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心眉大師求幫忙

人,都是老子的!”“金絲甲?”一聲呢喃傳來,施耀先霍然回頭,才發現這座看起來荒涼的石陵,竟然還有外人存在。“誰?出來!藏頭露尾之輩!”施耀先厲喝一聲,纔看到那座大陵的旁邊,站起來了一位身穿破舊單衣的少年。少年看起來隻有十七八歲,濃眉大眼,即便在風雪中隻穿著單衣,但卻依然身形筆直,冷漠的看著施耀先,淡淡的道,“我從來沒有躲著你。”施耀先看著少年的衣著和身形,眼神一縮,但是再看他腰上的劍時,卻忍不住露...第31章

心眉大師求幫忙

田七走了,走的悄無聲息。

沒了指認李尋歡是梅花盜的苦主,按理來說,他也不用上嵩山了。

“既然來了,那就去少室山上轉轉,遊覽一番嵩山勝景。”李尋歡毫不在意的道,“更何況,心湖大師和那位平湖百曉生,不是還等著在下嗎?”

心湖大師是少林掌門,德高望重,百曉生編寫《兵器譜》,名聲卓著,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話,沒有人敢不信服。

李尋歡既然被安了梅花盜的盜名,興雲莊那麼多人也知道他會上少林寺,那他當然就要光明正大的走上嵩山,再光明正大的走下來。

“但梅花盜已經死了。”心眉大師嘆息說道。

但是李尋歡的嘴角,卻掛起了一絲若有所思的微笑,“那可未必。”

“哦?”心眉大師白眉一挑。

“梅花盜縱橫江湖幾十年,哪裡那麼容易死?”李尋歡道,“死的那個,更像是一個替死鬼。”

遊龍生看向李尋歡,心道李尋歡估計此時已經猜測林仙兒就是梅花盜了,但他什麼時候猜到的,遊龍生卻不知道。

就憑林仙兒的手段,梅花盜其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組織。

心眉大師眼神閃爍,看看李尋歡,又看看遊龍生,思索片刻,雙手合十,“老衲這裡有一樁案子,涉及少林隱秘,還請兩位幫忙。”

“哦?”李尋歡好奇的看向心眉大師。

遊龍生也是眉梢一挑,心道心眉大師把少林清譽和師兄弟的感情看的比什麼都重,查案時離開少林,都隻是把懷疑目標記錄到書冊上,而不是交代給他人,怎麼這就準備將此事告訴他和李尋歡了?

“此事關乎梅花盜和少林清譽,老衲本不欲告訴他人,隻是老衲本領有限,找不出證據,也難以狠心為之。”

心眉大師說道,“李檀越盛譽海內、胸襟寬廣、武功絕倫,遊賢侄心思剔透、行事機巧、出人意料,也和少林是兩代至交,都可信任,故而老衲拉下這張老臉,還請兩位相助。”

遊龍生急忙扶起心眉大師,“師叔和我老父乃是至交,更是我的前輩,您有話直說,小侄一定幫忙。”

李尋歡點點頭,“能讓少林神僧信任,李尋歡榮幸之至。”

李尋歡就是這樣的人,當別人給他一分真心的時候,他能還別人十分。

“阿彌陀佛!”

於是心眉大師也不囉嗦,就將少林寺最近半年多開始失竊藏經的事情告訴了李尋歡和遊龍生。

“少林藏經失竊,和梅花盜出現的時間幾乎一樣,所以我猜測此事可能和梅花盜有關,所以纔想要去保定府一探究竟。”心眉大師說道,“就算沒有秦重重傷一事,老衲也會去的。”

李尋歡有些好奇,“梅花盜當年雖然著名,甚至殺了點蒼掌門,但是他卻沒有上少林的膽子,大師是怎麼懷疑上梅花盜的?”

心眉大師嘆息一聲,“我懷疑梅花盜和少林弟子勾結,偷盜經書。”

“少林弟子?”李尋歡悚然一驚,“大師懷疑少林有內賊?”

