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潘大少和死要錢

實沒事,因為原著認證過。“是什麼人?如此歹毒!”田七怒道。李尋歡嘆息一聲,“我早就知道他遲早總會來的。”田七驟然回頭,“你知道下毒的人是誰?”遊龍生聳聳肩,“果然是李探花的對頭。”遊龍生看向心眉大師幾人,吐槽說道,“看看李探花的仇人都是什麼人,多厲害,怪不得李探花說他朋友少,我估計全都被他連累死了。”李尋歡正要說話,差點沒被一口噎死,“我沒有朋友被我仇人殺死!”“你說是就是吧,恁多廢話,趕緊的,這...第6章

潘大少和死要錢

“踢踏……踢踏……踢踏……”

遊龍生穿過樹林,就聽到馬蹄聲從樹林外的另一邊傳來,他透過隱隱的樹林,就看到一匹馬從官道上轉出。

此時的遊龍生何等眼力,看的清清楚楚,馬是駿馬,但是馬上的人……

如果一個斷了腿的肉球也算人的話,那馬上的的確也是個人,他牢牢的摟著馬脖子,懷裡抱著一個包袱,迎著風雪,露出蓬亂的頭髮和滿口黃牙,開懷大笑,彷彿遇到了天下最令人喜悅的事。

“嗖嗖嗖!”

然後就有滿天花雨的暗器,飛射而至。

這肉球怪叫一聲,雙掌一擊馬背,臀部用力,竟然一蹦六尺高,就從馬背上翻了下來,也躲過了暗器。

駿馬長嘶一聲,滿身暗器,翻身就倒。

那肉球一手摟著包袱,一手在地麵一撐,竟然真的和球一樣,“骨碌碌”的就滾進了鬆林裡。

“妙郎君花蜂,他已經從孫奎的小店裡出來了,那就是說,李尋歡已經中毒了,重點是……”

遊龍生咂咂嘴,搖頭嘆息,“我竟然錯過了林仙兒脫光衣服誘惑李尋歡的名場麵,遺憾,太遺憾了……”

遊龍生在一邊遺憾,但另一邊的花蜂已經險象環生。

他滾進了鬆林,以林中樹木為遮掩,向著暗器襲來的反方向飛速逃竄。

也不知道紫麵二郎孫奎和薔薇夫人怎麼想的,關了花蜂十幾年,每天一大碗豬油拌飯,將他喂成了一個球,卻沒有廢掉他的武功。

不過問題也不大,因為花蜂的武功,從來都不怎麼樣,至少絕不是千手羅剎的對手。

“嘩啦啦……”

千手羅剎並沒有落地,她的輕功也不錯,就在鬆林枝頭縱躍,數息之間,就追上了花蜂。

“等等,我願意將金絲甲送給你!”

花蜂當然聽到了身後身上鬆枝的擺動聲,積雪的抖落聲,也知道那位暗器高手,已經到了自己的頭頂。

所以他翻了個身,就將包裹舉到了身前,大聲求饒。

但與此同時,他右手反扣在包裹後麵的大拇指上,則壓著一個小木瓶,大拇指扣在瓶口處,保證自己隨時可以把它彈開。

這是孫奎和薔薇夫人逼他製作的毒藥,當然現在就是他的了。

隻要來人起了貪念和輕視之心,敢靠近自己三尺之內,花蜂就有把握要了他的命!

但千手羅剎卻顯然隻想從死人身上拿東西,花蜂躺在雪地上,最後看到的景象,就是漫天的暗器如雨一般,將他籠罩。

花蜂變成了刺蝟。

看著花蜂那驚恐的眼神變成了死灰色,站在鬆枝上的千手羅剎才冷笑一聲,輕輕一縱,就要落地。

下一刻,異變陡生。

“嗖!”

破風之聲,迅疾淩厲,倏忽而至。

千手羅剎的眼神,瞬間就從輕蔑滿意,變成了驚恐絕望。

因為她剛剛離開樹梢,全身都在空中,完全無法借力。

而一根雞蛋粗細的短矛,就已經隨著破風聲,到了她的胸前。

“噗!”

“啊!”

“咚!”

