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心思歹毒丁白雲

起錯的名字,沒有起錯的外號。楊廷峰確實有一把濃密而漂亮的大鬍子,即便如今年過五十,鬍鬚灰白摻雜,但依然威風。而他坐穩這總瓢把子的位置近三十年,也養出了一身霸氣。遊龍生一進門,就認出了這位聞名天下的楊大鬍子,心道怪不得那孫奎和薔薇夫人二十年不敢露頭,他們那種小角色,怎麼敢和楊廷峰這種人作對?“哈哈哈哈!”楊廷峰未語先笑,放開摟著身邊兩個女人的手,親自起身出迎,“江山代人才人出,一代新人勝舊人,看到武...第56章

心思歹毒丁白雲

遊龍生的好心情一直持續到了他回到藏劍山莊。

然後就迎來了劈頭蓋臉的一頓埋怨。

“你去少林武當、崑崙天山,都不叫我們一起?”

“說好了開春後來訪,我們等你等到了快三月!”

“你知不知道,你誅殺伊哭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江湖,他的情人藍蠍子很可能要找你報仇!”

“藍蠍子善於用毒,武功絕頂,絕不在伊哭之下,你竟然毫無防備的就出行了?”

“聽遊管家說,一個月前,藍蠍子就曾經出現在山西!”

“你還要不要藏劍山莊的基業了?”

遊龍生看著憤怒的丁白雲,心肝都在顫抖,勉力解釋道,“少林武當也就罷了,前往崑崙天山,來回萬裡,路途遙遠,單純就是趕路,我怎好要你們陪著,更何況……

更何況我是去回禮的,你們陪著,豈非尷尬?”

丁白雲冷哼一聲,“你覺得我們丁家送不出禮?”

“當然不是!”遊龍生連連擺手,眼珠一轉,故意色眯眯的道,“你這麼緊張,不會是在關心我吧?”

丁白雲神情一僵,臉上的紅暈一閃即逝,立刻瞪著遊龍生道,“想得美!我是生氣你不守信諾,讓我們白白等待!而且你要是死了,丁家找誰談生意去?”

遊龍生眨眨眼,“談生意?”

旁邊的丁乘風終於能插上話了,“丁家想要向藏劍山莊訂購一批兵器和鐵器。”

“歡迎至極,多謝照顧生意!”

遊龍生哈哈笑道,“看來我送的那兩柄劍還挺有用的嘛,丁兄放心,回扣一定給你給足!”

丁乘風苦笑,“我是丁家的大公子,以後整個丁家都是我的。”

遊龍生攬住了丁乘風的肩膀,聲音“低”到周圍人全都能聽見。

“公帑和內帑要分開,這樣才能禦下服眾,你總不能去春風樓打賞個小桃紅,都要從家裡賬上取錢吧,多費事!”

“男人,還是要有自己的小金庫!”

丁乘風,“……”

丁白雲一把拉開了丁乘風,“你別給我哥說這些,你都把他教壞了!”

遊龍生翻了丁白雲一眼,“這話說的你自己信嗎?年前去百花樓喝酒,他可比我有經驗。”

丁白雲狠狠瞪了丁乘風一眼,“不爭氣的東西!”

丁乘風:???

丁乘風砸吧著嘴,無視了自家妹妹的兇狠眼神,還是提醒遊龍生道,“藍蠍子出現在山西,應該就是衝著遊兄來的,我聽遊管家說你已經在莊裡設了陷阱。

但是藍蠍子的武功高深,不少江湖上的成名高手都死在了她的手上,說起來,她殺的名人並不比伊哭要少,你這些陷阱,未必管用。”

“多謝丁兄關心,小弟省的,不過藍蠍子……倒不用擔心。”遊龍生摸了摸鼻子,“因為我已經和她化敵為友了。”

話音落下,現場一片安靜。

丁白雲眨眨眼,“化敵為友了?”

遊龍生點點頭。

丁乘風忍不住問道,“聽說藍蠍子兇狠毒辣,出手無情,你們……怎麼化敵為友的?”

