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又交了一個新朋友

檀越出手相救,老僧慚愧!”“大師客氣了。”李尋歡回禮,然後看向百曉生,不由搖頭嘆息,“百曉生作兵器譜,品評天下兵器,可稱武林智者,誰知到頭來還是難免死在自己所品評的兵器之下。”“心鑑呢?”心樹突然說道。眾人回頭,這才發現剛剛將注意力都集中在百曉生身上,卻沒注意心鑑竟然趁著這個空隙逃跑了。便是熟知劇情的遊龍生,也因為要阻攔百曉生對心湖大師的出手,對少林寺施恩,沒空去管那個註定要死的心鑑。“追!”“少...第43章

又交了一個新朋友

丁乘風?

河北丁家?

武林大世家之一?

遊龍生眼神閃爍,忍不住看了他身邊的女子一眼,如果那男子是丁乘風的話,那這個女人應該就是赫赫有名的白雲仙子丁白雲了。

遊龍生回憶了一下,前身闖蕩時,已經聽過了丁乘風追風劍客和丁白雲白雲仙子的名號。

丁乘風已經出道幾年了,丁白雲和遊龍生大概是同時出道,她那白雲仙子之名,也是最近才漸漸響起。

他們之間從未見過,但遊龍生對他們卻是聞名已久了。

不是在李尋歡的故事裡,而是在葉開《邊城浪子》的故事裡。

丁乘風,武林三大世家,或者應該說是北地武林三大世家丁家的家主,一身武功超凡脫俗,和荊無命比劍不死,但是被傷到了腿部經脈,導致後半生行動不便。

不要以為他弱,他已經很強了!

上官金虹死後,阿飛已經激發了荊無命的生機,所以當時的荊無命就算不在巔峰,但也並不在低穀。

從丁乘風被傷到了腿筋來看,荊無命當時也並沒有刻意留手,所以他們當時應該是生死決鬥,但荊無命卻沒有殺死丁乘風,隻是挑傷了丁乘風的腿部經脈,可見丁乘風對自己上半身的防護有多嚴密。

當然了,荊無命傷了丁乘風,認可丁乘風的為人,沒有給他補一劍,那就是另外的事了。

但無論如何,丁乘風都如此厲害了,難道現任的丁家家主會是弱者嗎?

由此可見百曉生的《兵器譜》到底漏過了多少人!

沒人否認《兵器譜》上頂尖高手的戰鬥力,但也必須承認《兵器譜》記載的隻是江湖上的一部分人!

百曉生是人不是神,更何況他還是個有私心的人。

而相比於丁乘風,丁白雲也是一位狠角色,簡直是加強版的李莫愁,集合白天羽的“朋友”,將白天羽滿門滅絕之後,還將白天羽的頭顱放在自己身邊十九年!

遊龍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視線立刻從丁白雲身上移開。

這個女人簡直比林仙兒還危險,還是讓白天羽去消受吧。

遊龍生想了這麼多,但其實隻是一瞬間的事,然後他立刻翻身下馬,“原來是追風劍客和白雲仙子,兩位一向在河北行俠仗義,怎麼俠駕蒞臨晉豫之地了?”

“我們去了華山派一趟,舍妹和華姑娘是閨中密友,聽說……”

丁乘風正說著,就被丁白雲打斷了,“你不是來和遊龍生比劍的嗎?”

“哎?對哦!”丁乘風一愣,反應過來,看向遊龍生,“昨天看到閣下九劍傷了陰無極,丁某一時技癢,咱們先比劍,然後再敘話。”

丁乘風一句話,遊龍生就知道這個比劍,應該是友好氛圍下的切磋交流了。

也是,丁家是武林大豪,但他藏劍山莊也是名門正派,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怎麼可能見麵就分生死,他遊龍生此時跟金錢幫覆滅,人人喊打時期的荊無命可不一樣。

既然如此……

“好啊!”遊龍生自無不可,“早聽說丁家的連環快劍勢如疾風驟雨,水潑不進,今日能領教一番,在下幸甚至哉!”

