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匹馬出城向北去

這一年裡,山西周圍大小勢力,有不少前來詢問莊主的親事,之前有丁姑娘在場,我不敢細說,您看……我是現在給您說說,還是給您準備去丁家提親的彩禮?”遊龍生一個踉蹌,直接就喝了一口冷風,但還是頗為好奇的道,“還有不少來詢問親事的?”“都是旁敲側擊,畢竟把話說開了就難圓了。”遊季樂嗬嗬的道,“有彭家的小姐,有王家的千金,有青山鏢局的大小姐,還有飛雁門的掌門之女,年紀都合適。”遊龍生都笑了,“我還挺吃香的?”...第4章

匹馬出城向北去

玉麵神拳秦重,乃是鐵膽震八方秦孝儀的大公子,年齡已近三十,乃是當今少林方丈心湖大師唯一的俗家弟子,一手少林神拳,江湖年輕一輩,少有敵手。

但他卻依然不是梅花盜的對手。

雖然在危急時刻避開了要害,梅花盜又因為興雲莊中高手眾多,沒有給他補上一記,但是釘在他右胸上的五點梅花印記,卻是透胸而過。

陰毒的勁氣,猶如附骨之疽,讓秦重昏迷不醒,即便服下了少林聖藥小還丹,但依然徘徊在生死邊緣。

當遊龍生來到秦重的房間時,就看到他的臉色蒼白如紙,眼眉不時抽搐,呼吸若有若無,顯然還並未脫離危險期。

“秦三爺,請恕老朽無能為力。”

秦重床邊,一位醫者將手從他的腕邊抽離,看向旁邊的一個紫袍老者,搖頭說道,“那梅花盜的獨門暗器帶著他的獨門勁力,已經傷了秦公子的心肺大脈,小還丹雖然一時吊住了他的性命,但若是十天之內沒有高手救治,隻怕……”

那紫袍老者麵如重棗,長髯過腹,正是秦重的父親秦孝儀,也是少林俗家弟子,專練手上功夫,僅僅隻靠兩枚鐵膽,便在河朔之地闖下了“鐵膽震八方”的名號。

但此時他的臉色卻難看的很,也有些紅裡發白。

他沒想到,梅花盜第一次出手傷人,受害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

雖然他有好幾個兒子,但最有天賦最出彩的,無疑是這個大兒子。

他本來還想讓秦重拿下林仙兒,分享這幾十家武林門戶貢獻出來的百萬資財呢。

出師不利!

在他身旁,一位錦衣華服的中年人滿臉關心,皺眉喝問,“杜大夫,你已是保定府裡最頂尖的大夫了,依你之見,還有何人能救治秦公子?”

遊龍生看向這中年人,此人正是興雲莊的主人,龍嘯雲。

“這……”杜醫師聞言一頓,有些遲疑的道,“非是老朽自傲,這保定府裡,怕是沒有能救治秦公子的聖手……”

龍嘯雲立刻看向秦孝儀說道,“聽說賽華佗前一陣子在濟南府出現過,我立刻派人去請!”

趙正義最善察言觀色,一眼就看出了老者神色間的遲疑,看到秦孝儀貌似也瞧出了端倪,急忙搶先問道,“杜大夫話裡有話,可是還有隱情?”

趙正義頓了頓,沉聲說道,“秦公子可是當今少林方丈唯一的俗家弟子,若是你明知救治之法,卻故意隱瞞,少林十萬俗家門人,可不是擺設!”

杜醫師嚇了一跳,少林十萬弟子,他可得罪不起。

“不敢不敢,老朽不敢隱瞞!”

杜醫師連忙搖頭,“隻不過此人並不在保定府,老朽也不確定,他能不能治療貴公子的傷。”

“他到底是誰?”秦孝儀立刻問道。

“幾位可聽說過七妙人?”杜醫師卻突然問道。

“七妙人成名二十多年,我們當然聽過。”秦孝儀皺眉說道,“聽說都是一些邪門外道,下九流的江湖散人,你說的,是七妙人中的妙郎中,他有這個本事?”

