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打賭

上,距離自己不遠的那柄飛刀。下一刻,伊哭右手的青魔手掉在了地上,他伸出右手,捂著脖子,卻怎麼也捂不住那汩汩湧出的鮮血。伊哭抬頭,看向遊龍生,“你……你……”遊龍生終於鬆了一口氣,“別說,你把握距離還把握的挺準的嘞,一直攻擊我的手,我的劍尖都碰不到你的身體,但是……”“但是你的肩頸之間,還插著一柄李尋歡的飛刀啊,我隻是挑了一下,飛刀就橫切到了你的大動脈,我也沒辦法。”遊龍生聳聳肩,“隻能說你剛剛躲李...第67章

打賭

月下狐黃飛,一柄弧形劍,威震大江南北,《兵器譜》排名第十六。

遊龍生搖搖頭,沒聽過。

不過也正常,兵器譜排了一百個人,原著中纔出現幾個?兩年後興雲莊藏寶事件發生時,估計這個人正好就在江南,所以沒參與原著故事。

當然也有可能是提前死了。

“能夠在金錢幫裡獨當一麵,帶隊行動的,都是頂尖高手,更何況還是江南富庶之地。”丁乘風說道。

“但他如何比得上丁公子劍如疾風,迅捷無倫?”

說話的是憐紅樓的頭牌雪盈,此時正依偎在丁乘風身邊,給他喂酒。

丁乘風微微仰首,一飲而盡,“那你卻拍錯馬屁了,黃飛能登上《兵器譜》第十六還活到了現在,就說明他是有真本事的。”

百曉生排《兵器譜》,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

在武林中,一年就已經足夠漫長,更何況十幾年?

所以《兵器譜》中的高手早已不全,別說那些排名靠後的紛紛出現意外,就連兵器譜第六,現在都沒人再提了。

死人,沒有提及的必要。

而排名第十六的黃飛,卻安安穩穩的活到了現在,不僅加入了金錢幫,還作為一方堂主攻略江南,當然是一位不可小覷的高手。

另一位翠瑤姑娘依偎在遊龍生懷裡,低聲淺笑,“但是遊公子和丁公子看起來一點都不害怕呢,你們真厲害,好多人聽到金錢幫的名頭,都怕的要命。”

遊龍生的手在她一側滑動,感受著玲瓏的曲線和柔軟的手感,“你也錯了,要是金錢幫的幫主出現在門口,我保證我們跑的比兔子都快。”

翠瑤渾身發軟,伏在遊龍生耳邊輕輕吹氣,“公子說的有趣,隻是翠瑤聽說,公兔子的那話兒,很厲害呢~”

遊龍生手下不停,“確實,那話兒不厲害,能一窩一窩的生兔子?”

翠瑤吃吃的笑,這笑聲聽在丁白雲的耳朵裡就仿若破鑼,“噹噹”敲了敲桌子,冷然說道,“倒酒!”

旁邊的星晴就仿若小媳婦一般給她滿上,表情雖然討好,眼神卻有些不情不願。

雪盈和翠瑤都有俏郎君相陪,怎麼到自己這裡就變成了一個姑娘?

要知道,姐兒愛錢愛才也愛俏,想要睡一個又有錢又英俊還強勁的男人,其實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丁乘風無奈的瞥了丁白雲一眼,但也不敢趕她走,隻能嘆了口氣,以前就想著帶她行走江湖,怎麼就沒想到還有這麼不方便的一出呢?

遊龍生就忍不住笑。

一般女人進青樓都很不習慣,但丁白雲卻神情自若,就跟進普通的客棧酒樓一模一樣,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光這個心理素質,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不愧是能抱著一個頭顱睡十九年的女人!

遊龍生就又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要是丁白雲沒有去對付白天羽的話,不知道她能不能弄死上官金虹?

遊龍生突然發現,其實自己的身邊也一直有個**oss啊!