“那梅花盜便是神仙下凡,也不會知道藏經閣的明哨暗哨,甚至就在前兩次失竊事件發生之後,藏經閣明顯加強了戒備的情況下,卻依然失竊了第三次和第四次。”

心眉大師點點頭,“負責看守藏經閣的三師弟引咎退位,老衲接手之後,就將最重要的三部經書分別藏起,同時做好了陷阱,引誘內賊入甕,可惜至今為止,依然未果。”

看到心眉大師遲疑的表情,李尋歡心中已經有了猜測,“大師心中是否已經有了懷疑之人?”

心眉大師一愣,但是嘆息一聲,也隻能點頭,“正是,但是……但是其中還有很多不解之處。”

“師叔可以給我們說說,我們幫您分析分析。”遊龍生說道。

既然將此事告訴了李尋歡和遊龍生,心眉大師也沒了顧忌,“我懷疑是七師弟心鑑,他是帶藝投師,未上山時,名為‘七巧書生’,也是江湖上的一位名人。

我發現,經書失竊之日,守衛藏經閣的弟子,都有一段時間的記憶空白,就有點類似於昏睡過去再醒來後,卻不記得自己睡覺了一樣。”

“蒙汗藥?”遊龍生問道。

“不是蒙汗藥。”李尋歡搖頭,“蒙汗藥可做不到讓人失去記憶,不記得自己昏睡之事,應該是**散。”

李尋歡沉聲說道,“這**散出自魔教,雖然後來流傳入江湖,但是所傳並不甚廣,隻不過,如果那位心鑑大師名為‘七巧書生’的話,有這**散的藥方,也不算稀奇。”

“但是我沒有證據。”心眉大師說道,“我還暗中查探了他的禪房,但是並未發現偷盜的經書,他平日不下嵩山,我猜不到他是怎麼把經書送出去的。”

心眉嘆息一聲,“最重要的是,我猜不到他為什麼要枉顧我們十多年的師門情誼,偷盜經書。”

李尋歡對此不置可否,隻是問道,“這件事除了大師七位師兄弟之外,可還有其他人知道?”

心眉大師一愣,下意識的道,“平湖百曉生經常來少林做客,和幾位師兄弟關係莫逆,我們還想讓他幫我們找出那盜賊或者是梅花盜的訊息,所以告訴了他。”

李尋歡眉梢一挑,“靠著一本《兵器譜》,這位百曉生還真是名聲卓著,交遊廣闊啊!”

“百曉生經常來少林做客?”遊龍生問道,“他不是經常在江南一帶生活嗎?”

心眉大師說道,“百曉生本身也是一位高手,行走江湖,遊歷各地,見多識廣,否則如何寫的出《兵器譜》這部品評江湖奇門兵器的異書?”

李尋歡點點頭,表示同意。

對於自己在兵器譜上的排名,還是比較滿意的,他從不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但也自信不弱於人。

一個探花,剛剛正好。

即便是李尋歡,對於百曉生也有濾鏡,但是作為知道謎底的遊龍生,卻一言就問到了關鍵,“是不是他幾次訪少林時,正好是少林失竊後沒多久?”

李尋歡瞳孔驟縮,心眉大師不禁一頓,腦海轉了兩轉,呼吸都變了節奏,但依然驚撥出聲,“不可能!”

(本章完)在內。空地邊緣,興雲莊的僕役在看熱鬧,龍嘯雲則在旁邊跺腳勸架。“姓秦的,你自命俠義,其實一文不值,你兒子傷重不治,和別人又有什麼關係,你怎能對他下毒手?”說話的是一條高近兩米的大漢,滿麵虯髭,目光如鷙,此時一拳一腳之間,盡是攻敵之招,全無防守。和他交手的,正是鐵膽震八方秦孝儀。此時秦孝儀的鐵膽不在手裡,但他是少林俗家弟子,一手少林神拳打起來也是威風八麵,威勢凜凜。“你算什麼東西,也不問自己是什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