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對付大歡喜女菩薩的辦法

之外,其自身的實力,也絕對不凡。他的用毒手段,就算不如伊哭和五毒童子,但也是江湖一絕,否則絕對闖不下“七巧書生”的名號,甚至對少林的防毒工作也有幫助。既然知道心鑑的本性,也預見到了他可能的下場,那遊龍生當然就要廢物利用,從他身上薅羊毛,努力刮下一層油水了。若是讓他把自己的一身手段帶到了地下去,豈不是可惜?我和你虛與委蛇,也是為江湖發展大計做貢獻,不讓你的一身本事失傳,我的犧牲真是太大了!遊龍生一邊...第75章

對付大歡喜女菩薩的辦法

大歡喜女菩薩!

遊龍生的理智瞬間迴歸,這位大佬終於準備出場了嗎?

丁乘風和丁白雲聽遊龍生說起過這位大高手的情況,也知道遊龍生對大歡喜女菩薩的重視。

這麼說吧,遊龍生對大歡喜女菩薩的忌憚,甚至超過了上官金虹!

這在一般人看來,都是頗為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她怎麼突然想起來找我了?”遊龍生看向藍月怡,問道,“因為我殺了他的乾兒子?”

“這當然隻是原因之一,她在苗疆收的乾兒子也不少,不止五毒童子一個。”藍月怡幽幽的道,“除此之外,還因為你在江湖上很出名。”

“很出名?”遊龍生不解,“在江湖上比我出名的高手可太多了,這算什麼原因?”

“但是如你這般武功高強,年少英俊,倜儻瀟灑,卻沒有多少。”藍月怡無奈的道,“正巧你又殺了她的乾兒子,正巧她的男寵所剩不多了,正巧她又聽到了伱的名號,所以她就靜極思動,來找你了。”

“武功高強,年少英俊,倜儻瀟灑……”遊龍生也無語了,“我真是謝謝這些江湖人了,真是多謝誇獎啊!”

丁乘風和丁白雲就忍不住笑。

“我當時正好就在川湘一處部落,聽說了你在江南的訊息,也聽說了大歡喜女菩薩的訊息,於是立刻趕來,追著你的行蹤,纔在昨晚找到了你。”

藍月怡說道,“但是大歡喜女菩薩的腳程也絕不會慢太多,就算她路上被別的事耽擱了,或者收了其他男寵,但與我所差估計也就四五日,你們若是還這麼慢慢悠悠的走,很快就會被她追上了。”

丁白雲忍不住問道,“她真有那麼厲害?”

河北丁家也是武林大世家,丁白雲也見識過不少高手,遊龍生的武功在她看來已經很強了,藍月怡也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很難想象有誰可以讓他們如此忌憚。

“咱們四人聯手,難道還勝不了她嗎?”丁白雲問道。

“問題是她還有十幾個弟子,也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手,其中她的大弟子至尊寶跟了她十幾年,雖然在江湖上不出名,但是一身武功,估計也在兵器譜前二十。”藍月怡說道。

遊龍生點點頭,表示認可。

原著裡,這個至尊寶能夠和藍月怡同行,對藍月怡雖然略有忌憚,但也不太嚴重,可見兩人大概還處在平等相交的範疇。

最後藍月怡傷她也是用了暗算,她臨死暴起反擊時也確實不凡。

當然了,原著裡藍月怡讓她拿住手腕是故意為之,卻不是打不過她,這裡得說清楚。

“兵器譜前二十,那豈不就是黃飛的水平?”丁白雲很是驚訝的道,“大歡喜女菩薩的一個弟子都有這麼厲害?”

