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落魄文人遊龍生和富貴商賈丁乘風

,也不會有‘關東刀馬,天下無雙’的名號傳出來,你早就把萬馬堂吞併了。”遊龍生點點頭道,“隻是你性格強勢,馬空群內心深沉,你們正好互補而已。”馬空群的臉色再次一變。白天羽卻點頭大笑道,“正是,三弟性格穩重,所以我夫人和二弟才願意讓他陪我出來!”遊龍生看了看馬空群,又看了看白天羽,不由暗中搖了搖頭。他剛剛那句話,既是勸告馬空群,也是點撥白天羽。勸告馬空群,其實白天羽對你真的不錯,你的武功其實隻是一流,...第63章

落魄文人遊龍生和富貴商賈丁乘風

丁乘風的臉色不太好看。

遊龍生眼神一閃,“丁兄認得這個玉牌?”

“不認得,但是聽老父說過。”丁乘風沉聲說道,“這是魔教四大天王的身份玉牌。”

丁白雲吃了一驚,“魔教!”

遊龍生眉梢一挑,“四大天王?”

丁乘風點點頭,“魔教當年肆虐中原,後來被沈浪沈大俠等人殺了首腦,又被武林正道圍攻,四散退去,隱匿無蹤,已經幾十年了。

魔教有好幾個支脈,或分分合合,或覆滅新生,但是四大天王卻永遠隻有四個,獨立傳承,每一位都是江湖上頂尖的高手,而且必須和四位天王的性格相合。”

“看來這位玉簫道人,就是其中一位了。”遊龍生說道,“他傳承的就是魔教中的《攝魂**》?”

“看來就是了。”丁乘風點點頭。

丁白雲忍不住問道,“他既然會攝魂**,昨天怎麼不對咱們施展?”

丁乘風隨手翻了翻那本書,“這攝魂**要靠眼睛施展,咱們三個人白天一直在一起,晚上又是直接出手,沒有給他施展攝魂**的機會。”

遊龍生摩挲著下巴,“也就是說,咱們無意間幹掉了一個魔教的天王,然後把他這一脈給斷根了?”

丁家兄妹無語,這話聽著囂張,但好像還真的沒毛病。

《攝魂**》和身份玉牌,確實在他們手裡。

玉簫道人身為《兵器譜》第十,絕對不是個好殺的人,誰也不會想到,他竟然連手上的白玉簫都拿不到,就中了暗算,死在了兩個年輕人手裡。

原著中,魔教四大天王的覆滅,是在《九月鷹飛》的故事裡,隻不過那時的楊天、呂迪、上官小仙都是年輕人,隻有玉簫道人一個老頭子。

所以即便是如今的遊龍生,也不知道其他三個天王都是誰。

剛剛想到這裡,遊龍生腦海裡突然冒出來了一個莫名的猜測,臉色都變了。

“你怎麼了?”丁白雲立刻就發現了遊龍生的不對勁。

“沒事。”遊龍生搖了搖頭,“剛剛想到了點東西,但是還有很多細節對不上。”

“是玉簫道人的反應嗎?”丁乘風問道。

遊龍生搖頭,丁白雲就嗤笑一聲,“總不會是擔心魔教的報復吧,他們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早就不敢冒頭了。”

丁乘風也不害怕,“魔教分支互不統屬,覆滅新生所在多有,以前還有什麼日月星三使者,金銀銅鐵四長老,這四大天王也不過是百年前一代魔主所立,負責暗中守護魔教。

當年魔教四散,大家還以為這四大天王也隨之覆滅了,沒想到還有一支暗中傳承下來,竟然還是武林中有名的玉簫道人。”

遊龍生就笑了,“你這話說的,給我感覺好像你參與了當年一戰似的。”

“我當然沒參與,那時候我還沒出生呢。”丁乘風笑道,“但是我父親參與了,這些事都是他告訴我的。”

丁白雲就很不滿,“他怎麼都沒告訴我?”

“因為你是女孩子。”丁乘風和遊龍生異口同聲的道。

丁白雲撇撇嘴,“大哥,咱們也在家裡準備個房間,把這兩樣東西置起來!”