丁白雲淡淡的道,“你這麼看我幹什麼?咱們明天還要趕路去姑蘇,今天你們節省點體力。”

遊龍生摩挲著下巴,“揚州明顯有瓜可以吃,著什麼急啊?”

丁乘風點點頭,“金錢幫行事,也沒有拖延的習慣。”

雪盈眼神一閃,輕輕伏在丁乘風身上,“丁公子,您說金錢幫進江南,準備幹什麼呀?”

“放心,金錢幫幹什麼也不會幹你。”遊龍生拍了拍翠瑤的腰肢,“金錢幫求財不求色,你們隻要躲在這憐紅樓裡別出去,別摻和進去就沒事。”

翠瑤順勢就投進了遊龍生懷裡,“如果公子要留在揚州的話,不如就在樓裡住幾日,翠瑤的床榻,很軟很暖和呢~”

丁白雲眼神一眯。

然後遊龍生三人就離開了憐紅樓。

……

“看來金錢幫的目標還沒有洩露?”丁乘風問道。

雖然不知道憐紅樓是誰的勢力,雪盈翠瑤等姑娘又是誰的人,但從她們的問話裡,就能聽出來一些東西。

“但楊大鬍子已經有了預料。”遊龍生說道,“畢竟也是老江湖,多少能看出來一點苗頭。”

丁白雲眼神一轉,“這次他宴請幾個幫主和幾個高手,怕不是就在做準備?”

遊龍生不禁對丁白雲刮目相看,“有可能啊!”

丁白雲抬頭挺胸,傲嬌的哼了一聲,“楊大鬍子成名三十年,也不是易於之輩,你們說這次金錢幫能不能如願以償?”

遊龍生眉梢一挑,“要不咱們開個盤口?我賭金錢幫肯定能拿下飛鯨幫,楊大鬍子若不臣服,估計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丁白雲搖了搖頭,“我賭楊大鬍子準備妥當,黃飛拿不下他,得要上官金虹親自出手。”

“賭什麼?”丁乘風問道。

“我要是贏了,你們不能再去青樓找那些不要臉的女人!”丁白雲立刻說道,然後狠狠的瞪了遊龍生和丁乘風一眼。

丁乘風無語,怎麼火就燒到自己身上了,“可我們來江南,就是要去見識秦淮畫舫的啊!”

遊龍生也有點虛,因為這邊的劇情發展,他還真的不知道。

他本來就想著賭個百十兩的銀子怡怡情,沒想到丁白雲要賭這麼大。

“去都不能去,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遊龍生問道,然後又接了一句,“畢竟咱們去姑蘇,南宮世家的朋友們肯定也會帶我們去喝酒的。”

丁白雲咬咬牙,“行,但你們不能睡她們!”

“切,我可是睡過武林第一美人和藍蠍子的男人,一般青樓女子想睡我,哪有這麼容易?”

然後遊龍生甩鍋丁乘風,“你說你一個有家室的人,還和我一起去青樓,連累我了吧?”

丁乘風:???

“但要是我贏了呢?”遊龍生又問道。

“你說?”

遊龍生上上下下,嘿嘿冷笑著打量了丁白雲一遍,就在丁白雲臉色泛紅,甚至都有些扭捏的時候,突然說道,“你既然要賭這麼大,那就別怪我心狠了,你剛剛既然嘲諷我們沒文化,那就把《唐宋詩詞選讀》抄十遍吧。”

(本章完),就能想象出一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英姿颯爽的濁世佳公子形象。但是藏刀山莊,一聽就是個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的粗豪之地,我還要在武林中吸引小姑孃的注意呢,這個風格名號,是萬萬不能換的。”白天羽一臉不可置信,不得不解釋道,“你隻要威震武林,名揚天下,什麼樣的小姑娘沒有,她們又怎麼可能會在意你的名號?”“那就是以勢壓人了,她們都不是真心的,一點挑戰難度都沒有,有什麼樂趣?”遊龍生挺胸抬頭,“我要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