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洛陽金秋賞花大會

眼神微眯,似乎在回想什麼,“白天羽的刀法……如果我的飛刀算是例不虛發的話,那他的刀法,就可以稱得上是驚天動地了。”田七不由嗤笑一聲,“看來能和李探花交朋友的,全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了。”他纔不相信李尋歡的話呢,天下哪兒有那麼多的高手?在他看來,李尋歡就是在為他自己臉上貼金,他的朋友都是天下少有的高手,豈不是襯托的他也是……好吧,他真的是天下少有的高手。兵器譜上雖然少了很多人,但是其本身排名和譜上...第80章

洛陽金秋賞花大會

遊龍生今年跑了好多地方。

年初就繞著中原和西北轉了一圈,回來都到了五月中,然後跟著丁家兄妹一起下江南,一路玩耍,繞道湖廣,說起來也有幾千裡。

此時來到洛陽時,已然進入了金秋時節,距離冬天都沒多久了。

但此時也正是收穫的時節,所以田七招待遊龍生等人的宴席,就特別豐盛。

而田七找來的陪客,也都是中原武林頗有名望的人物。

“這位是煙中飛鶴雲在天,這位是金背駝龍丁求,這兩位是中原八傑之二的劉飛羽和衛天鵬,這位是濮陽大俠顧通,這位是五輪手杜金山,聽說遊兄和丁兄要來,特意前來拜見。”

“見過遊莊主!”

“見過丁公子!”

“見過白雲仙子!”

這幾人雖然都打出了名號,但明顯比遊龍生和丁乘風差得遠,所以哪怕年紀大一些,但依然很恭敬的向幾人施禮問好。

丁乘風和丁白雲此時就很好的展現出了世家公子小姐的底蘊,禮貌和氣質都拿捏的死死的。

遊龍生表現的也不錯,但還是很有興致的在幾個熟人身上轉了一圈。

原來雲在天和丁求這麼早就認識了,怪不得《邊城浪子》中雲在天去找丁求幫忙對付馬空群,結果沒想到丁求是個二五仔,早就被馬空群買通了。

《九月鷹飛》裡的中原八傑,在二十多年後隻剩下了衛天鵬一個,但此時劉三爺還沒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死。

遊龍生在看熟人,這些人也在看遊龍生。

他們從傳言裡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大歡喜女菩薩的情況,所以看向遊龍生的眼神就充滿著異樣。

不過遊龍生卻毫不在意,舉杯闊論,談笑風生。

隻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你們有本事就當麵開嘲諷,看我能不能弄死你們!

事實證明,他們還真不敢當麵開嘲諷,甚至連大歡喜女菩薩這個人都不敢提,於是他們很快就訕訕收回了目光,然後融入了這觥籌交錯,和諧友好的聚餐氛圍裡。

……

“田七爺果然交遊廣闊,請來了不少江湖名人啊!”

“主要是遊兄威名鼎盛,能來陪遊兄喝一杯酒,那是他們的福分。”

田七很會說話,所以遊龍生也很直接,直接就和田七談起了生意,兵器鐵器販運西北西南,商路由田七疏通,盈利抽一半。

雖然有了金錢幫這個大客戶,但遊龍生很清楚這個大客戶未必能維持多久,新開的產能當然要在金錢幫衰落之後找到出路。

西北西南,就是一條很好的路子,雖然還有江南、川蜀的相關勢力競爭,但頂在前麵的這不是金錢幫舊部和洛陽的八麵玲瓏田七爺嘛!

和我藏劍山莊有什麼關係?

田七當然看出來了遊龍生的打算,但是五成盈利,遊龍生給的也確實大方。

既然如此……

幹了!

