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愛捅咽喉的李尋歡和阿飛

準備,而青年此時還受到剛剛的記憶和情緒影響,對於林仙兒,那可是極為愛慕的。看到青年眼中的掙紮,林仙兒眼神一閃,壓住青年的玉手,又稍稍用了點力。“其實……其實我和他幽會,也是為了你……”林仙兒鑽進了青年的懷裡,“梅花盜盯上了我,我可不想讓你冒著危險和他決鬥,若是他能在攻擊秦重的時候,你趁機出手……”林仙兒捧著青年的雙頰,一臉深情的道,“你若是殺了梅花盜,那些世家用來懸賞的財富,正好作為我的嫁妝,而我...第36章

愛捅咽喉的李尋歡和阿飛

所有人都看著心鑑不說話。

心鑑的額頭也突然冒出冷汗,安靜的空氣,讓他發現了自己的錯誤。

李尋歡笑而不語,心眉和心樹怒目而視,心慧、心燭、心燈滿眼震驚,心湖大師麵無表情,而百曉生則眼神閃爍,看向心鑑的眼中滿是警告。

場麵僵在了原地,隻有心鑑汗如雨下。

看到心鑑不說話,心湖才沉聲說道,“看來你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弟子……弟子……”

心鑑緩緩後退,眼神閃爍,瞄過了百曉生時,就看到了他對自己使了個眼色,示意自己迅速逃離。

心鑑心中一動,但下一刻,就發現心燭和心燈已經繞到了自己的身後,堵住了房間的窗戶。

而心眉和心樹,則來到了自己兩側,封住了自己繞路的方向。

心慧並指成劍,緩步靠近自己。

心湖大師嘆息一聲,“單鶚,少林待你不薄,你為何今日做出這種事來?”

心湖大師叫出了心鑑的俗家姓名,那就是不再承認他是自己的師弟,將他革除出少林門牆了。

心鑑臉頰抽搐,心中再無僥倖,於是無視了百曉生的警告,忽然撲倒在地,“弟子,弟子知錯,但弟子也是受了他人指使,被他人所誘,才會一時糊塗。”

心湖大師眼神一厲,“你受了誰的指使?”

百曉生立刻踏前一步,靠近了心湖大師,“指使他的人,我倒可猜測一二。”

心湖大師回頭,“先生指教。”

百曉生突然指向心鑑身後的窗戶,“就是他!”

眾人齊齊一驚,急忙看向窗戶,還以為又有哪個高手無聲無息的潛伏進了少林寺。

隻不過順著百曉生的指引看過去時,卻發現除了窗外被寒風吹得簌簌作響的竹草,再無其他。

但下一刻,“嗆”的一道拔劍聲,就將眾人的目光齊齊拉了回來。

百曉生和遊龍生,已經在心湖大師的身後,交換了三招。

百曉生五指如鉤,招招不離心湖大師的背心要穴,但是遊龍生長劍如龍似蛇,劍劍點向他的手腕手臂,讓他難以接近心湖大師。

“百曉生!”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便是李尋歡和心眉大師,都沒想到百曉生竟然敢向心湖大師下手。

若是心湖大師遭了毒手,那天下可就真的沒有百曉生的容身之處了。

“遊龍生!”百曉生怒罵出聲,但是眼看心湖大師回頭,心中一跳,也隻好迅速向後飛躍,準備跑路。

下一刻,正攔在門口的一茵和一塵,就看到百曉生靠近了自己,五指如鉤,向自己的咽喉直插而來。

兩人大喝一聲,一人使羅漢拳,一人使金剛掌,齊齊出招,但是所有人都看的清楚,當兩人打到百曉生之前,他們就會死在百曉生的鐵掌之下。

“百曉生!”

心湖大師厲喝一聲,袍袖一展,兩道勁風就憑空生成,如鋼似鐵,直擊百曉生身後,但很顯然趕不上百曉生的速度和出手。

遊龍生高聲說道,“李探花,此時再不出手,更待何時?”

百曉生心頭一跳,身形一避,兩手如鉤的同時忍不住回頭張望,但是一回頭間,眼角閃過的,就是一道雪亮的刀光。

下一刻,飛刀就已經沒入到百曉生的咽喉。

沒有人看到小李飛刀是如何出手的!

