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死狗阿飛進少林

來,比如他的祖上是皇帝,在他家地下給他留了一座地宮的金銀珠寶。”李尋歡苦笑,“這當然不可能。”“所以此事再也沒有其他的解釋。”遊龍生說道,“雖然翁天傑的武功不錯,每次出手都沒有留下線索,但他做的案子多了,又總是能憑空變出錢來,當然會引人懷疑,更何況……”“何況什麼?”“更何況他也是個體型壯碩的主兒,為了不留下破綻和線索,有時候殺人滅口的事情,也是做過的。”遊龍生淡淡的道,“藏劍山莊曾經有一批紅貨從...第34章

死狗阿飛進少林

“怎麼可能?”

李尋歡此時雖然困居少林,但卻並不是被圍攻,也沒有危險,當然就更不會被隔絕訊息。

所以他也知道了梅花盜再次出現的訊息。

但是……

“難道林仙兒不是梅花盜?”李尋歡很疑惑,“否則他為什麼要突然出現,幫我洗脫嫌……”

“不對!”

李尋歡畢竟是李尋歡,不是直腸子的江湖人,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彎彎繞繞。

“欲蓋彌彰,欲虛還實,用這個計策的人,不簡單啊!”

李尋歡看向遊龍生,“若非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我都要懷疑是你主持的此事了。”

遊龍生點點頭,“如果梅花盜沒死,此時正應該隱匿藏蹤,等等看百曉生能否證明你纔是梅花盜。

他此時現身,在一般的江湖人看來,那就是為你脫罪的。”

李尋歡嘆了口氣,“但對聰明人來說,那就是另一層看法了,梅花盜不可能如此蠢笨。”

遊龍生笑了笑,“冒充梅花盜作案,故意為你脫罪,如此行徑,那豈不是說……”

李尋歡苦笑道,“如果我是旁觀者,我也會認為我就是梅花盜。”

心眉大師本來還沒反應過來,此時聽了李尋歡和遊龍生的分析,也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

“何人如此歹毒?”

“當然是真正的梅花盜。”李尋歡淡淡的道,“反其道而行之,當有一個明白人給眾人講解時,我就百口莫辯了。”

“百曉生?”

“當然是百曉生!”

“但他們如果想誣陷你,就必須將這個出現的梅花盜抓住才行。”心眉大師沉聲說道。

“如果我所料不錯,百曉生和心鑑,應該已經下山去了。”李尋歡淡淡的道。

“但是,如果他們真的抓到了一個誣陷你的梅花盜怎麼辦?”心眉大師問道。

李尋歡眼神閃爍,“當他們將梅花盜帶回來的時候,也是他們心情最激動的時候。

人在激動的時候,想的就少,也容易衝動。

而那時,也就是我們發動,讓他們主動暴露自己的時候。”

……

李尋歡所料不錯,百曉生和心鑑確實已經下山了。

他們下山之前,百曉生的確也跟心湖大師如此分析了,所以在他們下山之後,心慧、心燭和心燈,就聚集到了一起,來到了李尋歡左近。

如果李尋歡真的被證明瞭是梅花盜,少林眾僧,當然要降妖伏魔,同時也為少林的俗家弟子報仇。

……

“看來阿飛還是出手了。”

“除了阿飛,也沒幾個人有資格冒充梅花盜。”

遊龍生回到廂房,“也不知道阿飛和林仙兒那邊是個什麼情況。”

阿飛和林仙兒攪在一起,並沒有出乎遊龍生的預料,畢竟之前在興雲莊大廳時就見過了。

但遊龍生帶走了心眉大師,後續林仙兒還有沒有美救英雄,他就不知道了。

不過話說回來,即便是沒有這一遭,以林仙兒死纏爛打的功力,阿飛就算沒有愛上林仙兒,但也不會拒人於千裡之外。

他們依然會一路上少林。

他們雖然不會再遇上伊哭了,但他們會不會遇到天機老人和孫小紅?