卻是丁白雲想起了遊龍生在藏劍山莊放置青魔手的戰利品室。

丁乘風笑道,“玉簫道人可是遊兄殺死的。”

“但你們兄妹出力最大。”遊龍生笑道,“身份玉牌和白玉簫都給你們,有一冊《房中術》,我就很滿足了!”

丁乘風大笑,丁白雲氣的磨牙,恨恨的瞪了遊龍生一眼,“你就不怕死在女人肚皮上?”

遊龍生想了想二十年後玉簫道人六七十歲時的狀態,果斷揚了揚手中書冊,充滿自信的道,“以前怕,現在不怕了。”

說到這裡,遊龍生就攬住了丁乘風的肩膀,“放心,肯定有你一份。”

丁乘風眼神鋥亮,笑容滿麵。

丁白雲看著兩人勾肩搭背,充滿著猥瑣笑容的神情,狠狠跺了跺腳,“快上船吧,要不晚上到不了揚州了!”

……

三人在淮安一座碼頭,將搬空了的大船賣給一個商人,然後又上了原來僱傭的客船,順流而下,可是又在洪澤湖通往高郵湖的水道出口,被幾條小船攔住了。

“大當家的,就是他們!我親眼看到他們上了那條大船的!”

一條昂揚大漢站在船頭,濃眉大眼,氣勢淩人,仿若一條擇人而噬的猛虎,凝眉盯著三人,高聲問道,“在下洪澤湖杜升,敢問幾位高姓大名?”

“河北丁乘風!”

“晉中遊龍生!”

“撤!”

……

於是他們還是趕在晚上來到了揚州。

“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遊龍生先吟了一首定場詩,這才搖頭感嘆,“無論是河北保定府,山西太原府,還是關中西安府,論及繁華,都比揚州差遠了。”

此時已經入夜,若是北方城市,早就已經是漆黑一片,隻有寥寥幾處點燈,但此時的揚州城內,竟然還有大片大片的燈光,可見這裡過夜生活的人,比北方幾座城市的人多多了。

“揚州自隋唐以來就是繁華地,也是銷金窟,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並不是說說而已。”丁乘風笑道。

此時,他們正在揚州有名的臨仙閣三樓,桌上擺的是蟹粉獅子頭,杯中盛的是紹興女兒紅,樓中奏的是春江花月夜,臺上唱的頭牌小桃紅。

這已經是古代的頂尖享受了。

丁白雲也飲了一杯酒,淡淡的道,“你們一個既不落魄江湖,另一個也沒腰纏十萬,裝什麼潦倒文人,富貴商賈,顯的你們很有文化嗎?”

丁乘風忍不住嘆了口氣,看向遊龍生,“我妹妹以前不是這樣的。”

“是嗎?”遊龍生摩挲著下巴,“那真是恭喜了。”

丁乘風一臉懵逼,“恭喜?”

遊龍生點點頭,“恭喜你妹妹成長了,心思剔透,目光如炬,說出來的話都是一針見血。”

丁白雲就忍不住笑,然後又給丁乘風和遊龍生各自倒了一杯酒,“放心,我以後會時時規勸你們的。”

丁乘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然後就聽到外麵一陣喧譁。

“‘一劍飛花’花滿天花大俠要和‘閃電劍客’杜武杜大俠比劍啦!”

感謝書友20220525201230124、劍譜最終夜、書友20220922115337397、書友20221002080458523、飛翔的但丁、黑暗暴天使的一百賞。

感謝書友小鯊魚真可愛的一千賞。

(本章完)。”遊龍生搖搖頭,“可惜龍嘯雲似乎預見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一年來也渺無音訊。”“算他運氣!”白天羽想了想,對遊龍生和丁氏兄妹說道,“我神刀堂現在還到不了中原,你們在中原打探打探,要是知道了龍嘯雲的所在,就給我傳個訊息。”丁乘風和丁白雲就看向了遊龍生。他們倒是不介意給白天羽賣個好,也的確看不上龍嘯雲,但問題是龍嘯雲是李尋歡的大哥,遊龍生也算李尋歡的朋友,李尋歡還不願意對付龍嘯雲,這關係就很複雜,他們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