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嵩陽鐵劍戰天南第一劍客

想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小李飛刀的威懾力實在太大了,讓平素裡眼高於頂的遊龍生,都硬生生轉變了性格。“慫貨!”趙正義心裡暗罵一聲,完全無視了自己也不敢動手的事實。而且他現在依然不敢動手。於是,龍嘯雲不出手,遊龍生不出手,趙正義也不出手,場上的秦孝儀,就隻能靠自己了。但他自己貌似靠不住。“砰”的一聲,秦孝儀最終還是不得不和鐵傳甲拚拳。他當然拚不過鐵傳甲,雙拳交擊之後,鐵傳甲紋絲不動,秦孝儀卻噴出了一口鮮...第84章

嵩陽鐵劍戰天南第一劍客

“九天啊!九天啊!”

遊龍生回到了田七的宅院,還在絮絮叨叨,“牡丹園賞花大會要開足足九天啊,今天纔是第三天,我們還可以白吃白喝六天!”

丁白雲斜了遊龍生一眼,“我看你是遺憾沒見到那紅薔姑娘和如意姑娘吧?”

遊龍生搖頭,“蕭家小氣摳門,人都請到園子裡了,卻不給出錢,我到哪裡找姑娘不行,為什麼要在牡丹園裡,和一群有錢有勢武功還好的人競爭,多花冤枉錢?”

“我在牡丹園裡睡一夜,怕不是比在翠煙樓裡睡一夜還貴!”

遊龍生嗤笑一聲,“我都懷疑蕭家在各青樓和賭坊的盈利裡麵有抽成,我還是低估他們了,還以為他們會在和其他人的合作裡賺錢,但他們隻怕在這九天的賞花大會裡,就能把錢賺回去。”

眾人聽的目瞪口呆,丁乘風愣愣的道,“不會吧?”

“就算抽成不好看,但那幾家青樓和賭坊進牡丹園,肯定也要交入場費。”遊龍生問田七道,“洛陽裡麵的青樓和賭坊,當然不是每一家都進了牡丹園。”

“當然。”田七說道,“洛陽何其大,進入牡丹園的,也隻是其中幾家而已。”

田七一說,眾人便恍然大悟。

郭嵩陽有些詫異的看向遊龍生,關於蕭家能在賞花大會上賺錢一事,就連他都沒想到。

“但這錢也不是誰都能賺到的。”郭嵩陽想了想道,“也隻有如蕭家,才能培育出反季節的牡丹花,才能請到這麼多人齊聚牡丹園。”

“確實如此。”遊龍生拍了拍丁乘風的肩膀,“學到了沒有?以後丁家也可以這麼幹,廣邀河北武林同道……”

“得了吧。”丁乘風拍開遊龍生的手,“花裡胡哨,一個不小心,便是如蕭家這樣丟人又顯眼的結局,我丁家用不到如此做。”

蕭家身處中原繁華世界,所以蕭家比較注重麵子。

丁家位於燕趙四戰之地,所以丁家比較注重裡子。

於是遊龍生就又盯上了郭嵩陽,“不知郭前輩的和謝掌門的比劍在什麼時候?”

“六天後。”

“六天後?”遊龍生怎麼覺得這個日子這麼熟悉。

丁乘風不禁問道,“謝掌門剛剛不會就在牡丹園吧?”

田七接話道,“聽說謝天靈和蕭家有姻親關係,但具體是什麼,卻沒人知道。”

遊龍生不禁搖搖頭,想到了自家和彭家、王家的關係,統治階級是一家啊,上官金虹怎麼破?

遊龍生:()

……

六天前,牡丹園賞花大會草草落幕。

六天間,洛陽城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但根據田七打探的訊息,那樂師離開牡丹園後很快就失了蹤跡,蕭家雖然勢大,但也無法窮搜洛陽城,明暗兩線打探了幾日,結果連人毛都沒有摸到。

