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一起下山

你喝酒,”遊龍生說道。“一言為定。”阿飛說道。阿飛雖然和人交往不多,不通人情世故,但他卻有種野獸一般的直覺,誰對他好,誰對他別有用心,他都能感覺出來。更何況他的母親,也跟他講了很多江湖上的故事。所以別看他看起來天真單純好忽悠,其實……遊龍生眨眨眼,回想了一下原著劇情。其實他真的挺好忽悠的?至少林仙兒一出手就把他忽悠瘸了。咳咳,尷尬!不過被林仙兒忽悠不丟人,江湖中被林仙兒忽悠的人多了去了,呂鳳先都被...第37章

一起下山

相比於遊龍生的毒舌,李尋歡就很和煦,“阿飛怎麼沒幫上忙,若不是他的出現,讓心鑑離開了自己的禪房,讓他自己心急產生了破綻,又怎麼可能被我們詐出了真相呢?”

遊龍生拍拍阿飛的肩膀,“打你的百曉生和心鑑已經死了,少林還是講道理的,雖然多多少少會有些自視甚高,但人不算壞。

你為了揪出少林的盜經人而受傷,就在少林養養傷,多吃他們幾顆小還丹,想必他們不會介意的。”

趕來的心湖大師幾人羞赧難當,畢竟阿飛的確因為少林的行為而受傷,遊龍生又剛剛救了心湖大師,此時口頭上損他們幾句,安慰安慰阿飛,他們全都說不出什麼話來。

不過阿飛卻搖頭拒絕,“我還有事,不能留在少林。”

說到這裡,阿飛突然抬頭,“李尋歡現在還是梅花盜嗎?”

心湖大師雙手合十,“當然不是。”

“那我們可以下山了嗎?”阿飛問道。

“當然可以。”心湖大師點頭說道,“但是檀越此時行動還有些……”

“師伯你就小看我這位兄弟了,他可是從小就在冰天雪地中歷練出來的絕世狠人!”

遊龍生這邊打斷了心湖大師,那邊壓住了阿飛的肩膀,“再大的苦他都受過,這點傷算什麼,當然了,要是能多幾顆小還丹,那自然是更好的。”

心慧大師搖頭失笑,立刻從懷中取了一隻瓷瓶遞給遊龍生,“裡麵還有四顆。”

“哇,這麼多,多謝師叔!”遊龍生道了一聲謝,然後就把瓷瓶塞進了阿飛的腰帶。

如果是少林僧人給的,阿飛絕不會要,但既然是遊龍生給的,他就收下了。

阿飛撇撇嘴,李尋歡就笑了,他是站在阿飛這一邊的,也不在意阿飛硬懟少林寺,但是有遊龍生從中撮合,讓阿飛多拿幾顆少林寺的療傷聖藥護身,他當然也是非常高興的。

少林聖藥小還丹,用的都是頂尖藥材,即便是少林寺,也是很久才能開爐煉丹,每一顆都是武林重寶,拿到江湖中去,都能引起一陣搶奪。

若非秦重乃是心湖大師的俗家弟子,也絕不會有小還丹護身吊命。

心慧大師拿出四顆小還丹來,絕對是看在李尋歡和遊龍生挖出心鑑和百曉生,還出手救人,有恩於少林寺的份上了。

李尋歡來到阿飛身邊,向少林眾僧拱手為禮,“李尋歡多有打擾,多謝少林招待,今日就此別過,他日或當再見!”

“阿彌陀佛!”