遊龍生皺眉,說實話,他一直沒理解原著裡天機老人現身在阿飛麵前時說的那一番話。

什麼證明李尋歡不是梅花盜的唯一方法,就是真的梅花盜現身江湖。

簡直就是明晃晃的暗示阿飛去冒充梅花盜!

這不是給林仙兒打助攻嗎?

是,的確,有人給其洗白,說天機老人其實是暗示阿飛查明真正的梅花盜來解救李尋歡。

但這依然說不通!

天機老人是人不是神,他的訊息來源的確準確,不管是有很多線人在江湖,還是自己親身聽牆根,但最終的結果確實是知道很多隱秘訊息。

但他依然有不知道的內容。

就比如林仙兒是梅花盜,就比如百曉生和心鑑合夥盜經一事。

即便這是因為原著裡作者要隱藏兇手,前期不能透露,但天機老人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或者退一步說,就算天機老人知道林仙兒是梅花盜,也知道百曉生和心鑑是她的人。

但阿飛是什麼人?他怎麼可能查明梅花盜的真身?讓他冒充梅花盜作案,這不就是讓他送死嗎?

遊龍生想來想去,都想不通天機老人是怎麼想的。

唯一一個合理的猜測,就是他預見到了後麵發生的事,知道讓阿飛冒充梅花盜,能主動讓阿飛認識到是林仙兒出賣了他!

而阿飛和李尋歡聯手,也能堪破百曉生和心鑑的陰謀,將真正的梅花盜揪出來!

隻能說,天大地大作者最大,而作者塑造的這個天機老人,在這個真實的武俠世界裡,也就代表了作者對於李尋歡和阿飛的信心。

是的,信心!

從原著後文中可以看出來,天機老人對於李尋歡和阿飛真的是充滿信心,甚至比對他自己還有信心。

麵對沒有太大信心戰勝上官金虹的李尋歡,天機老人甚至不惜獻祭自己,來幫助李尋歡尋找信心。

尼瑪!佩服!

送了孫女又送命,古龍世界裡麵的人物感情,真是令人看不懂!

遊龍生躺在床上,翻開了自己新抄的《七巧經》。

“既然如此,名場麵應該就要出現了。”

“嘖嘖,又到了可以吃瓜看戲的時候了,我保證這次一定不出手。”

“阿飛這次被打的跟狗一樣,我要是拿這個事情嘲笑他,不會被他一劍在喉嚨上開個洞吧?”

“但我真的很想吐槽怎麼辦?”

“嗯……難道我還要主動出手救下他嗎?”

“我是他的救命恩人,這樣一來的話,以後無論我怎麼嘲笑他,他都不好意思跟我動手了吧?”

遊龍生摩挲著下巴,覺得這個事情可以考慮,但什麼時候出手,這個機會需要仔細斟酌。

……

遊龍生這一斟酌,就斟酌了整整十天,而十天之後,百曉生和心鑑就回來了。

他們回來的訊息,震動了整個少林寺,因為他們帶回來了梅花盜。

於是遊龍生當然要去湊湊熱鬧。

然後他就在少林寺前院裡,看到了被打的跟死狗一樣的阿飛。

遊龍生一點都沒吃驚,但是李尋歡卻驚呆了,他沒想到,冒充梅花盜的人,竟然是阿飛。

遊龍生搖頭嘆息,阿飛真的是頭腦簡單,容易忽悠啊!

(本章完)回來,就讓小騰去一趟呢,您既然回來了,不妨親自登門。”“袁秋雲?他要成親了?”“對,我記得他和莊主還有過幾麵之緣。”遊季說道。遊龍生腦子一轉,想起了自己和袁秋雲的幾麵之緣,他們確實認識。好傢夥,這裡明明是《多情劍客無情劍》的世界,怎麼《邊城浪子》裡麵的人物一個一個的往出蹦?好吧,《邊城浪子》本就是《多情劍客無情劍》的後續,阿飛和荊無命都曾在裡麵出場,傅紅雪尋找十九年前的殺父兇手,尋找馬空群,從關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