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兵器譜和福布斯簡直一模一樣

“幾位可聽說過七妙人?”杜醫師卻突然問道。“七妙人成名二十多年,我們當然聽過。”秦孝儀皺眉說道,“聽說都是一些邪門外道,下九流的江湖散人,你說的,是七妙人中的妙郎中,他有這個本事?”“正是妙郎中,梅二先生。”杜醫師說道,“我在保定府裡見他給人治過病,確實在老朽之上,說一聲醫道聖手,並不為過。”“他在哪裡?”秦孝儀立刻問道。賽華佗遠在濟南府,等他們把人找到再帶回來,他兒子的頭七怕是都過了。“他在哪裡...第22章

兵器譜和福布斯簡直一模一樣

遊龍生算是知道龍嘯雲為什麼在梅花盜一事後離開了興雲莊,兩年都不見人了。

興雲莊的一切,甚至包括林詩音,都是李尋歡送給他的,在他陷害李尋歡的行為被眾人所知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臉麵待在興雲莊了,他隻有走。

就連林詩音都和他鬧翻了,他怎麼還有臉留下?

本來他和李尋歡之間如果沒有說破,也許以後還能維持表麵功夫,但是林詩音將他的行為說破,特別是在所有人都知道了的情況下,他就隻剩了一條路走。

殺死李尋歡!

隻要殺死了李尋歡,他就還是那一杆銀槍震河朔的龍嘯雲龍四爺,而李尋歡隻要一日不死,他就是恩將仇報的卑鄙小人龍嘯雲。

於是,當遊龍生一路走出興雲莊時,看到的都是莊裡人遊移和躲閃的目光。

情況比原著還糟糕。

畢竟原著裡麵,李尋歡此時幾乎已經被認定為梅花盜,雖然龍嘯雲暗算了他,但也能說得上是大義滅親,大公無私,直到李尋歡洗刷冤屈後他纔不得不離開。

但現在,所有人的心裡都有一杆稱,李尋歡大機率不是梅花盜,那配合趙正義和田七等人暗算李尋歡,事後還假惺惺抹眼淚的龍嘯雲,就顯得又蠢又壞了。

哪怕趙正義、田七和公孫摩雲事後都能說是誤會而努力洗白,但他龍嘯雲在暗算李尋歡後又一通表演,卻是無論如何都洗不白的。

所有人都沒想到,一通嘴炮和亂戰之後,最受傷的竟然是從未出手的龍嘯雲。

龍嘯雲:(╯‵□′)╯︵┻━┻

這也是一心吃瓜的遊龍生都沒想到的。

同時這也沖淡了他因為劇情再次改變而影響的心態。

“看來是因為無法將梅花盜的身份徹底栽在李尋歡身上,所以也沒有必要再等鐵笛先生了。”遊龍生心想,“但我們提前出發,他們還會不會為阿飛佈下陷阱?”

原著裡,阿飛白天再來救援李尋歡,結果卻被偽裝的遊龍生偷襲,然後闖出小羅漢陣時被心眉大師在背後重傷,最後被鐵笛先生在腿上釘了幾針,搞得滿身是傷,不僅沒救出李尋歡,自己還被林仙兒給美救英雄了。

遊龍生回想了一下劇情,對接下來的情況隻能搖頭表示不知道。

“有我在場,阿飛應該不會再來冒險,不過就算他來了,沒有心眉大師和小羅漢陣,就憑一個鐵笛先生,也肯定是拿不下阿飛的,何況他也用不著我操心。”

鐵笛先生名聲雖大,但那是因為阿飛和荊無命還沒有踏入江湖。

就連郭嵩陽都勝不過荊無命,更何況一個沒有被錄入兵器譜的鐵笛先生。

說到兵器譜……

遊龍生就隻能嗬嗬了,一個隻錄兵器高手和江湖散人的小冊子,說什麼不錄女人,不錄魔教,貌似很有逼格的樣子,就把一群江湖人勾引的熱血沸騰,將百曉生捧上神壇。

隻能說,這個江湖上的文盲真多啊!

《兵器譜》整一些非同一般的奇門兵器,就把普通人的目光全都往獵奇方麵引,明目張膽的忽略了比較普遍性的兵器和高手。

齊眉棍算不算兵器?製式長劍算不算兵器?

