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千手羅剎

詩音能理解他的苦心,這也算是一段佳話。但是聽著遊龍生和丁白雲的討論,貌似……他們說的也有一點道理?至少丁乘風也看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委屈。所以丁乘風就有點淩亂,坐立不安,心煩意亂,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而且看丁白雲和遊龍生同仇敵愾,越聊越投機的樣子,還忍不住有點泛酸。“丁兄怎麼了?”遊龍生問丁乘風道。“沒事沒事。”丁乘風連連擺手,隨意找了個藉口,“我在想李尋歡最後還是上了嵩山,然後阿飛假冒梅花盜被百曉生...第5章

千手羅剎

李尋歡入關,第一個碰到了阿飛。

然後在路邊酒店裡殺了諸葛雷,但漏過了金絲甲。

緊接著就是一路死人,碧血雙蛇,金獅鏢局的正副鏢頭,極樂峒主的四個徒弟,紫麵二郎和薔薇夫人,花蜂,千手羅剎,施耀先和潘少安,最後在梅大先生的莊子裡,廢掉了龍小雲。

不得不說,古龍世界就是比金庸世界危險,即便是名震天下的李尋歡,被紫麵二郎孫奎下了一杯毒酒,也差點掛掉。

更別說在之後去少林寺的路上,一路被極樂峒主盯著,差點餓死的事情了。

這要是在金庸世界,九陽神功一練,百毒不侵,怕個毛線的毒啊!

“能不能讓我先穿越《倚天屠龍記》,然後再來通關《多情劍客無情劍》啊?”遊龍生縱馬賓士在官道上,仰首看天,大聲問道。

天上是一望無際的白雲,沒有人回答他。

“既然如此,《憐花寶鑑》,那是一定要拿到的了。”遊龍生自言自語,“王憐花放到古龍各個小說裡,也是宗師級別的人物,辨毒用毒,都在頂尖,有了《憐花寶鑑》,之後行走江湖,就多了一個保障,至少不用擔心被毒死。”

這麼說吧,在遊龍生不主動作死的情況下,《憐花寶鑑》對他的作用,可比《小李飛刀》要大得多。

更何況,他是練劍的。

藏劍山莊秘傳的《神龍九折劍法》並不弱,而且他還學了天山雪鷹子的《風雪七十二式》,無論變化莫測還是迅疾淩厲,都不在天下任何劍法之下。

“籲——”

官道岔路口,遊龍生一拉韁繩,胯下駿馬緩步停下,擺了擺脖子,打了個響鼻。

遊龍生左右看看,一臉懵逼,“我特麼現在應該怎麼走?為什麼別人都能準確的找到目標?作者安排怎麼破?難道讓我挑兵挑將選方向嗎?是不是太草率了?”

現在的情況就很尷尬,遊龍生雖然知道劇情,但卻不知道具體地點。

古龍寫小說一向是意識流,能交代個興雲莊在保定府,就已經非常難得了,天知道那個紫麵二郎的小店在哪裡?

“出關……出關……走出關的那條路……”

“嗯,出關應該走大路……”

“如果路寬都差不多的話,應該走腳印比較密集的這一條?”

“既然如此……”

遊龍生看向了左邊的那條路,然後就聽到了身後傳來的馬蹄聲。

遊龍生回頭,就看到一匹棗紅馬賓士而至,馬背上,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

女人看起來剛過三十,這正是一個握著青春尾巴,又多有閱歷,乃是女人集美貌、氣質、魅力最巔峰的年紀。

眼前的女人就是。

她穿著金絲織就的衣服,衣襟上鑲嵌著明珠,披著純白色沒有一絲雜毛的披風,衣領上掛著兩塊美玉,一身華貴的衣衫,襯托她帶著英氣的美麗容顏,即便眼中透著一絲冷漠和狠色,別人也很可能誤認為是高貴和冷傲。

“這個女人不會就是……”

話音落下,女人就已經來到了遊龍生身後不遠,然後拉韁轉頭,衝向了右邊的岔路。

“額……難道我走錯了?”