百曉生的身形並沒有走直線,為了避開一茵和一塵的出手,還有心湖大師的一對鐵袖,百曉生的在短距離內起伏轉折,充分展現了他能品評撰寫《兵器譜》的資格。

他確實很強,若非一心想要拿下心湖大師,遊龍生的劍法根本就不會對他造成威脅。

但小李飛刀不一樣!

別說剛剛回頭的百曉生了,就連現場看著李尋歡和百曉生的少林眾僧,都沒有看到李尋歡是如何出手的。

他們隻看到刀光一閃,然後百曉生的咽喉處,就多了一柄飛刀。

百曉生渾身的力氣瞬間被抽光,無力的跌在地上,看向李尋歡的眼神充滿了驚懼和懷疑。

李尋歡的飛刀,比他想象的還要快的多!

“阿彌陀佛!”

心湖大師回袖收手,勁風倏忽消失,展現出了少林掌門那登峰造極的內功修為,然後雙手合十,麵向李尋歡躬身施禮,“多謝李檀越出手相救,老僧慚愧!”

“大師客氣了。”李尋歡回禮,然後看向百曉生,不由搖頭嘆息,“百曉生作兵器譜,品評天下兵器,可稱武林智者,誰知到頭來還是難免死在自己所品評的兵器之下。”

“心鑑呢?”心樹突然說道。

眾人回頭,這才發現剛剛將注意力都集中在百曉生身上,卻沒注意心鑑竟然趁著這個空隙逃跑了。

便是熟知劇情的遊龍生,也因為要阻攔百曉生對心湖大師的出手,對少林寺施恩,沒空去管那個註定要死的心鑑。

“追!”

“少林叛徒!不能讓他下山!”

心眉、心慧、心燭、心燈四位少林高僧立刻動身,各施少林輕功,齊齊追了下去。

李尋歡和遊龍生當然也追了下去。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正在遠遠下山的心鑑,竟然在中途拐了個彎,直直掠向少林寺前院的小亭。

“阿飛!”李尋歡目眥欲裂,腳下一點,速度竟然更快了三分,甩下了遊龍生,飛撲過去,手中寒光一閃,又多了一柄飛刀。

“少林弟子,攔下心鑑!”心湖大師的聲音在眾人身後響起。

不過落在後麵的遊龍生卻露出了笑意,眼看著心鑑掠入了小亭,擊出了鐵拳。

“小子,你……”

但是下一刻,心鑑的身形就瞬間僵住,擊在半空的鐵拳,也懸在了半空,然後整個人都無力垂下,倒在了小亭裡,氣息全無。

衝向小亭的眾人看的分明,阿飛的手上,握著一根僅僅隻有兩尺長的冰錐,而冰錐的尖頭,就正正的戳在心鑑的咽喉。

李尋歡停在了小亭邊上,兩人四目對視,臉上都露出了一絲會心的微笑。

“牛嗶!”

遊龍生竄進了小亭,一把扶起了阿飛,在他的身上連連拍打,“你的穴道還沒有完全解開吧?竟然還能這麼快,你怎麼做到的?”

解開了阿飛的穴道,遊龍生又揮手將身上大氅解下來披在了阿飛身上,他剛剛被打的跟死狗一樣,還趴在雪地裡,身上早已溼透了。

阿飛並不在意,斜了遊龍生一眼,“我就算告訴你,你也做不到。”

遊龍生傲嬌的哼了一聲,“我也不想做到,你的劍太快了,直來直去,練的腦子也快到不會轉彎,我纔不想和你一樣,忙沒幫上,還被人打的跟死狗一樣。”

阿飛伸手虛握了一下拳頭,要不是被遊龍生拍開穴道救了一命,他真想再掰一根冰錐,送進遊龍生的咽喉,讓他別再說話了。

(本章完)這位伴當,太有特色了。”遊龍生笑道,“身如鐵塔,目如金剛,一身橫練,隻攻不守,江湖上能符合這種條件的人,實在不多,更何況……”遊龍生笑了笑,“十八年前的那樁公案,藏劍山莊也是參與者,我小時候曾聽老父講過此事,所以能認出他來,也算不得稀奇。”李尋歡聞言不由一驚。十八年前那樁公案的秘密,鐵傳甲一直藏在心裡,即便是麵對李尋歡,也不曾吐露分毫,李尋歡一直很好奇,但他相信鐵傳甲,也尊重鐵傳甲,所以從未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