少林寺呢?武當派呢?江湖各大劍派和諸多世家的人呢?

全都不在榜上!

明晃晃的挑起江湖散人之間的爭鬥,結果這些人還真的全都落入了圈套,這不由得讓遊龍生想起來幾百年後的福布斯財富榜。

找幾個有名有實,威震武林的厲害人物打頭陣,建立權威性之後,剩下的就可以隨意塗抹了。

“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遊龍生搖了搖頭,“真正的大佬和勢力,全都很低調的藏在水下,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遊龍生的藏劍山莊雖然名聲不小,在晉中的勢力也不小,但放眼整個武林,也隻不過是一個主營鑄劍的地方勢力而已。

若不是藏龍老人武功不弱還會交際,都不會有如今的名頭。

但終究崛起時間不長,家裡人丁不密,山莊高手不多,都不入武林頂尖大世家之列。

也許等到他遊龍生努力拓展商路版圖,找女人開枝散葉,數十年後,就可以跨入類似於武林九大世家的大勢力排行了。

把話題拉回來。

原著裡,林仙兒評價說鐵笛先生算是如今江湖中最負盛名的人,那就說明鐵笛先生肯定不弱,但從他不入兵器譜來看,則說明鐵笛先生和很多人交好,有正道背景,是既得利益集團中的一份子,沒有讓他去吸引很多江湖人的仇恨。

想想原著中他短短兩次出場,第一次出場,妄自尊大要讓阿飛三招,直接被阿飛在胸膛上開了一個大口子,但擊傷阿飛之後卻又自持身份讓他離去,第二次出場要殺被扣了梅花盜帽子的李尋歡為愛妾報仇,卻因為重傷不小心,而被林詩音直接打暈。

遊龍生判斷出來了,這是一個用情頗深,武功不弱,性格驕傲,但頭腦簡單的傢夥。

咦?有點和前身類似啊!

嗯,但是比前身厲害多了……

想到這裡,遊龍生已經帶著段千和封萬來到了興雲莊後門。

後門處,已經準備了一輛大車,還有藏劍山莊的三匹快馬。

而李尋歡此時已經被送上了馬車,心眉大師也在車上,另外四個達摩院的灰袍僧人,已經站在了馬車後方。

他們剛剛來到興雲莊,倒是沒什麼東西需要收拾,所以速度最快。

而遊龍生來到後門時,正好碰到了提著一個小包袱的田七。

兩人相視一笑,遊龍生伸手虛引,“田七爺請!”

田七也不客氣,當先上車,問遊龍生道,“遊少莊主是坐車還是騎馬?”

遊龍生看看拴馬樁旁的三匹快馬,又看看跟在馬車後麵的四個僧人,“四位師兄準備步行?”

“阿彌陀佛!”為首一人稽首說道,“遊少莊主放心,我們的速度,不會比馬車慢。”

“我又不著急。”遊龍生搖頭笑道,“我是擔心你們累。”

說到這裡,遊龍生對段千和封萬說道,“把東西掛我馬上,你們在前開路,我和心眉師叔坐車裡便是。”

“是!”

段千和封萬齊齊應和,然後就把兩個碩大的包袱,掛在了遊龍生的白馬背上,將其栓在了馬車旁,讓它跟著馬車走。

田七看到,忍不住調侃道,“少莊主出行,東西倒是帶的不少。”

遊龍生點點頭,“我怕死,帶的都是保命的東西。”

田七忍不住問道,“是什麼?”

遊龍生掀開車簾,坐進了車裡,看看李尋歡,又轉向田七道,“說不定明天你就知道了。”

(本章完)要說話,就聽廳外傳來問話聲。“林姑娘,你是從哪裡回來的?”“這位是誰?”話音未落,眾人就見林仙兒衣衫淩亂,雲鬢不整,急匆匆的從外麵走了進來。在她身邊,跟著一個衣衫單薄的少年,背脊挺直,身上竟然還揹著一個死屍。阿飛!跟在林仙兒身邊的,當然就是阿飛。看到阿飛出現,李尋歡很吃驚,看到李尋歡的狀態,阿飛也很吃驚。與此同時,阿飛也看到了遊龍生。“遊龍生?”“阿飛。”另一邊,林仙兒貌似吃驚的看了李尋歡一眼,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