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隻有趙正義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犬子。”“龍四爺客氣了,我能幫的也不多。”遊龍生說道。龍嘯雲的言辭中帶上了一絲真誠和懇切,“已經很好了,至少我從小雲的眼神中看到了生氣,以後遊兄有事,隻管吩咐。”遊龍生無所謂的點點頭,不管龍嘯雲說的這話是不是真心實意,他都沒事吩咐龍嘯雲,因為從這次事件之後,龍嘯雲就消失了兩三年。等他再出現時,也就離死不遠了。但遊龍生髮現,現場除了龍嘯雲之外,很多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帶著詭異和躲閃。遊龍生也不客氣,...第30章

隻有趙正義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當遊龍生要求田七給自己解開穴道時,李尋歡就知道到了自己出手的時候了。

但此時他們已經被毒蟲包圍,五毒童子也沒有現身,甚至在說話的時候都鼓盪內力,讓人聽不出他的真身在哪裡。

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李尋歡,也不方便出刀。

必須引五毒童子現身,最差最差的情況,也得讓他聽出五毒童子的聲音出處。

李尋歡已經有了想法,但是他還想看看遊龍生準備怎麼辦。

遊龍生的辦法,沒有出乎他的預料,但是罵出來的內容,還是讓李尋歡深感震驚,至少他自己是絕對罵不出來這種話的。

在遊龍生罵第二句的時候,他拿刀的手都差點不穩。

就連旁觀者都忍不住了,就更別說當事人了。

五毒童子氣急攻心,憤怒回罵,心情激盪之下,內力運轉出現了問題。

也許一般的江湖人無法把握這個機會,甚至都聽不出來這句話與之前的有什麼不同,但卻絕對瞞不過如李尋歡這樣的大高手。

他準確的判斷出了聲音的出處,然後位置下移,鎖定了五毒童子的要害。

然後飛刀果斷出手。

刀光一閃即逝,五毒童子的聲音也戛然而止,黑暗中隻是響起了一陣短促而淒厲的慘呼。

下一刻,樹林遠方一陣響動,跳出了一道身影。

眾人看的分明,這身影矮如幼童,身披皮衣短裙,在冬日的寒風中露出一雙小腿,也絲毫不覺寒冷。

這個人,當然不是冬瓜頭和三角眼,他的頭並不大,眼睛也很亮,雖然不好看,但也不算醜。

但他此時的眼神裡卻充滿了驚懼和怨毒,盯著李尋歡和遊龍生,似乎是想說什麼,但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因為他的咽喉上,正釘著一柄飛刀!

李尋歡竟然在完全看不見五毒童子身形的情況下,一刀就射中了他的咽喉!

五毒童子怨毒的盯著幾人,五官扭曲,隻感覺一口氣憋在咽喉,實在忍不住了,反手就將飛刀拔了出來。

鮮血飛濺半空,五毒童子仰天就倒。

下一刻,正在爬向馬車的無數毒蟲就突然一頓,然後迅速回頭,一條條一隻隻都加快了速度,全都衝向了五毒童子的屍身。

很快的,“沙沙沙”之聲不絕於耳,五毒童子的身上,很快就覆蓋了一圈圈的毒蟲,堆起了一座小丘,就像是一座蟲塋。

這一下,就連段千也忍不住吐了。

遊龍生皺眉訓斥,“看看你們兩個,像什麼樣子,這點場麵都經受不住,以後怎麼在江湖上行走?看看四位大師……”

遊龍生回頭,就看到四位達摩院的僧人,在馬車後麵吐的正歡。

“少莊主別說他們了,我們也忍不住了!”為首的僧人說道。

……

五毒童子的血肉,對於那些毒蟲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但也有著致命的毒性。

於是,五毒童子被毒蟲啃食成了一架枯骨,但是那八千毒蟲,也盡數死絕。

為了避免普通人無意中毒,眾人一起動手,挖了個大坑,將五毒童子和那些蟲子都埋了,然後纔再次上路。

“我們已經快到嵩山地界了,這回應該沒事了。”遊龍生說道。

“希望如此吧。”田七麵無表情的道。

遊龍生笑道,“李探花又救了咱們一命,田七爺,你還覺得李探花是梅花盜嗎?”