六天後,龍門石窟。

郭嵩陽的臉色好看了一點,因為遊龍生沒有帶花生瓜子,而是很正式的換了一身衣服,提神抱劍,準備觀禮。

幾人在龍門石窟見到了謝天靈。

相對於郭嵩陽的冷漠肅穆,普通人觀之似平平無奇,謝天靈卻是一個看起來很清高孤傲的中年人,身形頎長,麵容清臒,三縷長鬚飄飄,看起來就是武道高手,世外高人。

而不出意外的,遊龍生幾人就在他身邊看到了蕭風和蕭齊,還有一位身穿藍衫的少年,看站位應該是謝天靈的徒弟。

“別來無恙。”謝天靈淡淡的道。

“多謝掛念。”郭嵩陽淡淡的道。

謝天靈在遊龍生三人身上轉了一圈,然後又回到了郭嵩陽的身上,“你變了。”

“人都會變。”郭嵩陽淡淡的道。

鐵劍好名,但其實很少現身於大庭大庭廣眾之下,而且本性高傲,也沒幾個朋友。

謝天靈和郭嵩陽交戰兩次,當然仔細的調查過對方,所以看到郭嵩陽這邊突然多出來了幾個年輕人,那是相當好奇。

不過現在不是敘話的時候。

謝天靈看向郭嵩陽,“請!”

郭嵩陽淡然問道,“你有把握?”

謝天靈眼神一凝,沉聲道,“再勝不過伱,便永無機會了。”

“好。”郭嵩陽點點頭,不再廢話,“請。”

謝天靈也點了點頭,立刻反手拔劍,直刺郭嵩陽,劍尖隻在半空中閃爍出三點劍花,看起來也就是普通人水準。

但懂劍的遊龍生三人卻已經看的呼吸一滯,這三點劍花背後,至少有十二種變化。

謝天靈不愧有天南第一劍客的美譽,他的劍法確實非常可怕,於平凡中見神奇,在飄逸中藏險惡,一不小心,便要中招。

但郭嵩陽當然也不是一般人,烏黑的鐵劍出鞘,帶著一道破風之聲,橫掃而至,上下隻是偏移閃爍了三寸,便將謝天靈的十二種變化盡數攔下。

這兩人的決鬥,可比蕭敖和那個樂師的決鬥精彩太多了。

“好劍法!”丁乘風歎為觀止。

“確實是好劍法!”遊龍生讚歎一聲,也是看的認真。

原著裡,謝天靈此人隻是從荊無命的嘴裡提過一句,說是敗給郭嵩陽三次,而且敗的心服口服,以此來襯托出能殺了郭嵩陽的他和那個謝天靈徒弟之間的差距。

但仔細想一想,事情就不太對啊!

什麼人能敗給郭嵩陽三次?

謝天靈不是無知混混,他是天南第一劍客,點蒼掌門,必然對自己有清醒的認知,絕不是一腔血勇的莽夫,敗了一次就夠丟人了,要是明知不敵,怎麼可能再送上門去,接二連三的失敗?

而且他敗一次還能挑戰第二次,敗兩次還能挑戰第三次,重點是郭嵩陽還接受了挑戰,憑什麼?

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

謝天靈自認是有獲勝機會的,他和郭嵩陽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太大!

而郭嵩陽顯然也認可這一點,所以才接二連三的給他機會!

而現場的比劍場景也確實說明瞭這一點,在遊龍生看來,謝天靈的劍法武功,已經在崑崙派的卓老先生之上,《兵器譜》第十的東海玉簫,絕不是他的對手。

但可惜的是,他卻依然打不過郭嵩陽,很快就落在了下風。

兩人並不是生死決鬥,也沒人出奇製勝,郭嵩陽就是以正大堂皇的嵩陽鐵劍,正麵戰勝了謝天靈。

遊龍生也再次吃……見證了原著背景板中的故事。

謝天靈戰郭嵩陽,三戰三敗,心服口服!

(本章完)由一噎,瞄了孫小紅和天機老人一眼,淡淡的道,“咱們的馬都是千裡挑一的快馬,為了以防萬一,你今天晚上在馬房看守,以免有偷馬賊偷了咱們的馬。”段千臉色一僵,封萬立刻低頭吃飯。遊龍生也開始吃飯,“淦!疏忽了,一時嘴快,竟然調戲了天機老人的孫女,我又沒有主角光環,後果無法預料,明天趕緊跑路!”……第二天一早,封萬就去找了條船,三人三馬,一起過了黃河。而當他們來到黃河北岸,剛剛拐上官道的時候,沒有遇到可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