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遊龍生罵的可真難聽

依然在棍影中閃動,田七藤棍翻滾,竟然拿不下他!趙正義一邊留意著遊龍生的左手,一邊大喝一聲,“這少年要救梅花盜,與武林正道為敵,各位還不出手,更待何時?”趙正義的話還是很有煽動性的,更何況遊龍生並未出手相助那個少年,於是大廳內想要攀附趙正義的幾個江湖中人立刻上前,七八件兵刃齊齊砍向正在阿飛身後的李尋歡。他們沒有膽子麵對阿飛,但從身後偷襲無法還手的李尋歡的膽子還是有的,不僅有,還很大!但可惜他們還是低...第29章

遊龍生罵的可真難聽

“來了!”遊龍生淡淡的道。

“停車!”心眉大師厲喝一聲。

車伕急忙一拉韁繩,馬車緩緩停下,前麵的段千封萬和後麵的四位僧人齊齊圍攏到馬車旁邊。

“莊主,怎麼回事?”段千問道。

車簾掀開,遊龍生當先走出馬車,遊目四顧,就發現這條道路前後無人,左右全都是茂密的樹林。

而此時,天色已經昏暗,正是動手的好時候。

心眉大師也踏出馬車,環視一眼,“這裡就是五毒童子準備的戰場嗎?”

此言一出,段千封萬和四位僧人齊齊變色。

他們都親眼見證了田七這三天來的各種試探,對於五毒童子的忌憚,可謂極深。

別看他們現在好像啥事都沒有,但如果沒有遊龍生提前準備好的烙餅和肉條,此時他們就算不死,也已經沒有了反抗之力。

怪不得五毒童子從未有現身的記錄,隻能說人家確實是實至名歸。

但是,他們現在難道就要見識五毒童子的真身了嗎?

竹笛聲突然在樹林深處響起,下一刻,“沙沙沙”的聲音響起,然後眾人就看到樹林中出現了無數條或大或小,或長或短的黑影。

“毒蟲!”

“好多毒蟲!”

雪地上,鋪滿了花花綠綠的毒蛇、或紅或黑的蜈蚣、黑白透明的蠍子、五顏六色的蜘蛛、背生膿瘡蟾蜍、扭曲爬行的蜥蜴、密密麻麻的金蠶……

還有……

一種似蟲非蟲,似蛇非蛇的詭異毒蟲,醜陋怪異,蠕動行走。

段千的臉色極為難看,封萬直接就吐了出來。

此時馬車就在道路正中央,周圍都是草地和積雪,距離樹林遠遠足有十數丈遠,他們跑都沒地方跑,落腳之處,盡是毒蟲。

隻看那些毒蟲的樣子,就知道隻要被咬一口,基本就是一個等死的局麵。

“五毒童子!”田七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五毒童子還是沒有現身,但卻給他們準備了這麼一份大禮。

“你們倒是挺謹慎的,但你們以為這樣就能逃過一劫嗎?”

一道尖銳而奇異的聲音在樹林中響起,“迄今為止,死在我手上的已經有三百九十二人,隻要被我盯上的,還沒有逃生的先例。”

這聲音飄忽不定,讓人完全聽不出究竟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田七的臉色很難看,或者說,他這一路上的臉色就沒有好看過,短短的一段路,硬生生將八麵玲瓏笑不下臉的田七爺給整的不會笑了。

李尋歡此時也踏出馬車,左右看看,“閣下既然想要我這風流探花的命,為何又不敢現身呢?”

“不隻是你,所有死在我手下的人,別說我的樣子了,便是連我的影子都看不到!”

