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一封信

步一點,長劍疾點丁乘風胸口。然後就是“唰唰嗖嗖”的破風聲,還有“叮叮噹噹”的一陣脆響。不得不說,丁乘風確實是遊龍生除了阿飛之外,見過的最厲害的劍客,一手連環快劍勢如疾風,以攻代守,身形也如風般迅疾,左右穿梭,毫無停頓。但遊龍生的劍法,也讓丁乘風吃驚不已。神龍九折,變幻莫測,經常能在半途中變換劍招,從不用老,而和自己對拚劍法時,也能勢如驟雨,不落下風。兩人一路對拚互換上百招,竟然是一個不相上下的局麵...第121章

一封信

【九月十五日,興雲莊有重寶將現,盼閣下勿失之交臂。】

簡簡單單的三句話,但資訊含量卻很多,遮遮掩掩的,也很能引起人們的好奇心。

遊龍生抖了抖手裡的信,看向遊騰,“這東西,你是從哪裡得來的,有人送來的嗎?”

“不是。”遊騰搖頭,“是汾州開碑手宋大川拿給我看的。”

遊龍生笑道,“他倒是還挺信任你的。”

遊騰撇撇嘴,“因為他知道咱們看不上這東xz劍山莊這兩年打通了向南向西向北的商路,帶動著周圍幾個相好的世家門派一起上車,彭家和王家都得了好處,生意興旺。

另外遊龍生還是天山雪鷹子的徒弟,又和神刀堂白天羽成了朋友,和河北丁家的大小姐訂了親事,名頭之盛,蓋壓山西,幾乎已經超過了藏龍老人在世之時。

無論從哪一方麵說,都不會覬覦這莫名其妙出現的浮財。

宋大川得了這封信之後,又貪又怕,所以才找上了遊騰,請他給自己出出主意,定定心神。

“這不擺明瞭是陷阱嗎?”遊龍生說道。

遊騰點點頭,嘆了口氣,“我跟他說了,但我感覺他還是放不下。”

這個宋大川其實還是挺對他的脾氣的,性格豪放,練的也是手上功夫,能和他過兩手,還能和他一起喝花酒。

但畢竟是個粗人,也忍不住心中貪念。

遊騰忍不住撓撓頭,估計以後自己就要換個酒友了。

“宋大川莫名其妙接到了這封信,我就覺得奇怪,於是又問了幾個小門小戶的傢夥,其中有的人不知道,有的人語焉不詳,看來也是接到了。”

遊騰說道,“我看了看,能接到信的,多多少少手上都有兩下子,不是無名之輩,但反而是大門大派大世家,都沒接到信件。”

丁白雲嗤笑道,“因為大門大派大世家的當家人,都不是傻子。

興雲莊有重寶,當然不可能是龍嘯雲留下來的,那就隻能是李尋歡留下來的。

這個重寶,除了李家三代為官積累下來的財富,就剩下李尋歡由文入武練成的武功了。

但這些東西,對大門大派大世家來說,其實沒什麼吸引力。”

大門大戶都有產業,有房有地有商鋪,隻要不幹黑道買賣,家底如何其實也大概有數。

李園雖然三代探花郎,但其實為官地方的時候並不多,官職最大的時候也隻到侍郎,就算是貪官,又能貪多少?

至於李尋歡的武功……

江湖上練飛刀的多了,練飛刀一點都不稀奇,稀奇的是李尋歡!

丁白雲眼神一閃,一針見血的說道,“寫信的人在算計李尋歡,李尋歡雖然失蹤兩年,但肯定還活著。

這封信的目標很清晰,就是要引李尋歡出來。”

遊龍生點點頭,隻要確認了信件為假,那信件的目的,就很清晰了。

“寫信的人不找大門大派,專找小門小戶,除了因為大門大派不好騙之外,還因為小門小戶顧忌少。”丁白雲說道。

小門小戶,江湖散人,是武林中的中下層,當然都想著逆天改命,對於這種似真似假的寶藏和秘籍,當然持以寧可信其有的心態,有機會就要上,萬一成了呢?