遊龍生沉吟了一下,在考慮這話應該怎麼說。

不過段千和封萬卻誤會了,還以為遊龍生不好意思自吹自擂,自我吹噓。

這不就到了我們這些跟班代為出聲吹捧的時候了嗎?

於是對遊龍生忠心耿耿的段千就自動接話,“那藍蠍子也沒多可怕,被我家莊主以真心相勸,感動不已,自薦枕蓆!”

封萬立刻點點頭,“那藍蠍子直接就變成了小媳婦,溫柔體貼,第二天還叮囑我們別打擾莊主休息呢!”

遊季遊騰兩父子:(˙o˙)

乘風白雲兩兄妹:(°ー°〃)

遊季最知道藍蠍子的厲害,直接就驚呆了,“莊主,你睡了藍蠍子?”

遊龍生回頭瞪了段千和封萬一眼,然後也隻能點點頭。

“她沒殺你?不,她都沒朝你動手?”遊季驚訝的問道,“據我所知,那母蠍子雖然貌美,但卻是個真真正正的毒蠍子,所有想打她主意的人,全都被她殺了。”

遊龍生摩挲著下巴,“也許那些被她殺了的人,都僅僅隻是饞她的身子。”

丁乘風無語,丁白雲咬牙切齒,“你沒有饞她的身子?”

“我當然饞她的身子。”遊龍生理直氣壯的道,“但我也瞭解她這個人。”

“她是什麼人?”丁白雲問道。

“她是一個內心善良的人。”遊龍生說道。

眾人目瞪口呆,丁乘風搖搖頭,“我看你是中了藍蠍子的毒了。”

一直沒有說話的遊騰也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中的毒還不淺,都到腦子裡去了。”

“怎麼說話呢?”

遊龍生沒好氣的白了遊騰一眼,“但在沒有大歡喜女菩薩北上訊息的情況下,山莊暫時沒什麼危險,正巧也到了春夏之交,可以四處去走走玩玩了。”

遊龍生看向丁乘風兄妹,“我本來還想回來之後再去河北拜訪,然後走大運河下江南,沒想到丁兄如此熱情,倒讓小弟不好意思了。”

“主要是小妹嘶——”

丁乘風抽了抽嘴角,然後立刻說道,“現在去也不晚,而且此時正是江南草長鶯飛,繁華錦簇的日子,讓南宮奇帶著咱們遊蘇杭。”

“還有秦淮河,我早就想去見識見識了!”

遊龍生雙眼鋥亮,“秦淮畫舫名震天下,豔名播於四海,江南水鄉女子與北地佳人別有不同,自有風貌,傳說秦淮花魁幾乎就是天下第一。”

丁乘風忍不住點點頭,表示認同,顯然他也是經歷過的,“遊兄去了就知道了,秦淮畫舫,確實名不虛傳。”

遊龍生不禁摩挲著下巴,一臉色相,嘖嘖有聲的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比得上林仙兒?”

丁白雲伸手摩挲著白雲劍的劍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冷冷說道,“最好在路上再遇到那位大歡喜女菩薩,你可是睡過武林第一美人和藍蠍子的男人,正好把大歡喜女菩薩也睡了,化敵為友,豈不是好?”

遊龍生目瞪口呆。

丁白雲這才初出江湖,心思就已經如此歹毒了?

(本章完)在明知道有一群人想要圍殺她的時候往上衝?”除非是過命的交情,否則古龍世界的人情可不好欠,經常需要拿命還。遊龍生嘆息一聲,然後問藍月怡道,“大歡喜女菩薩會不會用毒?”“她不用毒,但一般的毒也殺不死她。”藍月怡說道,也讓遊龍生死了心。藍月怡在原著裡去找大歡喜女菩薩給說法,死的無聲無息,遊龍生不相信她是去甘心送死的,但現實就是她的蠍尾鞭,根本就沒有對大歡喜女菩薩造成威脅。“既然如此……”遊龍生眼神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