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遊江南

,自己還被林仙兒給美救英雄了。遊龍生回想了一下劇情,對接下來的情況隻能搖頭表示不知道。“有我在場,阿飛應該不會再來冒險,不過就算他來了,沒有心眉大師和小羅漢陣,就憑一個鐵笛先生,也肯定是拿不下阿飛的,何況他也用不著我操心。”鐵笛先生名聲雖大,但那是因為阿飛和荊無命還沒有踏入江湖。就連郭嵩陽都勝不過荊無命,更何況一個沒有被錄入兵器譜的鐵笛先生。說到兵器譜……遊龍生就隻能嗬嗬了,一個隻錄兵器高手和江湖...第73章

遊江南

然後遊龍生就和黃飛商議好了,第二天中午在臨仙閣一起吃飯。

回去的路上,丁家兄妹看向遊龍生的眼光就充滿了詭異。

“這麼看我幹啥?”遊龍生聳聳肩。

丁乘風嘆息一聲,“我覺得遊兄身上真的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我做夢都想不到,這種情況下,遊兄都能和那黃飛化敵為友。”

丁白雲也盯著遊龍生,恨不得把他的腦袋敲破看一看,“你當時是怎麼想的,你是不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做楊大鬍子或者金錢幫的生意?”

“楊大鬍子的生意我怎麼做得了?”遊龍生說道,“吳越一帶也盛產鐵器,莫忘記春秋戰國時代的歐冶子和名揚天下的龍泉寶劍,就出自江南。”

“所以你當時就是臨時起意?”

“當然是臨時起意!”遊龍生說道,“不過想想也不錯,反正金錢幫的生意又不是獨門生意,我不做也有其他人去做,我為啥不賺這份錢?”

丁乘風搖頭無語,“佩服!”

“別佩服了。”遊龍生也搖搖頭,“藏劍山莊的人手不夠,吃不下這麼大的生意,伱們丁家也得出一份力,幫幫忙。”

這哪裡是遊龍生求丁乘風幫忙?

這明明是遊龍生帶著丁乘風一起賺錢啊!

丁家造不出來精品兵器,但普通鐵器和北地特產都是沒問題的,到時候順著金錢幫的路線暢通南北,那還不是財源滾滾?

於是三人回去換了衣服,中午去臨仙閣和黃飛一起吃飯的時候,氣氛就好很多了。

金錢幫做事霸道,到處開疆拓土,但隻要別侵犯名門正派的地盤和利益,那就井水不犯河水,單純互相合作做生意,也沒有任何問題。

所以遊龍生和丁乘風就和黃飛談成了好幾樁合作,等他們回到河朔,就可以開動了。

……

“你們就不怕把金錢幫養肥了,最後一統江湖,獨霸武林?”丁白雲問道。

此時三人已經離開了揚州,前往蘇杭。

丁乘風和遊龍生一起搖頭。

遊龍生說道,“上官金虹是梟雄,但他不是莽夫。”

“上一個想要一統江湖,獨霸武林的是魔教。”丁乘風說道,“當年魔教教主以一路《天地交徵陰陽大悲賦》和十大魔功威震江湖,比上官金虹隻強不弱,魔教的高手,也絕對比今日的金錢幫更多。”

“但是魔教卻依然被中原武林打散了,到如今不止分支眾多,而且都快成過街老鼠了。”

遊龍生繼續說道,“魔教有點遠了,近的還有快活王,當年何等威勢,衡山一戰坑死了多少高手,但他最後獨霸武林了嗎?他就算武功天下第一,還不是隻能隱居西域。”

“他坑死了這麼多高手,但武林中剩下的高手,卻隻多不少,還都成了他的死敵。”丁乘風說道,“沒人能和天下人為敵。”

遊龍生說道,“上官金虹是個聰明人,從金錢幫的發展就能看出來。”

