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藍月怡和丁白雲

有一指追魂,雅稱“棺材裡伸手死要錢”的施耀先。“那短矛見了血,髒了,不要了。”潘小安說了一句,然後便直奔花蜂的屍體,拿起了掉在花蜂屍體上的包袱,然後看都不看另一人,便直往林外而去。“在樹林裡藏了半天,冷死了,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罪?”潘小安一邊哆嗦著,一邊就飛速竄出了樹林,而此時樹林外麵的官道一側,就停著一輛足有八尺寬的華麗馬車。潘小安上了馬車,而另一邊樹林裡的施耀先,則身形一縱,就跳上了鬆樹,來...第76章

藍月怡和丁白雲

丁乘風和藍月怡親自試驗了遊龍生的底牌有效,然後幾人又大概商量了一下遇到大歡喜女菩薩之後的行事方式,便就此議定。

畢竟從遊龍生的底牌來看,他們勝利的希望很大。

“要是萬一失敗,我和丁兄就留下來斷後,你們兩個趕緊跑路。

萬一我們被抓了,你們就去河北找丁老莊主,再去天山找我師父求救。”遊龍生說道。

“為什麼!”丁白雲橫眉說道,“你看不起我嗎?我也要留下來!”

“不,我和丁兄留下來,就算跑不掉也不會死,伱和藍姐姐跑不掉卻肯定活不了。”

“你們怎麼就……”

丁白雲說了半句,就停了口,但丁乘風卻臉色煞白,“要不咱們還是快點回河北吧……”

遊龍生一把攬住了丁乘風的肩膀,“丁兄,你剛剛不是還說要見識見識這位女中豪傑嗎?”

丁乘風之前一直覺得遊龍生對大歡喜女菩薩的形容有些誇張,直到藍月怡這位見過正主的人給他形容了一下真實的女菩薩,他才發現遊龍生還是保守了。

說實話,就算能打得過大歡喜女菩薩,他都不想和她打照麵。

丁乘風一把拉開了遊龍生的手,“我喜歡吃豬肉,難道一定要先養豬嗎?”

“哈哈哈!”

幾人放聲大笑,然後就一起打馬離開了這處小鎮,繼續北上,前往洛陽,並沒有刻意加速。

不過丁白雲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藍月怡騎著馬,就和遊龍生肩並肩走到了一起,兩人竟然還時不時的眉目傳情,遊龍生就給藍月怡介紹了他和她分開之後的事情。

“原來玉簫道人竟然是這麼死的。”

因為遊龍生和丁乘風確實武功高強,而且從沒聽說他們善於用毒,所以江湖人都以為玉簫道人是被他們兩人和丁白雲一起強行殺死的。

“若是不用毒,我們雖然能贏,但估計殺不死他。”丁乘風說道。

“而且我們也難以全身而退,他的玉簫內藏有暗器,本身還是魔教的班察巴那愛慾天王。”遊龍生從不會小看對手。

藍月怡卻搖頭說道,“江湖中哪有那麼多如果?贏了就是贏了,東海玉簫死在你們手上是不容辯駁的事實,誰敢質疑,讓他也去殺一個《兵器譜》前十的高手!”

然後藍月怡又聽遊龍生說了和金錢幫的生意,吐槽丁白雲竟然盯著他們沒讓他去睡秦淮花魁,就不由吃吃笑道,“該!你放著身邊這麼一個大美女不要,要什麼秦淮花魁?”

說到這裡,藍月怡就一拉馬韁,來到了丁白雲身邊。

“白雲妹子,姐姐作為過來人,和你說幾句話,你別不愛聽。”

藍月怡對丁白雲說道,“不要高估男人的操守,他們都是好色的傢夥,越是厲害人物越好色,看起來正經的不是不好色,而是沒膽子。”

藍月怡的武功不在伊哭之下,也是《兵器譜》能排前十的角色,她說的話,丁白雲還是能聽進去的。

“你要是想找個隻愛你一人的人,他就絕不是什麼厲害角色。”藍月怡說道,“而你看上的,想必也不可能是個普通人,這種人,就不能有太多束縛。”

丁白雲不說話,遊龍生卻說話了。

“李尋歡和阿飛怎麼說?李尋歡的武功可是當世絕頂,但他幾十年來可就隻愛林詩音一人,阿飛就更不用說了,直接就被林仙兒……”

“小壞蛋!”藍月怡狠狠瞪了遊龍生一眼,“我在幫你說話!”

