他一起拉進地獄。

於是遊龍生就走了兩步,換了個位置。

與此同時,樹林對麵龍神廟戰場上的喊殺聲也漸漸變小,遊龍生三人回頭,就看到對麵的戰鬥也快結束了。

神刀堂大獲全勝,太行群匪和魔教教眾四散逃跑。

“神刀堂大勢已成。”丁白雲淡淡的道。

“魔教和太行群匪已經喪膽。”藍月怡點點頭道。

遊龍生摩挲著下巴。

太行群匪是殺不完的,便是白天羽也沒這個本事和人手,但是佔據一些交通要道和優勢地形卻是毫無問題。

然後,神刀堂以關外草原為基地,以太行山脈為觸手,用草原寶馬開路,和關內各勢力打交道,隻要不到處結仇,絕對可以稱雄一時,威震一方。

白天羽為人雖然強勢,卻不是上官金虹那種違令者死的性格,所以說不定還真能站穩腳跟。

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好朋友,叫做李尋歡。

當然現在他又有了一個朋友,叫做遊龍生。

遊龍生看著戰場,白天羽將最後一個敵人一刀梟首,也驟然回頭,和遊龍生的視線對到了一起。

遊龍生三人躲得遠遠的看熱鬧,白天羽確實發現不了他們,但遊龍生剛剛拔劍和馬空群打了一架,劍光閃爍,白天羽自然就發現了。

於是,白天羽讓手下人收拾戰場,自己則施展輕功,片刻後就到了他們這裡。

然後,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馬空群的屍體。

深深的再看了馬空群一眼,白天羽收回目光,看向遊龍生笑道,“你不是說你不來湊熱鬧嗎?”

遊龍生理所當然的道,“我和龍神廟隔著兩裡地呢!”

白天羽哈哈大笑,然後又嘆息一聲,“這次的事,多虧你了。”

“別,我就出了個主意,不敢居功。”遊龍生笑道,“你要是想要謝我,不妨就多買點藏劍山莊的刀劍和鐵器。”

“放心,過段時間,我就買空你山莊的存貨!”白天羽笑道。

雖然遊龍生不願居功,但白天羽還是認下了這份人情,而且他知道遊龍生所謂的生意就是開玩笑,因為以他們的關係,神刀堂本就會從藏劍山莊處進貨,這壓根就是不是還人情的方式。

“關外那邊沒問題吧?”遊龍生問道。

“沒問題,公孫斷就是個莽夫,他絕不會是二弟的對手,萬馬堂大部分人和馬空群也不是一條心,到時候歸入神刀堂,並無後患。”白天羽說道。

遊龍生想了想,還是提到了一個原著裡沒有出現的人物,“花無涯一直都沒有動靜?”

白天羽搖搖頭,低聲說道,“他之前輸了我一招,受了內傷,此時武功就算沒有退步,也絕不再是我的對手。”

遊龍生瞭然。

雖然在原時間線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顯然關外魔教也是元氣大傷,就算白天羽身死之後也沒有鬧出什麼動靜,花白鳳也沒有去魔教求助。

直到二十年後,幾個魔教分支纔在東海聚集,貌似訂立了什麼約定,有重歸中原之意。

但即便在那時,魔教也沒有大舉進入中原的意思,隻有四大天王出山,想要先把上官金虹的遺產拿到手,結果卻被上官小仙算計,從內部爆破。

果然是鐵打的魔教,流水的內訌,也不知道他們下次再出江湖,會是什麼時候。

但這就和遊龍生沒關係了,作為殺了一個天王,兩個公主的存在,當然是魔教越衰落他越安全。

於是,拒絕了白天羽的邀請,吃瓜吃到飽的遊龍生就帶著丁白雲和藍月怡離開了。

(本章完)刀,卻依然拔不出來。隻身入敵園,一刀斬蕭敖的隴西樂師,此時麵對著白天羽,竟然連拔刀的勇氣都沒有。有些人性格平淡,深藏不露,他不顯露武功時,別人都看不出來他究竟有多厲害,例如天機老人、李尋歡。有些人性格霸道,氣勢外放,任何人一眼看到他,就能知道他絕對是個頂尖高手,武功越高就體會越深,例如上官金虹,還有眼前的白天羽。隴西樂師的武功不弱,所以他才更能體會到白天羽的恐怖,身體的本能告訴他,他隻要一拔刀,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