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青魔手來襲

李尋歡很厲害,但他練了一輩子武,對自己的身手也很有信心。“既然如此,那就上山?”“上山!”……馬車一溜煙的奔向嵩山。遊龍生也很此時李尋歡入少林,和原著已經大不相同,林仙兒會怎麼對待阿飛?沒了美救英雄的橋段,林仙兒還能不能拿下阿飛?若是阿飛知道了林仙兒是梅花盜,會不會直接一劍砍了林仙兒?“不要啊……我還想看戲啊……我想看阿飛被林仙兒折磨之後幡然醒悟的戲碼,那樣我可以嘲笑他一輩子!”“林仙兒,你要給力...第24章

青魔手來襲

行走一日,打尖住店。

在第二天時,他們已經距離保定府有兩百多裡了。

這個時候的馬車還沒有減震係統,官道也沒有後世的柏油馬路那麼平坦,即便車裡鋪著一層厚厚的毛毯,但遊龍生還是覺得自己快要被顛散架了。

但心眉大師還是坐的很穩,李尋歡半躺在車裡也很舒服,隻有田七麵色陰晴不定,看看李尋歡,看看心眉大師,又看看遊龍生,氣息不穩,哪怕是心眉大師都能聽出來他有心事。

心眉大師當然知道田七的心事是什麼,林詩音捅出他和龍嘯雲算計的時候,心眉大師等人還沒有走呢,他們有耳朵,當然也聽到了訊息。

田七的產業就在洛陽,距離少室山不遠,兩人雖然沒有私交,但平日多有見麵,也算熟悉。

所以心眉也不好說什麼,隻是守在李尋歡跟前,完全不給田七下手的機會。

李尋歡就覺得很有趣,看著田七,忍不住笑。

“你笑什麼?”田七不由問道。

“聽說田七爺在洛陽養尊處優,妻妾成群,我還以為是假的,沒想到竟然是真的。”李尋歡笑道。

“胡說八道!”田七說道,“你聽誰說的?”

“我看出來的。”李尋歡笑道。

田七忍不住問,“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若不是太過養尊處優,你坐在這麼厚的馬車墊子上,怎麼都會像是屁股上長了痔瘡一樣?”李尋歡笑的很開心。

田七臉頰抽搐,忍不住就要伸手。

心眉大師睜眼,遊龍生也看了過來。

田七深吸了一口氣,“我點上他的啞穴,兩位沒有意見吧?”

心眉大師不說話,遊龍生卻是一笑,“我還想聽聽李探花對兵器譜上各位高手的評價呢,以後碰上了也好有個準備,田七爺不想聽嗎?”

田七臉色一僵。

他當然想聽,兵器譜上的雖然都是一些小世家子弟或者江湖散人,但沒人能否認兵器譜上各位高手的含金量。

排名靠前的那些高手,若是無牽無掛,毫無顧忌,也是田七等人絕對抵擋不住的。

要不然前幾天趙正義對於李尋歡殺了青魔手伊哭的弟子能那麼憤怒?

因為伊哭出了名的喜怒無常,暴戾嗜殺,他纔不會顧忌什麼鐵麵無私或者八麵玲瓏,麵對伊哭,可比麵對有龍嘯雲牽製和林詩音牽掛的李尋歡危險多了。

田七對比了一下自己的武功,自己這根金絲夾藤軟棍雖然也夠資格登上兵器譜,但卻絕對排不到太前麵。

若是能提前聽聽李尋歡這位大高手對於兵器譜中人的評價,提前做做準備,當然也是好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保命。

江湖中人,最寶貴的,就是自己這條命!

所以田七隻能訕訕縮手,瞪了李尋歡一眼,“你也隻不過是排名第三而已,你還能評價那兩位在你之前的人?”

“當然不行。”

李尋歡笑道,“別說那位神秘的天機棒和上官金虹了,就算是郭嵩陽和呂鳳先,我都沒有見過,怎麼評價?”