丁白雲也不由一笑,同樣狠狠瞪了遊龍生一眼,“你還知道你比不上李尋歡和阿飛呀!”

然後丁白雲就拉過了藍月怡,和她聊起了在江湖上的見聞,然後也知道了藍月怡以前的故事,知道了遊龍生是怎麼和她化敵為友的。

“小壞蛋雖然壞,但他也是唯一一個知我懂我的人,這樣的人,我又怎能不珍惜?”藍月怡看向前方騎著馬的遊龍生,眼神中就是一片的柔情蜜意。

丁白雲看看藍月怡,又看看遊龍生,不禁想起了他之前對李尋歡、龍嘯雲、林詩音三人關係的評價,還有輕鬆的和黃飛化敵為友。

“他總是能一眼看穿很多人的所思所想,把很多複雜的關係簡單說透。”丁白雲說道,“但說話又總是很氣人。”

“這纔是大智若愚。”藍月怡笑道。

丁白雲翻了個白眼,“我看他是故意的!”

遊龍生回頭,就看到藍月怡和丁白雲湊到一起,嘀嘀咕咕的說話,不由搖頭感慨。

他做夢都沒想到,《多情劍客無情劍》裡狠辣無情的邪道中人藍蠍子,竟然和《邊城浪子》中的世家小姐丁白雲湊在了一起說悄悄話。

他做夢都沒想到的另一件事,就是當天晚上,丁白雲竟然拉著藍月怡要秉燭夜話,抵足而眠!

合著藍月怡白天跟你說的話,你是一句都沒聽進去是吧?

遊龍生直愣愣的躺在床上,然後就聽到了房門被開啟的聲音。

“咦?”

“嘻嘻,我給房間裡的香爐,換了根香。”藍月怡鑽進了遊龍生的被窩,吃吃笑道,“小丫頭片子和我鬥,還是年輕了點。”

於是遊龍生就又度過了快樂的一個晚上,兩個晚上,三個晚上……

……

“快到南陽府了。”

“過了南陽,洛陽就不遠了。”

“不知道田七爺有沒有想我,我可是救了他三條命啊!”

“伊哭,五毒童子,不是兩條命嗎?”

“我可是說服李探花和他化敵為友了,李尋歡的飛刀,難道不比伊哭和五毒童子更可怕嗎?”

“好像……也有道理?”

“三條命,讓他幫我打通關中和西北的商路,不算挾恩圖報吧?更何況該給的好處我也不會少了他的。”

“他一定會開心的答應下來。”

四人四馬,就在道路上小跑著,此時太陽在逐漸落下,但他們完全可以在日落前趕到南陽府。

隻不過,他們突然發現前麵多了一堵牆。

一隊馬車停在了前方,將道路完全堵死,道路上升起炊煙,一群人竟然就在道上開始準備晚飯了!

隨著他們的靠近,就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說道,“當我想吃飯的時候,就一刻都等不了了。”

(本章完)生的警告,忽然撲倒在地,“弟子,弟子知錯,但弟子也是受了他人指使,被他人所誘,才會一時糊塗。”心湖大師眼神一厲,“你受了誰的指使?”百曉生立刻踏前一步,靠近了心湖大師,“指使他的人,我倒可猜測一二。”心湖大師回頭,“先生指教。”百曉生突然指向心鑑身後的窗戶,“就是他!”眾人齊齊一驚,急忙看向窗戶,還以為又有哪個高手無聲無息的潛伏進了少林寺。隻不過順著百曉生的指引看過去時,卻發現除了窗外被寒風吹得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