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群《邊城浪子》的人物往出蹦

了拍龍小雲的肩膀,“你不要以為我是在糊弄你,前朝神侯府四大名捕當中有個無情,你知道嗎?”龍小雲一臉懵逼,“不知道。”“也對,興雲莊傳承太短,底蘊太淺,很多歷史上的故事和知名高手,都沒有記載傳承。”遊龍生搖頭感慨。龍小雲臉頰一抽,默默握拳,然後又放鬆。“那個無情,號稱無腿行萬裡,千手不能防,乃是輕功和暗器的大行家,威震江湖。”遊龍生說道,“但是他自小雙腿俱廢,臟腑受損,不能修煉武功,情況比你還慘。”...第49章

一群《邊城浪子》的人物往出蹦

都送了丁乘風和丁白雲一人一柄好劍了,遊龍生當然也有一柄好劍,乃是藏劍山莊最厲害的大師傅親自打造的。

遊龍劍!

並不用明珠寶石裝飾,而是將劍尾雕琢為龍頭,護手紋飾為龍爪,劍鞘裝飾以龍身龍尾,遊龍生左手提著劍,若是仔細看去,就彷彿拎著一條龍。

除了漂亮之外,其鋒銳堅韌,也絕不在那柄被吹出天際的魚腸劍之下。

“對嘛,遊龍生用遊龍劍,那柄名頭和兆頭都不太好的奪情劍,誰愛用誰用。”

遊龍生在山莊後院舞了一路神龍九折劍法和風雪七十二式,迎來了段千和封萬的連連鼓掌,“莊主好劍法!”

“神龍昂首遊天際,九折九轉與天齊。

疾風驟雪八方聚,七十二式難歸一!”

遊龍生吟了一首打油詩,又立刻迎來了老管家遊季和他那光頭兒子遊騰的稱讚,“莊主好詩!好文采!”

老管家遊季乃是藏龍老人遊歷江湖時救下來的,後來就進了藏劍山莊,管理山莊幾十年,乃是山莊裡的老資歷,哪怕是遊龍生和他的兩個姐姐,見麵也要叫聲季伯。

是的,遊龍生還有兩個姐姐。

藏劍山莊由遊龍生的爺爺所創,可惜三代單傳,藏龍老人雖然有兩個女兒,卻老來得子,隻有遊龍生這一個兒子。

遊龍生的大姐,嫁給了山西五虎斷門刀彭家的現任家主,彭嶽。

遊龍生的二姐,則嫁給了太原王家的二公子。

彭家的五虎斷門刀雖然稱不上天下獨步,但也是名揚四方,太原王家更是武林大世家,和河北丁家、關中李家,號稱北地武林三大世家。

藏劍山莊的背景,其實一點也不弱呢。

遊龍生收劍歸鞘,向眾人打了個哈哈,然後問道,“高爐出鋼,已經穩定了吧?”

遊季點點頭,“大師傅們已經掌握了方法,但是我讓他們把爐子封了。”

“封了?”

“封了,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咱們藏劍山莊雖然擅長冶鐵鑄劍,但也不能連綿不斷的產出神兵利器!”遊季說道,“以後一年開一爐即可,前麵幾爐,我已經留下了足夠的鋼材,給王家打一柄劍,給彭家打一柄刀。”

遊龍生隨意的點點頭,武俠世界,他也不準備走種田流稱霸天下,留著就留著吧,更何況也不是什麼高深技術。

“給少林寺打造一杆九環錫杖,給武當山打造兩柄太極兩儀劍,劍分陰陽,再給崑崙派打造一柄飛龍劍,配的上崑崙派的《飛龍大九式》,當然了,別忘了我師父。”

遊龍生說道,“當年先父逝世,心湖大師、靈虛道長、卓老先生都親來弔唁,我明年有空了,就走一趟回禮,去崑崙的時候,順便再去一趟天山,看看師父他老人家如何了。”

“好好好!”

“我這就讓人打造,必不會失了藏劍山莊的麵子。”遊季連連點頭,眼神泛光,充滿欣慰,“莊主出門一趟,長大了啊!”

遊龍生聳聳肩,是長大了,人也換了。

然後遊季就笑眯眯的道,“對了,這一年裡,山西周圍大小勢力,有不少前來詢問莊主的親事,之前有丁姑娘在場,我不敢細說,您看……

我是現在給您說說,還是給您準備去丁家提親的彩禮?”