“這種人顧忌少,在沒有見過李尋歡出手的時候,就不會怕他。”丁白雲神色陰沉的道,“而這些人,在貪心作祟下,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比如說……”

遊龍生淡淡的道,“霸佔興雲莊,掘地三尺。”

丁白雲接話道,“或者逼問林詩音。”

林詩音乃是李尋歡的表妹,也是李尋歡的青梅竹馬,龍嘯雲要暗殺李尋歡的事就是被林詩音給捅出來的,讓龍嘯雲無顏再留在興雲莊,那他們兩人的關係,還用想嗎?

所以想要引出李尋歡,最好的辦法就是逼問林詩音,更何況林詩音在李園住了幾十年,說不定她本身就知道這秘寶的下落呢?

“但是……”丁白雲就很奇怪,“沒聽說李尋歡和誰有這麼大的仇怨啊?究竟是誰,竟然費了這麼大的力氣,引動了這麼大的力量,來對付李尋歡?”

要知道,要悄無聲息的將這麼多信件送到不同人的手裡,還絲毫不露破綻,無法讓人找到自己身上,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李尋歡有這種仇人嗎?

至少龍嘯雲,公孫摩雲,哪怕是田七或者鐵笛先生,都是沒有這個能力的。

至於李尋歡十年前的那些仇人,更是死的死怕的怕,絕不會做這種自尋死路的事情。

所以,就算很多人看出來了這封信件有貓膩,卻還是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丁白雲看向遊龍生,“你是李尋歡的朋友,伱覺得是誰?”

當然是林仙兒!

原著裡作者借孫小紅的**代的明明白白,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

但遊龍生卻不能說。

一來,他怎麼知道的?

林仙兒雖然是梅花盜,但是她同樣已經失蹤兩年了,而且在一般人看來,她也未必有這個本事,遊龍生要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卻解釋不清楚的話,怕是上下兩頭不保。

二來,他還怎麼看戲?

飛劍客破除迷障,李探花登臨絕高,可是本書四分之三的重頭戲,名場麵無數,他等這場戲可是等了快兩年。

就是可惜藍蠍子和大歡喜女菩薩這條線已經被他給廢了。

另外他還不想郭嵩陽死,隻怕還不得不找外援。

所以遊龍生搖了搖頭,“不管是誰,他的目標已經清晰,隻要目標無法達成,他就得想其他辦法,行動越多,破綻越多。”

丁白雲眉梢一挑,“你要出手?”

“你也太看不起李尋歡了。”遊龍生悠哉悠哉的道,“這種躲在背後不敢露頭的小人物,怎麼可能是李尋歡的對手?”

丁白雲一陣無語,“你不會還要吃瓜看戲吧?這次人可不少,李尋歡不是白天羽,他可沒有三百刀手,應付不來這麼多人的。”

遊龍生理所當然的道,“沒關係,他總有辦法的。”

丁白雲就很疑惑,“他真這麼厲害?”

遊龍生點點頭,“他的飛刀威懾力太強了,想要拿下他的唯一辦法,就是暗算。”

“他不會被暗算?”

“他經常被暗算。”

丁白雲,“……”

遊龍生攤攤手,“這麼厲害的人,卻記吃不記打,經常因為被人暗算而倒黴,你就不想見識見識嗎?”

(本章完)摩挲著下巴,“揚州明顯有瓜可以吃,著什麼急啊?”丁乘風點點頭,“金錢幫行事,也沒有拖延的習慣。”雪盈眼神一閃,輕輕伏在丁乘風身上,“丁公子,您說金錢幫進江南,準備幹什麼呀?”“放心,金錢幫幹什麼也不會幹你。”遊龍生拍了拍翠瑤的腰肢,“金錢幫求財不求色,你們隻要躲在這憐紅樓裡別出去,別摻和進去就沒事。”翠瑤順勢就投進了遊龍生懷裡,“如果公子要留在揚州的話,不如就在樓裡住幾日,翠瑤的床榻,很軟很暖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