眾僧齊齊施禮,心眉大師和心樹大師上前一步,“我送你們一程。”

遊龍生摩挲下巴,看看倒斃在小亭中的心鑑,少林出了這麼大的事,內部肯定要拾掇整頓一下,還要處理心鑑的後事和百曉生身死少林的輿論問題,自己也不適合繼續留在少林。

於是遊龍生也向心湖大師道別,“小侄也很久沒回家了,在少林住了半月,很有家的感覺,觸景生情,卻是讓小侄更想家了。

正好小侄也下山送李探花和阿飛一程,順便回家裡看看。”

……

然後遊龍生就和心眉心樹一起,陪著李尋歡和阿飛一起下山了。

送歸了心眉大師和心樹大師,段千和封萬牽著三匹馬跟在後麵,遊龍生則與李尋歡和阿飛走在前麵。

“我不是說了我能照顧李探花麼,你怎麼還是跑來少林寺假裝梅花盜了?”遊龍生問阿飛道。

阿飛搖搖頭,講了他當日離開大廳之後的事情。

最開始和原著一樣,但區別就是,龍嘯雲隱瞞了李尋歡離開的訊息,再次引阿飛入甕,隻不過這次代替心眉大師位置的,乃是那位鐵笛先生。

阿飛重傷鐵笛先生,但是自己的兩腿也被對方的鐵笛銀釘所傷,然後被林仙兒所救。

林仙兒帶著他隱藏起來,養了幾日傷,然後就一起離開了興雲莊,往少林寺這邊趕來,結果路上就聽說他們遇到了伊哭和五毒童子的偷襲,上了少林,卻依然沒有洗刷冤屈。

在聽到沒有找到梅花盜,李尋歡就不能下山,要被永困少林的傳聞後,阿飛就忍不住出手了。

“一個抽旱菸的老頭子,一個穿紅衣的小姑娘……”

阿飛的故事裡,還是出現了這兩人,雖然說的話和原著不一樣,但是意思卻依然是一個意思。

阿飛要冒充梅花盜,林仙兒阻止不了,隻能幫助阿飛篩選目標……然後就把阿飛送到了百曉生和心鑑的手上。

“心鑑不是梅花盜,百曉生更不是梅花盜。”李尋歡說道。

阿飛目視遠方,“梅花盜已經死了。”

遊龍生斜了阿飛一眼,“梅花盜好歹是二三十年前橫行天下的巨寇,就算這次出現的是他的傳人,也不至於死的這麼簡單。”

李尋歡看了阿飛一眼,“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梅花盜也許不是男人。”

阿飛眼神一跳,“不是男人,難道還是女人?女人怎麼……女人?”

李尋歡嘆息一聲,“也許這正是她聰明的地方,故佈疑陣,沒人能想到梅花盜竟然是個女人,這樣她就安全了。”

“百曉生和梅花盜有關係。”李尋歡沉吟說道,“但是他卻絕對沒有辦法讓心鑑冒險。”

阿飛機械的點點頭。

“心鑑未入少林前,已橫行江湖,若是想要錢財,當真是易如反掌,所以財帛利誘絕對打不動他。”李尋歡說道,“百曉生武功雖高,但入了少林寺就無用武之地了,所以心鑑也絕不可能是被他威脅的。”

遊龍生笑著接話道,“大部分人的慾望都一樣,所求除了權力和金錢,剩下的就隻有一樣了。”

“絕代之紅顏,傾國之美色!”李尋歡斷聲說道。

阿飛停下了腳步,他的心很亂。

他的劍雖然快,性格也快,但真不代表他是傻子。

百曉生要誣陷李尋歡是梅花盜,那就證明百曉生和梅花盜有關係,而他在無數個合適的目標中,就正好踩在了對方的陷阱裡。

再加上遊龍生和李尋歡的敲邊鼓,事實真相呼之慾出。

但是……

但是李尋歡的心卻在往下沉,相對於彷彿青樓老渣男一樣的遊龍生,阿飛顯然已經陷入了林仙兒的情網。

(本章完)龍生還不知道,僅僅因為這一點點的善意,李尋歡已經在思考怎麼讓他醒悟,怎麼將他從林仙兒的“魔掌”中解救出來了。看到遊龍生不僅沒有因為自己的挑撥出手,反而和李尋歡互相吹捧上了,趙正義不禁氣的磨牙。不對啊,這不符合遊龍生一貫的風格啊!趙正義腦筋急轉,遊龍生一向清高孤傲,誰都看不起,而且最重身份規矩,在意別人吹捧。若是平日裡有人如此相激,他就算不出手,也必然會出言嘲諷。但今天怎麼……趙正義想來想去,也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