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藍蠍子的故事

的世家小姐丁白雲湊在了一起說悄悄話。他做夢都沒想到的另一件事,就是當天晚上,丁白雲竟然拉著藍月怡要秉燭夜話,抵足而眠!合著藍月怡白天跟你說的話,你是一句都沒聽進去是吧?遊龍生直愣愣的躺在床上,然後就聽到了房門被開啟的聲音。“咦?”“嘻嘻,我給房間裡的香爐,換了根香。”藍月怡鑽進了遊龍生的被窩,吃吃笑道,“小丫頭片子和我鬥,還是年輕了點。”於是遊龍生就又度過了快樂的一個晚上,兩個晚上,三個晚上………...第53章

藍蠍子的故事

這個女人穿著藍色的衣服,衣服很緊,袖子很長,看起來彷彿飄飄欲仙,風姿綽約。

她身形高挑,腰細腿長,豐唇媚眸,妖媚動人,帶著一股勾人心魄的野性之美,想要讓她把自己壓在身下狠狠鞭笞。

至少客棧裡的客人們都是如此看這個女人的。

就連段千和封萬看到她時,都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但遊龍生並不這麼看。

“藍蠍子?”

一語既出,兩人的熱血都瞬間冷卻了下來。

他們實在想不到,這個一看就是床上尤物的女人,竟然是一個天下絕頂的大高手。

藍蠍子笑了,她就坐在客棧的角落裡,衝著剛進大門的遊龍生眨了眨眼,嫵媚一笑。

“遊莊主真是好眼力,有眼光的男人,我總是很喜歡的。”

不得不說,藍蠍子實在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她笑起來也很好看,就彷彿在向男人下鉤子。

但遊龍生看向她的眼神,卻並不是她熟悉的或猥瑣或害怕的眼神,而是靦腆兼爽朗,甚至是彷彿鬆了口氣的眼神,大步向自己走來。

這讓藍蠍子不禁一愣。

然後她就看到遊龍生兩邊的伴當急忙將他攔住。

“莊主小心!”

遊龍生擺了擺手,直接就卸開了段千和封萬的阻攔。

“小心什麼?小心藍蠍子出手暗算我?別逗了,藍蠍子想殺我還用得著暗算?說的我好像隻要小心了就不會死一樣。”

遊龍生一邊說著,就一邊坐到了藍蠍子的對麵。

段千和封萬臉色發苦,不知道遊龍生髮的什麼瘋。

經過雪鷹子的指點和苦練,遊龍生雖然還不一定打得過藍蠍子,但也沒那麼容易敗了。

但他此時把自己送在藍蠍子手底下算怎麼回事?怕自己死的不夠快?

段千和封萬兩人戰戰兢兢的坐在方桌另外兩邊,靠著遊龍生,距離藍蠍子遠遠的。

藍蠍子看向遊龍生的眼神裡充滿好奇,“你不怕我?”

“怕。”遊龍生點點頭,“我怕你,你能不殺我?”

藍蠍子再次笑了,笑的又嫵媚又撩人,彷彿隨時都願意陪男人做任何事的樣子,但嘴裡說出來的話,卻冰冷無情。

“當然不會。”

“那不就行了。”

遊龍生聳聳肩,“但我在被你殺死之前,能不能和你聊聊天,因為我對你很好奇,能不能讓我死也做個明白鬼?”

遊龍生說他對藍蠍子很好奇,但其實藍蠍子對遊龍生也很好奇。

她頭一次見到不想睡她,知道了她的身份也不怕她的男人,竟然坦然受死,而死之前的願望,隻是和她聊聊天。

她當然要滿足這個看起來很帥的小男人的願望,因為她也很好奇,好奇他對自己好奇什麼?

“當然可以。”

藍蠍子的眼裡閃爍著光芒,“你想和我聊什麼?”

“聊聊你的故事。”

遊龍生笑的非常溫暖,“你知道麼,當我第一次知道伊哭有個對他有情有義的情人,不僅是一位武功不遜色於他的大高手,還是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藍蠍子時,我有多好奇!”

