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越解釋就越混亂

不怎麼樣,至少絕不是千手羅剎的對手。“嘩啦啦……”千手羅剎並沒有落地,她的輕功也不錯,就在鬆林枝頭縱躍,數息之間,就追上了花蜂。“等等,我願意將金絲甲送給你!”花蜂當然聽到了身後身上鬆枝的擺動聲,積雪的抖落聲,也知道那位暗器高手,已經到了自己的頭頂。所以他翻了個身,就將包裹舉到了身前,大聲求饒。但與此同時,他右手反扣在包裹後麵的大拇指上,則壓著一個小木瓶,大拇指扣在瓶口處,保證自己隨時可以把它彈開...第17章

越解釋就越混亂

“笑什麼笑!”

趙正義怒喝一聲,就要去扇李尋歡。

“趙大爺。”

遊龍生淡淡的道,“萬一最後證明李尋歡不是梅花盜,你猜這一巴掌,李尋歡會不會還回來?”

趙正義的巴掌抬起一半,就僵在了半空。

就他前天的反應一樣,李尋歡的飛刀,威懾力太強了。

田七眼神一轉,臉上再次浮現笑容,“其實我們已經要讓李尋歡寫罪狀了,隻要他承認了自己是梅花盜,天下人自然不會議論口舌。”

趙正義立刻點頭,“我們就算要殺他,也要殺的公公道道,讓天下人說不出半點錯處來!”

李尋歡搖頭嘆息,“趙正義,我真佩服你,你雖然滿肚子男盜女娼,但說話卻是句句仁義道德,而且居然一點也不臉紅。”

趙正義冷哼一聲,手腕微動,看向田七。

田七點點頭,上前一步,正要說話,就聽廳外傳來問話聲。

“林姑娘,你是從哪裡回來的?”

“這位是誰?”

話音未落,眾人就見林仙兒衣衫淩亂,雲鬢不整,急匆匆的從外麵走了進來。

在她身邊,跟著一個衣衫單薄的少年,背脊挺直,身上竟然還揹著一個死屍。

阿飛!

跟在林仙兒身邊的,當然就是阿飛。

看到阿飛出現,李尋歡很吃驚,看到李尋歡的狀態,阿飛也很吃驚。

與此同時,阿飛也看到了遊龍生。

“遊龍生?”

“阿飛。”

另一邊,林仙兒貌似吃驚的看了李尋歡一眼,然後就看到了遊龍生,同時見遊龍生竟然和阿飛認識,也忍不住有些驚訝。

她身邊的阿飛問遊龍生道,“你和李兄有仇?”

“當然沒有,我剛剛到這兒,情況還沒鬧清楚。”遊龍生退了一步,準備看戲,“你認識李尋歡?”

聽到遊龍生和李尋歡沒仇,此事也和他無關,阿飛微不可查的鬆了一口,然後眼神就是一定,大踏步走向了李尋歡。

遊龍生和李尋歡不是朋友,他不能要求遊龍生為李尋歡出手。

看到阿飛前進,遊龍生當然不會出手,距離阿飛最近的趙正義也沒有阻攔,甚至還悄悄退了半步,因為他昨天為中原八義“主持公道”時,才剛剛領教了他的劍法。

但公孫摩雲卻攔在了阿飛的去路上,“你是誰?想幹什麼?”

阿飛冷聲道,“我想教訓你。”

公孫摩雲眼神一閃,驟然出手。

他沒有輕視阿飛,就憑藉剛剛遊龍生和阿飛認識這一點看,阿飛至少也不會太弱。

所以他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成名絕技摩雲手,一掌印向阿飛的胸膛。

結果阿飛躲都沒躲,迎著公孫摩雲的手掌就迎了上去,“砰”的一聲,阿飛動都沒動,公孫摩雲卻驟然而退,握著自己的手掌,疼的滿臉冷汗。

阿飛淡然走過了公孫摩雲,來到李尋歡身邊,“他是你的朋友?”

李尋歡微微一笑,“你看我會不會有這種朋友?”

