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玉簫就在我手裡,您倒是來拿呀

時候還要靠你克敵製勝了。”遊龍生眼神閃爍,大歡喜女菩薩仗著一身肥肉橫行無忌,不知道怕不怕毒?“尼瑪,她好像是五毒童子的乾孃?”“淦!”……遊龍生甩甩頭,把一個麵目模糊的肥豬甩出了腦海,然後才發現他和段千封萬,已經來到了黃河古柏渡口。“莊主,我去找船。”段千說道。“明天吧,明天一早去渡口,肯定有船。”遊龍生說道,“先找家客棧住下來。”三人騎著快馬,半天就走了近兩百裡,趕在天色昏暗之前,來到了黃河渡口...第61章

玉簫就在我手裡,您倒是來拿呀

玉簫道人很高興,沒想到中原一行,即將離開時,竟然還有兩宗意外之喜。

藏劍山莊雖然不是什麼頂尖的大勢力,但是主營煤鐵,鍛造兵器,對於自己籠絡教眾和海外走私的事業,都有極大幫助。

那藏劍山莊的遊龍生就是個繡花枕頭,雖然武功可能還行,但心性魯莽好色,不足為懼,斬殺伊哭和五毒童子,估計都是李尋歡的功勞,被他蹭了名氣,自己的女弟子絕對可以拿捏死他。

藏劍山莊是一喜,丁白雲就是第二喜了。

別看玉簫道人白天表現的毫無異常,但其實他一眼就看上了丁白雲,神情高傲,孤芳自賞,這冷傲的氣質,可比他麾下那些女弟子們強多了。

而且以玉簫道人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丁白雲還是處子!

若不是有個丁乘風看起來還不弱,不愧是頂尖武林世家培養出來的子弟,玉簫道人說不得白天在船艙裡就直接施展攝魂**,硬上丁白雲了。

不過拖到晚上,更有情調。

玉簫道人已經讓人在三人的房間中都點燃了安神香,三人此時必然已經沉沉睡去,遊龍生不必在意,丁乘風也會一覺睡到明天早上,隻有丁白雲……

他的攝魂**已經頗有成就,足以讓丁白雲忘記今天晚上的所有事情。

所以玉簫道人剛剛在自己的房間裡用玉卿和玉梅又磨了磨槍,這才抖擻精神,來到了後艙走廊,腳步輕盈的來到了丁白雲的房間。

“喀嚓!”

輕輕一震,就將房門後的門閂震斷,然後推開了房門,就聞到了房間內一股安神香的香味,也看到丁白雲躺在床上,陷入了熟睡。

隻不過,令玉簫道人有些意外的是,從隻蓋到胸前的錦被來看,丁白雲竟然還穿著衣服。

“沒關係,貧道最喜歡的,就是給女人脫衣服了。”玉簫道人笑著抽出了腰間的白玉簫,順手放到了屋內的木桌上,然後就來到了床邊。

丁白雲睡的很熟,麵色白裡透紅,呼吸沉重均勻,臉上還帶著一抹笑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夢到了什麼好事。

“當然是和貧道春風一度了。”

看到丁白雲將雙手放在胸腹之處,玉簫道人就伸手捏住了她的玉手,要將其放下,然後解她的腰帶。

下一刻,玉簫道人就看到丁白雲突然動了,一把就握住了自己的雙手,然後自己的手上就傳來了一陣輕微的刺痛。

看到丁白雲睜開雙眼,握著自己的雙手,一邊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一邊起腿踢向自己的要害,玉簫道人大驚失色,立刻後退,順勢起臂,就將丁白雲甩了出去。

