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嵩陽鐵劍

不喜歡遊龍生,因為他比自己還驕傲,即便是麵對自己的父親,也隻是保持禮貌,態度中的驕矜自傲,是人都能看出來。但父親卻對他很尊重,還叮囑自己和他搞好關係。所以,可以在保定府橫著走的龍小雲雲小爺,就熱情的邀請遊龍生一起遊覽府城。遊龍生當時雖然答應了,但對自己明顯還有隔閡,怎麼一夜不見,就變熱情了?看到龍小雲的眼神,遊龍生立刻就知道了問題所在,但他卻並不想一直保持驕傲的人設。這個人設太累太端著,更何況這麵...第81章

嵩陽鐵劍

眾人回頭,就看到茶鋪角落裡,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坐著一個黑衣人,安靜喝茶。

黑布黑袍、黑鞋黑襪,黑髮黑鬚,背後還斜揹著一柄烏鞘長劍

這本是一個不該被忽略的人,但是他們剛剛進來時竟然完全沒有發現他。

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

此人是個遠超眾人的大高手!

丁乘風的目光瞬間就盯在了他身後的烏鞘長劍上,瞳孔一縮,“嵩陽鐵劍?”

頂尖高手,寬刃闊劍。

丁乘風若是還認不出來對方是誰,那他就窩在河北,別混江湖了。

“好眼力。”

黑衣人回過頭來,在幾人的劍上轉了一圈,微不可查的皺了下眉,但也沒有多話,而是看向遊龍生,“現在很少有看的這麼通透的年輕人了。”

“多謝誇獎,在下愧領了。”遊龍生笑道,“郭先生也是來參加賞花會的?”

“不是。”郭嵩陽淡淡的道,“我和蕭家沒交情,他們沒有邀請我。”

田七急忙說道,“那是賞花會的遺憾。”

郭嵩陽顯然不太看得上田七,沒有答話,而是看向遊龍生,“你是天山雪鷹子的徒弟?”

“是的。”遊龍生點點頭。

“可惜。”郭嵩陽淡漠的搖了搖頭。

遊龍生眨眨眼,沒說話,就是不問可惜什麼。

丁乘風和丁白雲對視一眼,知道遊龍生的脾性,內心忍不住笑的同時還有些發虛。

大哥,這是《兵器譜》排名第四的嵩陽鐵劍啊,不是普通的阿貓阿狗,你怎麼著也得把話接下去啊!

眾所周知,百曉生的《兵器譜》漏過了很多人,但排名靠前的卻也含金量十足,特別是排名前十的存在,絕對是橫行江湖的頂尖高手。

在天機老人神秘莫測,上官金虹威震江湖,小李飛刀消失無蹤的當口,嵩陽鐵劍就是江湖上站在巔峰的人物。

所以田七忍不住了,接話問道,“可惜什麼?”

遊龍生三人斜了田七一眼,頗有埋怨,他們還想看郭嵩陽裝到半途,怎麼自己往下接話呢。

“可惜天山雪鷹子已經封劍歸隱。”

郭嵩陽心底鬆了口氣,但臉上還是麵無表情,隻是說道,“否則我當要找他比一比劍,看看誰纔是當今天下第一劍客。”

田七不禁呲了呲牙,忍不住瞄了遊龍生一眼,心裡就有些後悔。

問什麼問,現在這話不好接了吧?

一位當今天下在劍法一道上的無冕之王,一位是昔年聞名天下的第一劍客。

要是遊龍生不在,他肯定毫不猶豫的吹捧郭嵩陽,但問題是這裡還有一位天山雪鷹子的親傳弟子在場啊,自己怎麼接話?

田七就有點冒汗,遊龍生卻笑了。

正所謂隻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江湖傳言,多半為真,鐵劍好名,名不虛傳。

原著裡,郭嵩陽找上李尋歡,就是為了和李尋歡較量一場,看看嵩陽鐵劍能不能勝過小李飛刀,若是能贏,他下一個找上的估計就是上官金虹了。

所以他想找雪鷹子比劍的想法也是毫不出奇,畢竟雪鷹子身上還掛著一個“天下第一劍客”的名號,嗯,雖然是“昔年”。

也不知道他在原著裡有沒有上過天山?雪鷹子和郭嵩陽孰強孰弱?