話音落下,公孫摩雲勃然大怒,飛身而進,另一隻手已經抬起,一掌打向阿飛後心。

阿飛突然轉身,眾人隻是再聽得“砰”的一聲,然後公孫摩雲就飛了出去,摔在大廳中間,一時之間,竟然起不了身。

在場眾人全都變了臉色,沒想到名動江湖的摩雲手,在這少年麵前竟彷彿是一個稻草人。

田七眼神一閃,上前一步,拱手笑道,“朋友好快的出手,當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江湖英雄出少年,在下田七,不知閣下高姓大名,可願和田七交個朋友。”

阿飛淡淡的道,“我沒有名字,也不願交你這個朋友。”

眾人再次變色,沒想到鼎鼎大名的田七爺主動開口,竟然也被頂了回來。

不過田七卻笑容不變,轉而看向遊龍生,“遊少莊主的這位朋友,脾氣也真不小。”

遊龍生點點頭,看阿飛已經將背後的死屍放下,扶起了李尋歡,這纔看向田七,“他的脾氣是不小,如果我有他的身手,說不定脾氣更大。”

在場眾人齊齊一驚,沒想到一向眼高於頂的遊龍生,竟然也會自承技不如人。

田七眼神一閃,繼續笑道,“但身手再好,和梅花盜交朋友,以後在江湖上,隻怕也沒有他的容身之處了吧。”

阿飛霍然回頭,“你說他是梅花盜?”

“事實俱……”

田七說了一半,但卻忍不住頓住,“至少是很有可能,嫌疑很大。”

阿飛搖頭,“他絕不是梅花盜。”

田七問道,“為什麼?”

阿飛指指旁邊的死屍,“因為他纔是梅花盜。”

“什麼?”

在場眾人,不禁齊齊震驚,忍不住圍了過來,才發現這個人又幹又瘦,臉上刀疤縱橫,也看不出來本身相貌。

田七眼神一閃,哈哈大笑。

然後就是田七否認這是梅花盜,林仙兒上前撬開了死屍的嘴,露出了他口中暗器機括的劇情。

林仙兒此時的表現,就像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在努力幫助阿飛證明真相。

嗯,和她之前顯露出來的人設也比較相似。

按照林仙兒的說法,是她昨天晚上突然想起來忘了一件東西在冷香小築,忍不住去拿,結果一到地方,就被這黑衣人給劫了,結果剛剛離開興雲莊沒多久,就被阿飛攔住了去路。

黑衣人話沒說完,嘴裡就射出一蓬烏針,盡數射在了阿飛胸前,但是阿飛卻恍若未覺,一劍閃過,就將黑衣人誅殺。

“原來金絲甲在這位小兄弟的身上,難怪摩雲兄方纔打人反而手疼了。”

田七一邊笑著,一邊眼神轉動,抓住了林仙兒和阿飛話中的破綻,“但是按照林姑娘所說,這黑衣人從始至終也沒承認自己是梅花盜。”

田七淡淡的看向阿飛,若有所指的道,“而且閣下卻早早就等在了那裡,一見到他們,就飛身攔住了他們,不是問他是誰,而是直接問他是不是梅花盜?”

李尋歡勃然變色,遊龍生也不禁撫掌而嘆。

相比於整天把江湖公道掛在嘴邊的趙正義,這位田七爺纔是高段位的選手,兩句話就把阿飛套了進去。

結果阿飛越解釋就越混亂,“因為有人告訴我,梅花盜這兩天就會出現在那附近。”

他當然不能說這話是鐵傳甲說的。

於是眾人的視線,就在李尋歡和阿飛之間逡巡。

阿飛來了這麼一出,讓剛剛遊龍生出現後幾句話導致眾人對李尋歡懷疑的消散,又被重新拾了起來。

李尋歡隻能苦笑。

(本章完)眼的女弟子就將眾人引到了後艙客房所在,將一連三排的房間,安排給了三人。遊龍生住在最外麵,丁乘風住中間,丁白雲住在最裡麵。“幾位客人安心住下,明日一早,我送幾位下船。”女弟子說完,衝著遊龍生拋了個媚眼,然後就腰肢款擺,如弱柳扶風,蓮步離去。“你……”丁白雲剛說一個字,就見遊龍生豎起手指在唇上,然後拉著她一起進了丁乘風的房間。香爐中青煙嫋嫋,客艙中滿屋飄香。丁乘風聞了聞,點點頭,聲音之低,仿若耳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