遊龍生目瞪口呆,然後就和那回頭的女人撞上了目光。

“淫賊,看什麼看!”

那女人瞪著遊龍生罵了一句,然後揮手一揚,飛鏢、袖箭、銀針、鐵蒺藜、五芒珠、金錢鏢、棗核釘,一共七種暗器計二十二件,就籠罩了遊龍生的全身上下。

揮手之後,那女人更是看都不看遊龍生一眼,縱馬回頭就走。

“臥槽!”

遊龍生怒罵出聲,長劍出鞘。

“嗆——”

“叮叮叮叮叮叮叮……”

二十二響之後,二十二件暗器一件不落,全都被遊龍生一柄長劍磕飛,都沒有散落進周圍的雪地裡,而是盡數被彈到了官道路邊,釘在了三棵大樹的樹幹上。

“瘋女人!千手羅剎!”

遊龍生看向馳進右邊官道的女人,然後一拉韁繩,也進了右邊的官道,縱馬疾馳。

千手羅剎當然聽到了身後的脆響,忍不住回頭,就看到了追來的遊龍生,神色立刻一變。

她也沒想到,隻是看這青年的眼神不順眼,隨手在路邊殺個人,竟然也能碰到這等高手。

能躲過她的滿天花雨暗器手法的人當然有,但能在一瞬間將其盡數磕飛的,江湖上能做到的可並不多。

少年高手!自己不是對手!

千手羅剎臉色一變,眼看遊龍生疾馳而來,立刻再次揮手。

這一次,除了前麵的七種暗器之外,半空中又多了飛蝗石、四方鏢、飛叉、鐵刺、牛毛針和流星鏈。

“尼瑪!”

遊龍生忍不住怒罵一聲,其他的還好說,牛毛針是被她用針筒激發的,足足一蓬近百根,全都帶毒,而流星鏈更是奔著他的胯下白馬而來。

左手拉住韁繩,右手長劍連揮,將那些暗器或擋或躲,終於保證了自己的安全,但看著越來越遠的千手羅剎,他卻是再也追不上了。

“算了,反正她也活不了,隻要知道路就行了。”

遊龍生搖了搖頭,也不著急,伸手在口袋裡抓了一把黑豆,給馬餵了,安慰安慰它,然後騎著它保持小跑,一路跟上。

“話說,這千手羅剎為什麼想要金絲甲?”

“她是個女人,又娶不了林仙兒,而且她年紀大了,梅花盜也不會對付她,倆人無冤無仇的……”

“總不會是擔心有人穿上金絲甲對付她吧?”

“她有這個資格嗎?是不是受迫害妄想症太嚴重了?”

……

一路向北,風更大了,雪也開始下了。

遊龍生緊了緊脖子上的毛絨圍脖,將貂裘大衣裹得更緊了點,一對亮如寒星的眼眸,四處掃視。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匹棗紅馬,千手羅剎的馬。

馬還在,但是人卻不見了。

很顯然,千手羅剎發現了什麼,不想棗紅馬鬧出太大的動靜,於是棄馬而去。

於是遊龍生也縱馬入林,將白馬放下,在左近巡視一番,順著千手羅剎留下來的蹤跡,悄然跟上。

(本章完)能說明一個問題。謝天靈自認是有獲勝機會的,他和郭嵩陽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太大!而郭嵩陽顯然也認可這一點,所以才接二連三的給他機會!而現場的比劍場景也確實說明瞭這一點,在遊龍生看來,謝天靈的劍法武功,已經在崑崙派的卓老先生之上,《兵器譜》第十的東海玉簫,絕不是他的對手。但可惜的是,他卻依然打不過郭嵩陽,很快就落在了下風。兩人並不是生死決鬥,也沒人出奇製勝,郭嵩陽就是以正大堂皇的嵩陽鐵劍,正麵戰勝了謝天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