遊龍生一邊想著,一邊卻說道,“你和我師父沒有比劍的必要。”

“嗯?”郭嵩陽兩眼一翻,看向遊龍生,“怎麼說?”

“因為伱倆完全就是兩個風格。”

遊龍生說道,“你用的是寬刃闊劍,劍法大開大合,氣吞萬裡如虎,我師父用的是細劍,劍走輕靈迅捷,勢如疾風暴雪。”

“你們兩位都是走出了各自風格,並在各自風格中走上巔峰的人物,根本沒有可比性。”遊龍生說道,“再說了,你才四十來歲,我師父都快七十了,你準備去欺負老人家嗎?”

郭嵩陽一噎,遊龍生這帽子扣的熟練,他可不想接,所以若有所指的道,“可惜我晚生了三十年,不能一見雪鷹子風雪七十二式的風采,殊為遺憾。”

郭嵩陽嘴裡說著話,眼睛卻盯著遊龍生的劍。

但遊龍生的手和劍離的遠遠的,雙手捧著大碗熱茶,吹了吹水麵上漂浮的茶渣,輕啜一口,舒服的吐了一口氣,“是啊,我也很遺憾啊,沒有見過我師父巔峰時期的風采。”

郭嵩陽也笑了。

他其實很少笑,但是如今卻也是實在忍不住了。

一般人看到蕭家花費巨大代價,大操大辦舉辦這個賞花會,第一個反應都是他們奢靡無度,愛好麵子,隻有遊龍生一眼看出來他們是展示實力,施壓各方。

所以遊龍生當然是個聰明人。

但就是這個聰明人,卻刻意不接自己的話,險些讓自己下不來臺,然後又故意無視自己話裡的意思,毫無拔劍之意。

是的,郭嵩陽想見識遊龍生的劍法。

雖然遊龍生最出名的幾戰,都是以多為勝(東海玉簫),或者趁火打劫(青魔手伊哭),甚至和他的劍法無關(大歡喜女菩薩),但郭嵩陽卻注意到了他在江南並不起眼的一戰。

一劍挑飛了花滿天的長劍!

花滿天當然不強,但也不是太弱,好歹也在江南擁有俠名,並不是一捏就出水的軟柿子。

但遊龍生後到,卻一來就在氣勢上壓的對方喘不過氣來,然後一劍致勝。

所以郭嵩陽很清楚,遊龍生就算還比不過自己,但也絕對是一位頂尖的劍道高手。

所以他在言語上留了陷阱,按理說,作為天山雪鷹子的弟子,在自己表示遺憾的情況下,肯定要站出來代師應戰的。

但他竟然莫名共情了自己,同樣表示了遺憾!

郭嵩陽都氣笑了,我又不是個嗜殺之人,整個江湖有口皆碑,你怕什麼怕?

“你們要去參加賞花會?”郭嵩陽突然問道。

遊龍生三人都看向了田七,田七點點頭,“我當然收到了蕭家的請帖,但其實幾位想去,根本用不到請帖的。”

他們隻要報上名號,無論是哪裡,都能光明正大的進去。

丁白雲哼了一聲,“我們纔不想搶蕭家的風頭。”

眾人聞言就笑,這當然是反話,他們可搶不到蕭家的風頭,但沒有請帖,卻主動報上名號去參加蕭家的賞花會,那是為蕭家揚名去了。

(本章完)是三人一組,卻發現白天羽那邊也是三人一組。馬空群依然跟在白天羽身後,但是白天羽的身邊,卻多了一個滿麵潮紅,一臉幸福的桃花娘子。所有人都驚呆了。隻有遊龍生保持著情緒穩定,隻不過他也沒想到兩人搞在一起的速度會這麼快,至於自己和藍月怡……好歹也是費了一番口舌啊!不過遊龍生也不羨慕,畢竟倒貼容易有後患。“他比你還花,而且生冷不忌。”丁白雲點點頭,“可見桃花娘子是真的沒有腦子。”遊龍生都氣笑了,自己花嗎?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