短矛入肉聲,女子慘叫聲,金屬入木聲,幾乎在同時響起,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千手羅剎,竟然就被短矛透胸而過,直接釘在了樹幹上。

下一刻,從她前方的兩棵樹上,就跳下了兩個人。

一個是身穿狐裘,麵白無鬚,看起來養尊處優的中年人,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但保養極好,看起來就是富貴人家。

一個是無須無眉,身形壯碩,看起來就不是好人的光頭漢子。

正是金玉堂的花花大少潘小安,還有一指追魂,雅稱“棺材裡伸手死要錢”的施耀先。

“那短矛見了血,髒了,不要了。”

潘小安說了一句,然後便直奔花蜂的屍體,拿起了掉在花蜂屍體上的包袱,然後看都不看另一人,便直往林外而去。

“在樹林裡藏了半天,冷死了,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

潘小安一邊哆嗦著,一邊就飛速竄出了樹林,而此時樹林外麵的官道一側,就停著一輛足有八尺寬的華麗馬車。

潘小安上了馬車,而另一邊樹林裡的施耀先,則身形一縱,就跳上了鬆樹,來到了千手羅剎的屍體旁邊。

看著千手羅剎死前驚恐的表情和絕美的容顏,施耀先獰笑一聲,竟然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一邊脫她的衣服,一邊伸手摸遍了她的全身上下。

“沒想到這個瘋女人還挺有料的,死了就是比活著的時候脾氣好,可惜天氣太冷了,潘大少的馬車裡還有兩個漂亮女人,否則老子還真想享受享受你的身子。”

施耀先說著,就已經把千手羅剎剝的乾乾淨淨,看著手裡麵的華麗衣服,點點頭,煞有介事的道,“反正你這衣服也用不到了,送給老子,也算你沒白死一回。”

“老施,走了!”

潘小安的聲音從樹林外傳來,施耀先應了一聲,留戀的看了一眼千手羅剎胸前短矛上鑲嵌的翡翠,然後便跳下了鬆樹,飛身而回。

……

馬車上,一個妙齡少女煮好了酒,依偎在潘小安懷裡,將酒杯遞上。

潘小安回頭,酒杯就湊到了他的嘴邊,輕輕傾斜,清香的酒液就順著他的喉嚨,進入了他的胃裡。

潘小安咂咂嘴,然後就開啟了包袱,露出了裡麵的金絲甲。

“哈哈哈,果然是金絲甲,龍神廟的老烏龜,訊息真是靈通啊!”

潘小安撫摸著金絲甲,“百萬資財,還有武林第一美人……嘿嘿嘿……”

金玉堂雖然是中原有名的珠寶商,但潘大少的派頭奇大,花錢奇多,手中的資財,當然也是越多越好。

更何況他還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林仙兒的豔名,他更是聽的耳朵都起了繭子。

“聽說梅花盜已經在保定府出現,咱們現在就過去,也讓我見識見識那位武林第一美人究竟有多美。”潘小安笑道,“老施,待這次咱們殺了梅花盜,少不了你的好處。”

施耀先摟著另外一個妙齡少女,手下也不老實,聞言點頭哈腰的笑道,“當然當然,潘大少出馬,那梅花盜還不是手到擒來,老施可就指著潘大少你吃飯呢。”

潘大少放聲大笑,然後對馬車外麵的漢子說道,“前麵有個岔道,拐進去,那裡是我母族一個親戚的陵墓,今天既然來了,就去祭拜一下。”

“是!”

(本章完),他自己是絕對說不出來那種話的,“遊莊主智取大歡喜女菩薩,田某佩服不已!”遊龍生就僵在了原地,“訊息都已經傳到洛陽了?”田七表情怪異的點點頭,伸手虛引,“幾位請!”遊龍生踏步入莊,一手就拉過了田七,“七爺,看在我救了你兩命的份上,幫我傳出訊息,大歡喜女菩薩,是丁兄殺的啊!”田七一臉誠懇的點點頭,“配合李探花殺五毒童子,配合追風劍客殺歡喜菩薩,遊兄放心,你的輔助能力,江湖上都知道了。”遊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