“大歡喜女菩薩橫行雲貴,幾無敵手,但也很少在中原行走。”藍月怡說道,“她不出名,隻是因為她不想出名,絕不是因為她出不了名。”

丁乘風點點頭,“父親跟我提起過她,在老一輩江湖人眼裡,大歡喜女菩薩是個不好招惹的狠角色。”

遊龍生嘆了口氣,“重點是大歡喜女菩薩一向不和人講道理。”

說到這裡,另外三人都笑了起來,藍月怡想到了遊龍生說服自己的情況,丁家兄妹想起了遊龍生說服黃飛的情況。

“說不通那就打!”丁乘風說道,“我也想見識見識這位女中豪傑!”

武林中人,隻要對自己稍有信心的,哪裡願意落於人後?更何況還是丁乘風這種青年高手,名家子弟。

藍月怡看向遊龍生,“你就算退回藏劍山莊,也未必能擋住她,除非你召集朋友……”

“隻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像大歡喜女菩薩這種高手,就算想要圍殺她,隻怕也要折損不少,更何況她又不傻,怎麼會在明知道有一群人想要圍殺她的時候往上衝?”

除非是過命的交情,否則古龍世界的人情可不好欠,經常需要拿命還。

遊龍生嘆息一聲,然後問藍月怡道,“大歡喜女菩薩會不會用毒?”

“她不用毒,但一般的毒也殺不死她。”藍月怡說道,也讓遊龍生死了心。

藍月怡在原著裡去找大歡喜女菩薩給說法,死的無聲無息,遊龍生不相信她是去甘心送死的,但現實就是她的蠍尾鞭,根本就沒有對大歡喜女菩薩造成威脅。

“既然如此……”

遊龍生眼神閃爍,“那就隻能出奇製勝了……”

“什麼奇?”

“當然是我以身飼虎,給你們創造一個她沒有反抗之力的機會!”遊龍生說道。

眾人:〣()〣

丁乘風喃喃說道,“你這樣……犧牲太大了吧……”

藍月怡也傻了,隻不過她以前見過經歷過的也不少,直接就琢磨起了可行性,“但是大歡喜女菩薩的警惕性很高,你暗算不了她的,我們也未必能悄無聲息的靠近她,若是她這麼好殺的話,她早就死了。”

隻有丁白雲果斷搖頭,斷聲說道,“不行!要不然咱們去找爹爹,求他出手吧!”

遊龍生眨眨眼,“你們以為的奇,是什麼奇?”

丁乘風也眨眨眼,左手抬起來食指和拇指扣成圈,右手食指橫著在圈裡來回進出了兩次。

“不是這個嗎?”

“臥槽!你可真是會想啊!”

遊龍生直接就圈住了丁乘風的脖子,“大歡喜女菩薩太胖了,我一個人可扛不住,你是不是我朋友?”

“不是!”丁乘風果斷搖頭,“我有老婆孩子了,不適合陪你幹這個!”

丁白雲再次說道,“咱們回河北找爹爹吧!”

藍月怡說道,“丁老莊主確實劍法卓絕,但隻怕也不是大歡喜女菩薩的對手。”

遊龍生抬頭,對丁白雲和藍月怡說道,“放心,我還有一張底牌,雖然沒學多久,但是給你們爭取一個出手的機會,還是沒問題的。”

藍月怡問道,“是什麼?”

丁白雲問道,“還是那枚毒針麼?”

“當然不是,大歡喜女菩薩肥的跟豬一樣,那枚毒針,別說她的肥肉了,怕是連她的麵板都紮不破。”

遊龍生搖搖頭,從懷裡掏出了一件東西,“是這個。”

(本章完)少水,但山景還是不錯的。兩人在藏劍山莊住了七天,眼看快到年關了,便準備告辭離開。“來年開春,還請遊兄來丁家做客!”丁乘風拱拱手,邀請道,“咱們結伴行走,路上也熱鬧一些。”幾天下來,雖然遊龍生嘴上不著調,但無論人品武功,都得到了丁乘風的認可,正如他所說,天下間如他和李尋歡這種頭腦清醒的人,其實沒幾個。而丁乘風,也算是古龍小說中難得的正常人,最後甘願代妹受死,遊龍生自然願意交這個朋友。不過丁白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