那聲音嘿嘿笑道,“李尋歡,我知道你的飛刀厲害,可是你連我的影子都看不到,你又如何殺我呢?我給你準備了在八千多條毒蟲,我倒要看看,你的飛刀能不能把它們都殺了。”

李尋歡淡淡的道,“說實話,我也不想見你,聽說閣下是個侏儒,醜的不敢見人,所以你還是繼續藏著吧,我怕我真的見到你,會噁心到吐出來。”

過了半晌,隻聽五毒童子惡狠狠的道,“我若讓你在天亮之前就死了,算我對不起你。”

下一刻,竹笛聲響,四周毒蟲的爬行速度,就更快了。

眾人臉色陰沉,那個車伕更是嚇的直接爬到了車頂上,心眉大師雙手合十,田七抽出了腰間軟棍,但是兩人竟然將目光看向了遊龍生。

“看我幹啥?”遊龍生一臉懵逼。

心眉大師有些不好意思,田七則恨恨的道,“你預見到了伊哭要來,還殺了他,又提前準備了烙餅和肉乾,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不得不說,遊龍生這一路上的表現堪稱驚豔,即便是李尋歡,也要說一聲佩服,他雖然自信能判斷出來菜裡是否有毒,但也得等到即將入口的時候,至少他是絕對救不下其他人的。

此時五毒童子攜毒蟲大軍而來,他也想看看,遊龍生是否還有辦法安穩度過。

若是不行的話……

“死在一群毒蟲口中,倒也是一件挺新奇的死法。”李尋歡慵懶的道。

田七衝著李尋歡怒目而視。

遊龍生聳聳肩,“看來田七爺還不想死?”

“廢話!”

“那你還不解開李探花的穴道?”

田七怒視遊龍生,“八千毒蟲,此時就算解開李尋歡的穴道,難道他還能用飛刀把這些毒蟲一一殺死嗎?”

遊龍生點點頭,“你隻要解開他的穴道,我就有把握帶咱們脫困。”

“嘿嘿嘿,藏劍山莊的小娃娃胡吹大氣,若是李尋歡早早無恙,說不定還能在我的毒蟲大軍圍攏之前逃走,但是此時我已經將你們圍的水洩不通,就算他是全盛之時,又能如何?”

田七臉頰抽搐。

他精通點穴法,內功也非凡俗,點中的穴道並不易解,其他人想要解開,多多少少要費些力氣。

當然了,遊龍生和心眉大師並不是解不開,單純就是因為這穴道乃是他田七點的,他們此時沒有撕破臉,好歹還算一路同行,也是給他麵子。

但此時遊龍生把話說到這裡了,田七再不給李尋歡解穴,就太過不識趣了。

於是田七右手凝力,在李尋歡身上連連拍打,終於解開了他的穴道。

咬了咬牙,田七又從懷裡掏出了幾把小刀,一起塞到了李尋歡的手裡,然後立刻回頭,看都不再看他一眼。

“行了,穴道已經解了,現在怎麼辦?”田七問道。

遊龍生聳聳肩,“現在……當然是指望咱們例無虛發的小李飛刀了!”

話音落下,遊龍生看著近在咫尺的無數毒蟲,大聲罵道,“苗疆極樂峒五毒童子就是個醜陋無法見人的侏儒,冬瓜頭、三角眼、朝天鼻、招風耳,一張血盆大口,隻有三顆大牙和半截舌頭!”

眾人:〣()〣

“他不僅是個侏儒醜逼,還是個太監,小丁丁隻有半寸長,順風都能溼褲襠!”

眾人:Σ(°△°|||)︴

“他用不到前麵就隻能用後麵,養了四個侏儒徒弟,就是用來給他通腸道的!”

眾人:!!!∑(°Д°ノ)ノ

五毒童子的聲音已經尖銳而扭曲,“遊龍生,你放心,我要是讓你舒舒服服的死了,我就……”

話音未半,刀光一閃!

(本章完)呆愣片刻,丁乘風這才反應過來,眼神一轉,“但遊兄卻沒有被林仙兒掌控,還是為李尋歡分辨,為他洗脫了嫌疑,破壞了林仙兒的算計,殺了百曉生和心鑑。”遊龍生嘆息一聲,“所以啊,我估計以後都難以爬上她的床了,感覺挺虧的,按理說,沒有我,李探花其實也能洗脫嫌疑的。”丁乘風哭笑不得,“這種女人,遊兄還會懷念?”“那是你沒見過她。”遊龍生嗤笑一聲,“想想看,連百曉生和心鑑這種人都被她降服,就能知道她的魅力了,你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