田七不說話。

遊龍生就繼續說道,“你還想去少林寺,在心湖師伯麵前指認李探花是梅花盜嗎?”

田七還是不說話。

“當年李探花不就是說了你幾句壞話嘛,你至於這麼小心眼,記了十幾年嗎?還把人家往死裡整。”遊龍生說道。

田七終於怒了,“那是幾句壞話嗎?他讓我在中原武林群豪麵前丟盡了麵子,五六年都沒臉見人,陪盡了小心,才得以……”

“他救了你兩次命。”遊龍生說道。

田七,“……”

“那你說,我應該怎麼辦?”田七問道。

“你在趙正義和某人的忽悠下誤會了李探花,但是李探花不計前嫌救你於水火,你亡羊補牢懸崖勒馬,認識到誤會了李探花,果斷醒悟浪子回頭,也能體現自己的胸襟氣度,這豈不是武林中的一段佳話?”

遊龍生笑道,“李探花若是原諒你了,那是他心胸寬大,和你相逢一笑泯恩仇,若是不原諒你,在對他沒有造成實質傷害的情況下,口碑反而有利於你,不是嗎?”

一席話說完,聽的田七是一臉懵逼,事情還能這麼玩?

田七雖然口舌伶俐,八麵玲瓏,但畢竟文化不多,心眼也小,還想不到這種高階玩法,否則也不會淪落到和趙正義攪和到一起去陷害李尋歡,最後把自己陷入兩難之境。

李尋歡在一邊也是聽的目瞪口呆。

合著我被田七冤枉,被他點穴後押了一路,最後我還得心胸寬廣的原諒他,否則就是自己小心眼?

便是心眉大師都不可思議的看向遊龍生,感覺像是第一次認識這位故人之子。

隻有遊龍生挑眉一笑,“你們覺得我這個提議怎麼樣?不傷和氣,你好我好大家好,當然了,還是有一個壞人的,那就是心胸狹小,睚眥必報趙正義。”

遊龍生救下了心眉大師和四個僧人,也就順便救下了田七,如今既然田七沒死,那就可以試著爭取一下。

相比於趙正義,田七沒有那麼討厭,原著裡也曾好言安慰前身,遊龍生也不介意學一學教員,爭取一切可以爭取的力量。

田七乃是洛陽的富家翁,和西北武林也有交情,有助於藏劍山莊的鐵器向西北貿易,遊龍生既然繼承了藏劍山莊莊主的身份,就有義務帶著藏劍山莊繼續發展。

李尋歡忍不住笑出聲來,“心胸狹小,睚眥必報,這倒和趙正義的行事不謀而合。”

田七臊的臉紅,因為用這兩個詞來形容他,也不是不行。

但他也看出來了,給李尋歡安梅花盜的罪名,應該是安不上了,既然如此,在遊龍生還給自己麵子,自己也算是和他們經歷了生死的份上,見好就收,果斷認錯,纔是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於是田七嘆息一聲,“對不起,我誤會了李探花,也沒臉上少林,我這就返回洛陽,閉門思過。”

“阿彌陀佛!”心眉大師合十為禮,“田施主幡然醒悟,回頭是岸,可喜可賀。”

(本章完)頭,“如果梅花盜沒死,此時正應該隱匿藏蹤,等等看百曉生能否證明你纔是梅花盜。他此時現身,在一般的江湖人看來,那就是為你脫罪的。”李尋歡嘆了口氣,“但對聰明人來說,那就是另一層看法了,梅花盜不可能如此蠢笨。”遊龍生笑了笑,“冒充梅花盜作案,故意為你脫罪,如此行徑,那豈不是說……”李尋歡苦笑道,“如果我是旁觀者,我也會認為我就是梅花盜。”心眉大師本來還沒反應過來,此時聽了李尋歡和遊龍生的分析,也不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