丁白雲被甩飛出去的同時,自然鬆開了雙手,身形在半空一翻,就彷彿一隻輕盈的燕子,在房間牆壁上一點,要去拿放在桌上的白雲劍。

她的速度當然比不上玉簫道人,她還要一去一回,而此時玉簫道人卻幾乎已經到了桌邊。

但就在此時,“砰!砰!”兩聲巨響,房間的窗戶和門就同時破碎,兩道劍光仿若冷月,照亮了玉簫道人的雙眼。

丁乘風從窗戶外飛身而進,遊龍生從走廊中破門而入。

若是玉簫道人執意去拿白玉簫,他的後心就被會丁乘風刺中,而他的手腕也一定會被遊龍生砍斷。

所以玉簫道人隻能立刻後退。

他也不愧是《兵器譜》排名第十的高手,在衝刺如此迅疾的情況下,身形居然說停就停,然後仿若陀螺般轉了一圈,繞了一道弧線,要去抓最近的丁白雲。

丁白雲臉色一白,她不應該去拿劍的,玉簫道人的武功比她想象中還要恐怖許多,這抓向她的一隻手,暗含多種變化,一時間竟然讓她生出完全無法閃避的感覺。

但就在玉簫道人即將近身的時候,一柄劍卻突然插到了丁白雲和他的中間,長劍竟然幻化出七點劍影,直指玉簫道人咽喉膻中和丹田,同時封鎖了他上下左右的所有空間。

玉簫道人透過劍光,就看到了遊龍生那一張英俊瀟灑的臉,還有那兼具著冷靜和興奮的雙眸。

“遊龍生!”

玉簫道人目眥欲裂,他如何還不知道,他之前竟然被遊龍生騙過了。

“前輩晚上好,聽聞前輩一根白玉簫點穴打穴,似劍似筆,身兼十三家所長,遊龍生心慕不已,如今月色正濃,風色正好,還請前輩不吝賜教,讓遊龍生感受一下武林前輩的無雙風采。”

遊龍生這話說的極快,手上遊龍劍卻是更快,《風雪七十二式》施展開來,真的猶如疾風暴雪,攔住了玉簫道人去抓丁白雲,也攔住了他去拿桌上的白玉簫。

而話音落下時,丁乘風的劍也到了。

丁家的連環快劍也是江湖上有名的,看到丁白雲向自己點頭,丁乘風在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情況下,更是將長劍舞出了一團劍光,牢牢攔住了玉簫道人撤向視窗的道路。

遊龍生和丁乘風兩個人,竟然刺出了五六個人的效果。

但玉簫道人卻依然在兩人的劍光中輾轉騰挪,這雖然有兩人穩紮穩打並未前衝失位的原因,也有玉簫道人的武功身形確實非常厲害的原因。

但兩人一前一後,遙相呼應,卻將玉簫道人牢牢的釘在原地,難以突圍。

聽到遊龍生的話,玉簫道人大怒不已,“你要領教我的玉簫,倒是讓我拿到玉簫啊!”

此時丁白雲已經繞過了戰場,來到桌旁,抽出長劍的同時,也將白玉簫拿到了手裡,然後一邊警戒著可能衝進來的玉簫道人女弟子,一邊觀看著戰場,給兩人掠陣。

“前輩請拿啊,晚輩從來沒說不讓您用白玉簫啊,請,別客氣!”

說實話,遊龍生之前都沒想過事情會這麼順利,玉簫道人竟然將白玉簫放到了離他幾步遠的圓桌上,而這看似隻有幾步的距離,此時卻如同天塹。

聽到遊龍生的調侃,玉簫道人都快被氣炸了。

而丁白雲卻第一次發現遊龍生的碎嘴竟然這麼好聽,一手提著長劍,一手把玩著白玉簫,一時沒有忍住,跟著說道,“玉簫就在我手裡,您倒是來拿呀!”

(本章完),菜已經上了!”陰無極臉色難看,但還是緩步下樓,先來到了遊龍生身邊,拱手見禮,“見過遊莊主。”“好說好說,沒想到咱們還算有緣,又見麵了。”遊龍生笑道,“今天沒架打吧?”一語既出,陰無極的臉色又變了。遊龍生眉梢一挑,“不會吧?還要打架?”“不是我。”陰無極難得的解釋了一句,“我來助拳。”就在這時,剛剛那呼喚陰無極的人也來到了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遊龍生三人,然後看向陰無極道,“陰兄,這三位是?”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