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氣氛破壞者

《兵器譜》整一些非同一般的奇門兵器,就把普通人的目光全都往獵奇方麵引,明目張膽的忽略了比較普遍性的兵器和高手。齊眉棍算不算兵器?製式長劍算不算兵器?少林寺呢?武當派呢?江湖各大劍派和諸多世家的人呢?全都不在榜上!明晃晃的挑起江湖散人之間的爭鬥,結果這些人還真的全都落入了圈套,這不由得讓遊龍生想起來幾百年後的福布斯財富榜。找幾個有名有實,威震武林的厲害人物打頭陣,建立權威性之後,剩下的就可以隨意塗抹...第128章

氣氛破壞者

過了大概兩盞茶的時間,又有一個金錢幫的堂主級人物來了。

兵器譜中列名姓,紅纓飛槍燕雙飛。

燕雙飛的耳朵被人削掉了一個,眼睛也被人戳瞎了一隻,獨眼之中兇光赫赫,一看就不是個好惹的人。

但是,隻從他的麵相上看,就知道《兵器譜》上人物招人恨的程度,燕雙飛的排名隻是四十六,卻也是五官殘缺,能活到現在,顯然並不容易。

燕雙飛的身後也跟著幾個金錢幫幫眾,再後麵還有七八個江湖人,頭頂上頂著銅錢,哭喪著臉,顯然和段開山等人遭遇到了同樣的事情。

燕雙飛進店,先是看了西門柔一眼,又看了遊龍生一眼,然後便無聲的坐到了上官飛的對麵,也不說話。

丁白雲看向遊龍生,“金錢幫已經來了兩個堂主了,人還沒齊?”

要知道,金錢幫雖然橫行江湖,但是攤子鋪的大,很少會有高手聚集的情況,君不見金錢幫下江南,也隻有一個黃飛主持大局。

但現在就有兩個了。

雖然上官飛和燕雙飛都不如黃飛,但若隻是對付普通江湖人的話,其實效果都一樣,反正都是碾壓局。

遊龍生點點頭,“當然沒齊,上官堂主和燕堂主的武功雖然不弱,卻絕不是西門兄的對手。”

上官飛神色不變,燕雙飛卻獨眼一厲,橫了遊龍生一眼。

遊龍生攤攤手,再次強調道,“我是金錢幫的合作夥伴,金錢幫已經從我身上賺了快五萬兩銀子了。”

燕雙飛不由一噎,看向上官飛。

上官飛點點頭,“遊莊主兩不相幫。”

於是燕雙飛隻能收回目光,冷冷的橫了西門柔一眼,便不說話了。

而小店剛剛安靜下來,巷口就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走進了幾個黃杉人和十來個江湖人,為首的依然是一位金錢幫堂主。

唐門棄徒唐獨。

頭髮花白,膚色發綠,看起來就像是鬼一樣。

但有經驗的江湖人都知道,這是此人將毒藥煉入了身體,一身都是毒的表現。

此人是近些年才背叛唐門出川,加入金錢幫的,雖然不入《兵器譜》,但是從他和上官飛和燕雙飛地位並列來看,就知道他的武功絕對不弱。

唐獨不認識西門柔和遊龍生、丁白雲,但他不是傻子,看到三人毫髮無傷、悠然自在的坐在小店裡,就知道這是三個硬茬子。

所以他壓根就沒看三人,隻是安靜的坐到了上官飛的旁邊。

他們竟然還在等人!

然後他們就等來了第四人,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身形佝僂,步履蹣跚,年紀看起來都快八十了,似乎一陣風都能吹倒的樣子。

但他來的卻最晚,帶來的戰利品也最多。

“四個了,大場麵啊!”丁白雲也不得不感嘆,這四位都是江湖上的頂尖高手,哪一位扔出去都是名震一方的人物,竟然齊齊聚集在了這處雞毛小店裡,“難道那封信裡說的是真的?”

否則金錢幫怎麼會如此興師動眾?