遊龍生一個踉蹌,直接就喝了一口冷風,但還是頗為好奇的道,“還有不少來詢問親事的?”

“都是旁敲側擊,畢竟把話說開了就難圓了。”

遊季樂嗬嗬的道,“有彭家的小姐,有王家的千金,有青山鏢局的大小姐,還有飛雁門的掌門之女,年紀都合適。”

遊龍生都笑了,“我還挺吃香的?”

“您可是藏劍山莊的莊主。”遊季與有榮焉,然後實話實說,“但是她們無論家世身份,相貌武功,都比不過河北丁家的大小姐。”

遊龍生果斷搖頭,“我和丁白雲什麼關係都沒有!”

誰要和她有關係,讓她把自己滿門滅絕,摟著頭顱生活十九年嗎?

遊季不置可否,隻是笑著點頭。

“我還小,現在成親,實在是太早了。”遊龍生說道。

遊季一副我懂你的樣子,點頭應承下來,“我懂了,那我下去吩咐事情了。”

剛剛轉身,遊季又拍拍腦袋,回頭說道,“看我這腦子,還有件事忘了說,白雲莊莊主袁秋雲七日後大婚,一月前就給莊上下了請帖,本來我還想著您不回來,就讓小騰去一趟呢,您既然回來了,不妨親自登門。”

“袁秋雲?他要成親了?”

“對,我記得他和莊主還有過幾麵之緣。”遊季說道。

遊龍生腦子一轉,想起了自己和袁秋雲的幾麵之緣,他們確實認識。

好傢夥,這裡明明是《多情劍客無情劍》的世界,怎麼《邊城浪子》裡麵的人物一個一個的往出蹦?

好吧,《邊城浪子》本就是《多情劍客無情劍》的後續,阿飛和荊無命都曾在裡麵出場,傅紅雪尋找十九年前的殺父兇手,尋找馬空群,從關外一路追逐到關內,正是山西河北一帶。

神刀堂和萬馬堂,本就在山西關外北方。

十九年前那些殺死白天羽的高手,此時也正好或嶄露頭角,或名揚四方。

而藏劍山莊就在山西,和這些人有交集,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嗎?

於是遊龍生就問道,“最近山西河北一帶的武林,有什麼新訊息嗎?”

遊季想了想,“也沒什麼新訊息,不外乎就是薛斌又挑了幾個太行山的寨子,青山鏢局的一趟紅貨被劫後請王家出麵要了回來,太行巨寇張孟的老婆跟人跑了,郭威和彭嶽比刀再次不分勝負……”

“爹,您忘了神刀堂。”遊騰提醒道。

遊龍生眉梢一挑,“神刀堂?”

“神刀堂……”

遊季沉吟著,“神刀堂是關外的勢力,和萬馬堂號稱關東刀馬,天下無雙,口氣雖然不小,但是那神刀堂的堂主白天羽的確雄才大略,隻不過想要入關發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山西多山,門派多、世家多、盜匪多、高手多!

誰想進入山西發展,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神刀堂入關了?”遊龍生問道。

“剛剛入關,勢頭不小,而且行事堂皇正大。”遊季點點頭,“若是穩紮穩打,說不定關內還真有神刀堂一席之地。”

感謝書友全龍天、盜國者王、想成為琥珀的一百賞,感謝書友20221029101857735、飛翔的但丁、軟妹幣妹軟的兩百賞,感謝書友一大碗口水的五百賞,感謝書友die_reise的一千五百賞

(本章完)下!”“聽說他的大船都被賣了!”“玉簫道人這麼弱?”“嗬嗬,玉簫道人要是弱,能橫行東海十幾年?是丁家兄妹和遊龍生太強!”“丁乘風早就被稱作各大世家年輕一輩的第一劍客,武功青出於藍,不在丁老家主之下,遊龍生的戰績雖然不多,但手下敗將也都是江湖名人,他們早已不能被看做後生晚輩了。”“丁乘風我知道,確實劍法絕倫,但遊龍生……殺伊哭是因為李探花重傷了他,敗陰無極之前對方也殺了赫赫有名的漠北三刀導致氣力有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