丁乘風麵露微笑,丁白雲卻撇了撇嘴,恭維丁家的人多了,倒也不缺遊龍生這一個。

“請!”

“請!”

丁乘風步履沉穩,遊龍生也不虛他。

其一,從丁乘風主動找他比劍來看,其對遊龍生也沒有萬全把握,畢竟若是自認遠超遊龍生,他就沒有必要興致勃勃的攔路比劍。

其二,遊龍生對自己也有信心,經過了阿飛的傳授,李尋歡的指點,對伊哭和百曉生的兩場實戰,以及自己這段時間的琢磨,配合後世帶來的自律和學習能力,他的武功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其三,這場決鬥隻分高下,不決生死,他也知道丁乘風的人品,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怕的,打不過認輸就是了嘛!

丁乘風是成名劍客,當然不會主動進攻,長劍出鞘,斜斜橫擺。

遊龍生會意,腳步一點,長劍疾點丁乘風胸口。

然後就是“唰唰嗖嗖”的破風聲,還有“叮叮噹噹”的一陣脆響。

不得不說,丁乘風確實是遊龍生除了阿飛之外,見過的最厲害的劍客,一手連環快劍勢如疾風,以攻代守,身形也如風般迅疾,左右穿梭,毫無停頓。

但遊龍生的劍法,也讓丁乘風吃驚不已。

神龍九折,變幻莫測,經常能在半途中變換劍招,從不用老,而和自己對拚劍法時,也能勢如驟雨,不落下風。

兩人一路對拚互換上百招,竟然是一個不相上下的局麵。

但其實丁乘風和遊龍生都清楚,他們其實有互換傷勢的機會,大多數時候是遊龍生傷的重一點,但丁乘風也難以全身而退,隻不過他們都在最後時刻移開了劍尖。

不得不說,丁乘風的劍法確實非同凡響。

“唰!”

“嚓!”

兩人又打了片刻,然後丁乘風一劍挑飛了遊龍生的衣領,遊龍生也一劍切開了丁乘風的衣袖。

“好!好劍法!”

丁乘風飛身後退,爽朗大笑,開懷不已,點頭讚道,“遊兄真是好劍法,我在你這個年紀時,絕對沒有你這等劍法!”

遊龍生此時還不到二十,丁乘風比他大了好幾歲,孩子都有了。

遊龍生收劍回鞘,點頭笑道,“丁兄劍法淩厲,丁家劍法名不虛傳,遊龍生佩服不已。”

“客氣了。”丁乘風擺擺手,謙虛道,“也許再過幾年,我就打不過你了。”

“那可不會,再過十年,丁兄劍法當入化境。”遊龍生說了一句,然後又接著說道,“不過再過二十年,我一個四十歲的壯漢去打五十歲的老頭,總該沒問題了。”

丁乘風聞言一愣,然後大笑道,“你果然是個妙人!”

“多謝誇讚,我就愧領了。”遊龍生笑道,“丁兄和丁姑娘既然到了山西,若不嫌棄,不妨到我的藏劍山莊去喝杯水酒?”

丁乘風哈哈大笑,“固所願也,不敢請爾!”

(本章完)的輔助,比較麻煩,若是遊莊主有心,貧道自然不會吝嗇。”遊龍生立刻雙眼發光,急忙拱手道謝,“多謝前輩!以後前輩有何吩咐,隻管送信來藏劍山莊!”“小事而已,遊莊主客氣了。”玉簫道人笑道,“晚上我讓玉晴去教你,她們都得了我的真傳。”遊龍生眼神一閃,雙眼發光的同時又臉色一白,急忙搖手,“不敢不敢,前輩的弟子,晚輩不敢……”玉簫道人拍了拍遊龍生的肩膀,“隻是傳授你房中術,你怕什麼?”遊龍生這才點頭,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