“小場麵。”遊龍生笑道,“大場麵還沒開始呢。”

“你怎麼知道?”

“因為他們四個人依然鎮不住場子。”遊龍生說道。

西門柔笑了。

上官飛四人的臉色卻都變了,以他們的身份,遊龍生這就算是當麵嘲諷了,即便遊龍生是金錢幫的合作夥伴,但金錢幫不可侮!

不過還不待他們說話,遊龍生就對西門柔說道,“你笑啥,他們四個都是江湖上的頂尖高手,放到哪裡都能威震一方,要是圍攻你,伱也不會好受,更何況他們竟然還在等人。

以他們的身份武功,可想而知下麵來的人有多厲害,你還不走,真想死在這裡嗎?”

西門柔的笑容就僵在了臉上,然後冷哼一聲,卻依然沒有要走的意思。

上官飛四人也不發作了,因為遊龍生並沒有瞧不起他們的意思,而且他們四個人也確實沒把握留下眼前這個青麵漢子。

人家說的是實話!

於是場麵就又僵在了這裡,店主孫駝子待在臺麵後麵不說話,天機老人和孫小紅偽裝普通人,縮在角落裡不說話,西門柔不說話,上官飛四人不說話,站在門外的所有江湖人也都不敢說話。

現場站了大幾十人,竟然安靜如雞。

“看看,看看金錢幫這氣場,是不是很有壓迫感?”

說話的當然是遊龍生,瞬間打破了氛圍,“一看就是江湖大佬的格調,冷肅蕭殺,攝人心魄,讓人從心底裡產生緊張和恐懼感,這氣勢,一般人可學不會!”

丁白雲撇撇嘴,“隻是麵對著一群江湖散人而已,去年黃飛進飛鯨幫時,也是這麼個路數。”

黃飛無聲無息的走進飛鯨幫,帶給楊大鬍子的,也是這種冷肅的壓迫感,但是當他麵對遊龍生時,卻破功了。

眼前這些人也一樣。

上官飛、燕雙飛、唐獨、高行空,麵對著一群江湖散人,乃是不折不扣的大佬,玩神秘玩殘酷玩冷漠都玩的順暢,一派江湖大佬的格調。

但是當他們麵對西門柔、諸葛剛、郭嵩陽、李尋歡時,表現的還不是和普通江湖人一個樣,就連話都多了起來。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不外如是。

遊龍生問道,“你猜下麵來的是誰?”

丁白雲說道,“還用猜嗎,能讓他們四個人等在這裡的,整個金錢幫裡隻有三個人,要是上官金虹和荊無命要來,誰還敢待在這裡?”

遊龍生點點頭,“《兵器譜》第七的西門柔大戰《兵器譜》第八的諸葛剛,期不期待?”

丁白雲淡淡的道,“有什麼可期待的,大歡喜女菩薩和《兵器譜》排第十的東海玉簫都已經死在了我們手裡,嵩陽鐵劍和天南第一劍客的決鬥我們也親眼見證,關外神刀堂大戰魔教和太行巨寇的近千人大決戰我們都經歷過了,這算什麼大場麵?”

遊龍生,“……”

眾人,“……”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看向兩人的眼神中都帶著震驚和尊敬。

遊龍生打破了金錢幫刻意營造的氣氛,丁白雲竟然以一己之力鎮住了全場。

(本章完)抓心眉大師。青魔手!心眉大師身形急閃,避過了青魔手,鼻尖卻飄過一絲異香,心頭巨震的同時,就看到四位武僧齊齊怒叱一聲,身形即轉即走,便圍住了伊哭。與此同時,四條齊眉棍的棍梢,就已經到了伊哭的腿窩、後腰、手肘、肩頸。即便是四人組的小羅漢陣,他們也配合默契,一般江湖人,絕不是他們的對手。心眉大師擔心四人遇險,腳下一頓,身形一縱,就撲向了伊哭,同時提醒四人道,“注意閉氣,小心他用毒!”不過就在心眉大師剛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