於是接下來的日子裡,田七做東,就帶著遊龍生三人在洛陽周邊遊山玩水。

龍門石窟、白馬寺、老君山……

“今年在洛陽牡丹園舉辦的賞花大會已經開始了,聽說是由蕭二公子主持,廣邀武林同道,各方英雄,可惜咱們沒資格進去見識一番。”

遊龍生幾人剛從洛水秋葉林中出來,正在林外的茶鋪中休息,就聽到了這個訊息。

“蕭二公子?洛陽蕭家?”遊龍生問道。

“正是洛陽蕭家。”田七表示肯定,眼睛看向的卻是丁乘風兄妹。

丁乘風搖搖頭,“丁家和蕭家隻是泛泛之交,蕭家的三位公子,我都是隻聞其名,未見其人。”

“洛陽蕭家乃是武林世家,蕭氏三傑,龍鳳麒麟,更是名揚四海。”田七說道。

洛陽蕭家乃是不遜色山西王家、河北丁家的武林大世家。

洛陽乃是天下大城,絕非一家所能隻手遮天,所以即便蕭家勢大,但城中也有如田七這種在中原武林名望不小,財雄勢大的人物。

隻不過,相比於蕭家,田七還是個弟弟,所以當日宴請遊龍生等人,也沒有蕭家的人在場。

遊龍生當然知道洛陽蕭家,無論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都聽過。

《天涯明月刀》中的“四無公子”蕭四無,就出自洛陽蕭家。

當然了,那個時候傅紅雪都人到中年了,現在估計蕭四無的父親都還是孩童,就更別說蕭四無了。

把話題拉回來。

在田七的講述中,這一代的蕭氏名人有三位,蕭敖氣勢淩人、蕭風文質彬彬,蕭齊瀟灑不羈,號稱一門三傑,龍鳳麒麟。

蕭敖前年深入邙山,將邙山三鬼一刀梟首。

蕭風去年拜訪白馬,佛門論法,辯服了白馬寺的宏意禪師。

蕭齊今年花下題詩,月下舞劍,從六十七個儒生、武者、商賈、名家子弟等眾多對手中脫穎而出,將牡丹園的花魁收入囊中。

遊龍生眨眨眼,這蕭氏三傑,聽起來好像二十年後的丁家三劍客啊,道裝劍客丁雲鶴,暴躁少年丁靈甲,文武雙全丁靈中。

丁乘風發現了遊龍生看向自己的詭異目光,“看我幹啥?”

“看看你對蕭氏三傑是不是有什麼想法?”遊龍生促狹問道,“人家都有兄弟相幫,但是伱就一個。”

丁乘風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二叔三叔他們都沒孩子?他們隻是很少行走江湖而已!”

丁白雲卻淡淡的補了一句,“但他們的武功確實一般。”

丁乘風,“……”

“這個倒不必特意強調。”丁乘風挽尊說道,“而且坐鎮一地,也已經足夠了。”

“這個牡丹園賞花大會,又是什麼情況?”丁白雲問道,“這都冬天了,還有花可賞?”

田七點頭,“蕭家財雄勢大,將溫泉水引入花園,罩以白紗,竟然培育出了可以在秋冬開放的牡丹。

於是從五年前開始,就在每年九月舉辦賞花大會,除了武林人士之外,書生儒士,富戶商賈,青樓花魁,也都在邀請之列。”

丁乘風哼了一聲,“場麵倒是整的不小。”

遊龍生點點頭,“當然了,這是蕭家和各方勢力交流,看能否合作的場合,當然要整出大場麵,彰顯實力,到時候,花的這些錢,都能賺回來。”

話音剛落,旁邊就傳來了一道淡淡的讚賞,“說的不錯!”

(本章完),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白天羽廣交朋友,這些朋友也都從白天羽這裡得了不少好處,但所有和白天羽離得近的人,都會感覺很痛苦,因為白天羽隻是為他們好,卻從不考慮他們的感受。李尋歡也一樣,為了讓林詩音過安穩的生活,為了報答龍嘯雲的救命之恩,就自以為為他們好的將他們撮合到了一起,然後三個人一起痛苦。特麼的,古龍是真考慮的這麼全麵?還是我們在做閱讀理解啊?丁乘風看向丁白雲的目光也滿是震驚,自家小妹的眼光,已經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