“好奇什麼?”

“當然是好奇為什麼。”

遊龍生笑的誠懇而爽朗,“伊哭是什麼人,天下人都知道,若是他死了,不會有人傷心。

但唯一願意為他報仇的,不是他的兄弟伊夜哭,反而是江湖上出了名狠辣無情的藍蠍子。

這就讓我知道,你和伊哭之間一定有什麼故事,而你的為人,也絕不像江湖上流傳的那樣。

即便是那些正道中人,也很少有人願意為所謂的“朋友”報仇。

所以我既好奇這個故事,也好奇你這個人,我江湖上流傳的你和真實的你,究竟哪裡不一樣?”

遊龍生的笑容毫無攻擊性,但藍蠍子的笑容卻僵在了臉上,彷彿有一柄刀子插在心底。

而當藍蠍子的笑容快要消失的時候,遊龍生卻在心底歡呼一聲。

成了!

藍蠍子是什麼人,估計遊龍生比她自己還清楚,畢竟原著裡寫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為伊哭報仇。

路上隨便讓男人釣,然後又毫不猶豫的殺了那個男人。

但是,她竟然在李尋歡折斷她一隻手卻饒了她一命,對她的痛苦表示同情時,非常感動。

因此在林仙兒的小樓裡,她寧願暗算至尊寶也要救李尋歡,最後在李尋歡自動伸手給她砍時,感動到不能自已,自願去大歡喜女菩薩處赴死。

遊龍生替古龍總結了一下,這是一個表麵風騷無情,但是內心卻渴望真情的人。

隻能說,她以前的生活造就了她如今的行事,但她的內心,還沒有徹底墮落,這也能從她為伊哭報仇的行為中看出來。

若是她真的墮落了,她就不會為伊哭找上李尋歡。

所以,遊龍生很清楚,在麵對藍蠍子時,真誠是必殺技!

而他也很清楚,藍蠍子並不是一言不合就動手的人,她會給他留出足夠的說話機會。

這就足夠了!

於是遊龍生就端起了酒壺,穩穩的給藍蠍子倒了一杯。

“反正我也死定了,我猜你也沒什麼人聊天,不如跟我說說唄,你和伊哭之間,發生過什麼?”

藍蠍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目光灼灼的看向遊龍生。

“你真想聽?”

“如果你願意說,我當然願意當一次聽眾。”

遊龍生微微一笑,“我要死,也要死在真實的藍蠍子手裡。”

藍蠍子的笑容終於消失了,平淡而毫無感情的道,“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故事。”

“在星宿海的某個部落裡,有一個小女孩兒,白天牧羊晚上唱歌,在她人生最開始的十幾年裡,生活的無憂無慮。”

“但在她十三歲的時候,她父親的朋友背叛了他,她的部落被敵人攻破了,隻有她逃了出來。”

“她在逃亡的過程中,受了很多苦,幾次差點身死,遇到的所有人都對她不懷好意。

“然後她就遇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救了她,但是也要了她的身子。”

“這個人教了她一些武功,但並沒有收她為徒。”

“這個人雖然暴虐嗜殺,但對她總算也還不錯。”

“如今這個人死了,小女孩當然要為他報仇。”

藍蠍子看向遊龍生,“我的故事講完了,你準備好受死了嗎?”

(本章完)差很多,否則伱突擊近身的機會,說不得也是人家以刃逼宮的機會。“叮!”蕭敖終於忍不住撥了一刀,然後飛身搶近,但是那樂師卻退了一步,然後揮刀直斬蕭敖脖頸,讓他不得不閃身避開。下一刻,兩柄刀就“叮叮噹噹”的響做了一團。“蕭敖敗了。”丁乘風說道。遊龍生摩挲著下巴,“若隻是定勝負,此時已經結束了,但他們這是要分生死的,蕭敖還能行險一搏。”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天王斬鬼刀的刀柄就長一尺三寸,最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