“正是妙郎中,梅二先生。”杜醫師說道,“我在保定府裡見他給人治過病,確實在老朽之上,說一聲醫道聖手,並不為過。”

“他在哪裡?”秦孝儀立刻問道。

賽華佗遠在濟南府,等他們把人找到再帶回來,他兒子的頭七怕是都過了。

“他在哪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大哥梅大先生的莊子,就在北平府周邊的某一處鎮子裡。”杜醫師說道。

龍嘯雲說道,“我立刻派人過去。”

秦孝儀說道,“老夫親自去一趟。”

龍小雲眼珠子一轉,看了看床上躺著的秦重,突然插話道,“秦大哥重傷,我也要去,一定要把那個大夫請回來,治好秦大哥!”

“好!”龍嘯雲點點頭,就聽杜醫師再次說道,“幾位大俠稍待,那梅二先生治病,卻是有幾個規矩。”

“什麼規矩?”龍嘯雲問道。

“第一,診金不先付不治。”杜醫師說道,“第二,對他言語失敬的不治,第三,強盜小偷,殺人越貨的也不治。”

“一個江湖郎中,身份不高,規矩不少。”趙正義不滿說道。

看到杜醫師欲言又止,秦孝儀皺眉說道,“還有什麼話,一併說出來。”

杜醫師急忙說道,“據說那梅大先生最愛書畫,若是幾位大俠能投其所好,說不定事情會順利很多。”

龍嘯雲眼神一閃,但卻毫不猶豫的對秦孝儀說道,“莊子裡有不少歷朝名家的作品,三哥儘管拿去。”

“多謝,那我就不客氣了!”秦孝儀聞言立刻點頭,“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

“我給你們備馬。”龍嘯雲在房中巡視一眼,拉過了一個漢子,“這是巴英,也是河朔一帶的好漢,見多識廣,手腳伶俐,對關內關外都熟得很,正好陪著三哥和小雲一起去。”

聽到龍嘯雲的稱讚,巴英很是長臉,但也知道此事的嚴重性,急忙點頭,滿臉誠懇,正色說道,“莊主放心,小人一定全力以赴,幫著秦三爺和雲小爺找到梅二先生。”

眾人回頭看向龍小雲的時候,纔看到遊龍生也在。

“遊少莊主……”

遊龍生點點頭,“沒想到梅花盜竟然如此肆無忌憚,傷了秦兄,不過有秦三爺和雲小弟出馬,我就不去了,留在興雲莊,看看那梅花盜還會不會現身。”

“對了。”說到這裡,遊龍生轉而看向龍嘯雲,“仙兒姑娘不在冷香小築了?”

眾人一陣無語,龍嘯雲臉頰一抽,“梅花盜現身,林姑娘受了驚嚇,說要躲幾天,此時她在哪裡,我們都不知道。”

“原來如此。”遊龍生點點頭,表示瞭然,心道看來金絲甲的情報和李尋歡入關的訊息已經洩露,各方人馬,已經雲集北方。

遊龍生在龍嘯雲和趙正義幾人的身上轉了一圈,這幾人在興雲莊,反而是擺在明麵上的人物,也不知道得沒得到訊息。

反正他是不知道的。

當然現在知道了。

於是,當晚,在秦孝儀和龍小雲離開之後,遊龍生給段千和封萬留言讓他們住在興雲莊,自己則取了匹馬,藉口去尋梅花盜,然後匹馬出城。

嗯,但眾人都猜測他是去找林仙兒了……

(本章完)讓他疑惑下去吧。於是遊龍生問道,“西門大俠這是準備去哪兒?回家過年嗎?”西門柔一愣,搖頭說道,“孤家寡人,四海為家,這次入晉就是為了找龐飛俠比武,沒想到他雖然名不副實,但卻遇到了藍姑娘這等高手。”遊龍生眼神一轉,出言邀請道,“若是西門大俠無事在身的話,不妨去我藏劍山莊小坐幾日?正巧我夫人剛換兵器,還不純熟,我不是我夫人的對手,幫不到她,若是西門大俠願意出手,在下感激不盡。”西門柔不禁一愣,然後就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