“那你還……”

“麵對這些人,我還聽什麼評價?”

遊龍生聳聳肩,“隻管回身跑路就好了,無論他們的武功有什麼缺點破綻,也不是我能把握的,我能不能從他們手上逃命,並不取決於他們的武功弱點,而是取決於我的輕功夠不夠好。”

田七,“……”

心眉大師,“……”

李尋歡不禁搖頭,“那你想聽誰的評價?”

“排名七八十,四五十,二三十……”遊龍生掰著指頭往上數,“大概這些人的吧?”

“比如排名八十八的斷魂鉤楊奇,排名七十二的飛索橫空朱騰雲,排名五十九的巨斧程節,排名四十六的紅纓飛槍燕雙飛,排名三十七的生死判官高行空……”

遊龍生說道,“這些人每個人都有一手拿得出手的奇功絕藝,若是不小心沒注意,說不定就會陰溝裡翻船,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個人。”

“誰?”李尋歡問道。

“《兵器譜》排名第九,青魔手伊哭。”遊龍生說道,“我聽說李探花殺了他的弟子?”

李尋歡點點頭。

遊龍生說道,“聽說伊哭喜怒無常,暴戾嗜殺,不講道理,李探花你猜猜看,要是他得知他的弟子死在了你的手裡,會不會前來報仇?”

李尋歡眼神一閃,田七和心眉大師的臉色已經變了。

人的名樹的影,青魔手能夠在兵器譜上排名第九,縱橫江湖結仇無數,十幾年來還一直沒死,當然有其過人之處。

那就是他的武功,以及他採金鐵之英,淬以百毒,冶煉七年而成的青魔手。

武林有七毒,最毒青魔手!

這句話流傳江湖十幾年,當然不是在開玩笑。

即便是少林護法,內功修為已臻化境的心眉大師,也沒有勝過伊哭的把握。

心眉大師不由問道,“李尋歡殺了伊哭的弟子?伊哭還有弟子?”

田七喃喃的道,“我早該想到的,我竟然忘記了……”

他現在已經後悔跟著心眉大師和遊龍生一起前往少林寺了,丘獨死了好幾日,伊哭當然已經得到了訊息,而他們去往少林還要一路七天,足夠伊哭得到訊息後趕來堵路了。

麵對伊哭,絕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無妨,老衲和四位師侄佈下小羅漢陣,便是伊哭……”

“心眉師叔,伊哭的武功雖然也不弱,但他最有名的,其實是用毒啊!”遊龍生提醒道。

心眉大師不說話了,少林寺作為千年古剎,武林魁首,當然有自己禦毒的手段,但是他們一路前來保定府追查梅花盜,卻是不會隨身帶這種東西。

下一刻,馬車前麵,就傳來了封萬的厲喝示警聲,“來者報名!”

遊龍生立刻掀開馬車門簾,就看到前方大路上,正有一個青袍飄飄,身形奇高,卻還帶著高帽的怪人大步而來。

遊龍生瞳孔一縮,立刻喊道,“段千封萬避開,讓他過來!”

說完這句話,他立刻回頭看向李尋歡,“李探花可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李尋歡聳聳肩膀,“別碰他的兵器,和他交手時也不要呼吸。”

眾人,“……”

(本章完)人到中年了,現在估計蕭四無的父親都還是孩童,就更別說蕭四無了。把話題拉回來。在田七的講述中,這一代的蕭氏名人有三位,蕭敖氣勢淩人、蕭風文質彬彬,蕭齊瀟灑不羈,號稱一門三傑,龍鳳麒麟。蕭敖前年深入邙山,將邙山三鬼一刀梟首。蕭風去年拜訪白馬,佛門論法,辯服了白馬寺的宏意禪師。蕭齊今年花下題詩,月下舞劍,從六十七個儒生、武者、商賈、名家子弟等眾多對手中脫穎而出,將牡丹園的花魁收入囊中。遊龍生眨眨眼,這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