“但他走的是霸道,而且直來直去,我覺得他未必能維持多久。”丁乘風沉吟著說道。

遊龍生看了丁乘風一眼,沒想到丁乘風看的還挺準的。

金錢幫確實沒有維持多久,上官金虹死了之後就不斷衰弱,直到上官小仙重聚了一些老部下後纔有復興之勢。

她倒是改了性子,沒有直來直去,而是用了陰謀詭計,可惜還是送在葉開手裡,金錢幫復興剛開始沒多久就又被打斷了,然後就再也沒了訊息。

李尋歡和葉開都隻有一個人,他們隻能誅除首惡,剩下的部分,全都是金錢幫內耗和其他各路勢力圍攻的結果。

“管他呢,他們能維持多久,咱們就賺多久的錢就是了。”遊龍生不在意的道,“反正是白來的,不賺白不賺。”

如今地方保護主義嚴重,想要把生意做到外地,成本可比後世高多了。

丁乘風搖頭失笑,然後就看到遠方幾匹快馬趕來,揚鞭笑道,“是南宮奇和南宮秋兄弟!”

……

接下來的事情,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有南宮家作為地主,當然不會有什麼意外發生,眾人在江南遊玩了一個月,去了錢塘觀潮,看了蘇州園林,吃了陽澄湖的大閘蟹,還品嚐了東坡肉和西湖醋魚。

幾人作為武林人士,也拜訪了一群江南武人。

雁蕩派、黃山世家、江南霹靂堂、廬山劍派、神劍山莊、七星塘、九華山各大寺廟等等,也都是名揚天下的門派世家,每一家都有拿得出手的奇功絕藝,令遊龍生大開眼界。

而遊龍生自然也露了幾手,遊龍劍客之名,自此傳遍江南武林。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們在秦淮畫舫的行程,被丁白雲聯合南宮家的小姐南宮鳳、南宮倩等幾人給攪和了。

直到三人過了長江,準備走湖廣路回北方時,遊龍生還在唸道。

“秦淮河,江南花魁之首,美人如玉,纖手如酥,聽說一個個都是頂尖的大美人,可惜可惜。”

丁白雲一身輕鬆,坐在船頭悠悠然的說道,“也沒什麼可惜的,遊覽江南山水,品味江南美味,不比那鋼刀刮骨要舒服?”

遊龍生,“……”

“再說了,你和我大哥是不是朋友?”丁白雲兩眼一轉問道。

遊龍生點點頭,“當然是朋友。”

“那你和我大哥是不是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丁白雲繼續問道。

遊龍生已經知道她要什麼了。

“我大哥是有家室的人了,不適合去那種地方,你自然要和他同進同退。”丁白雲看向丁乘風,眼神一眯,“對不對?”

丁乘風苦笑點頭,“你說的對!”

丁乘風此時就算神經再大條,也能看出來小妹有點喜歡遊龍生了,秦淮畫舫一行,不是自己連累了遊龍生,其實是遊龍生連累了自己啊!

但小妹心高氣傲,明確要求她看上的男人隻能愛她一個。

而遊龍生卻顯得性情風流,睡了林仙兒又睡了藍蠍子,要不是小妹盯著,怕不是在玉簫道人的弟子那裡就淪陷了。

一個是自己的朋友,一個是自己的妹妹。

頭疼啊……

(本章完)李尋歡眼神一閃,田七和心眉大師的臉色已經變了。人的名樹的影,青魔手能夠在兵器譜上排名第九,縱橫江湖結仇無數,十幾年來還一直沒死,當然有其過人之處。那就是他的武功,以及他採金鐵之英,淬以百毒,冶煉七年而成的青魔手。武林有七毒,最毒青魔手!這句話流傳江湖十幾年,當然不是在開玩笑。即便是少林護法,內功修為已臻化境的心眉大師,也沒有勝過伊哭的把握。心眉大師不由問道,“李尋歡殺了伊哭的弟子?伊哭還有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