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遊龍生做媒

歡,又看向龍嘯雲,按理來說,他此時應該還不認識李尋歡。龍嘯雲立刻介紹道,“遊兄你剛剛回來,還不認識我這位兄弟,他姓李,叫李尋歡,放眼當今天下,隻怕也唯有我這兄弟夠資格和遊兄你交朋友了。”“小李飛刀,例不虛發!”遊龍生立刻作“久仰”狀,看了看李尋歡的手,又看向場中正在壓著秦孝儀打的鐵傳甲。“原來是小李探花的家僕,怪不得有如此本領,果然是強將手下無弱兵。”遊龍生笑道,“這一身橫練功夫當真令人驚豔,隻怕...第85章

遊龍生做媒

謝天靈認輸,郭嵩陽收劍回鞘,看向遊龍生,“比你師父如何?”

“郭前輩劍法通神,晚輩佩服至極。”遊龍生答非所問。

郭嵩陽聞言臉頰一抽,實在忍不住了,“你就不想挑戰我?”

遊龍生一臉詫異的道,“我又沒瘋,幹嘛要挑戰你?”

郭嵩陽道,“因為伱的師父是昔年的天下第一劍客。”

遊龍生一臉好奇,“那和我有啥關係?”

郭嵩陽,“……”

丁乘風兄妹,“……”

謝天靈這纔看向遊龍生,看了看他的劍,伸手撫須,“這位可是藏劍山莊的遊莊主?”

然後又看向丁乘風兄妹,“那這兩位,想必就是名揚江湖的追風劍客和白雲仙子了。”

“遊龍生,見過謝掌門!”

“丁乘風(丁白雲),見過謝掌門!”

遊龍生這邊見禮,另一邊的蕭家兄弟和藍衫少年也上前拜見。

遊龍生也知道了那藍衫少年的名字,高長楓。

遊龍生忍不住多看了這位高長楓兩眼,不知道他是不是原著裡死在荊無命手裡的少年。

“郭兄還想和雪鷹子比劍?”謝天靈問道。

“可惜他已經七十了。”郭嵩陽淡淡的道。

謝天靈明白了郭嵩陽的意思,又看向遊龍生和丁乘風,“遊龍劍客和追風劍客的大名,最近很是響亮。”

遊龍生兩人拱手回禮道,“前輩客氣了。”

東海玉簫和大歡喜女菩薩,絕對是江湖上的名人,各個都是橫行江湖二十年的狠角色,但卻在短短幾個月裡就死在了這兩人手下。

即便他們和大歡喜女菩薩的一戰不太光彩,但死了的人就是負,活著的人就是勝,至少老江湖人就絕不會再輕視他們。

所以,若是他們向郭嵩陽發起挑戰,也是絕對夠資格的,不過看起來他們似乎沒這個意思。

他們當然沒這個意思,遊龍生不是這種人,丁乘風更有自知之明,他現在還不是郭嵩陽的對手,怎麼著也得再等幾年。

謝天靈自然是老江湖,但他的徒弟高長楓卻不是,他此時還處在少年意氣的階段,看向遊龍生的眼神就很是不屑和嫌棄。

大歡喜女菩薩多在雲貴湖廣一帶活動,點蒼派就在雲南,兩方雖然井水不犯河水,但也有過交集照麵。

所以高長楓是見過大歡喜女菩薩的,知道大歡喜女菩薩的相貌,但隻要一想到大歡喜女菩薩,他就忍不住想要吐出來。

而遊龍生為了分散大歡喜女菩薩的注意力,竟然對她說出“嫁給我吧我愛你”這種話,簡直太噁心了!

在他看來,要勝就要堂堂正正的勝利,但是遊龍生不僅突施暗算,還用出了這麼噁心人的計策,簡直就是下九流的手段,令人不齒。

所以他聽到兩人的謙虛,就忍不住道,“沒客氣,確實響亮,竟然說出想要娶大歡喜女菩薩為妻的話。”

高長楓說道,“其實你沒必要動手的,大歡喜女菩薩說不定真的會嫁給你,到時候,你不僅免了被人嘲笑的恥辱,還能娶到一個厲害老婆,豈不是一舉兩得?”

“嗯?”

眾人都聽的出來,這高長楓可不是在開玩笑。

丁白雲柳眉一豎,伸手就握住了劍柄。

不過遊龍生卻按在了她的手上。

遊龍生先看了謝天靈一眼,謝天靈麵色平淡,似乎沒聽到。

於是遊龍生就笑道,“大歡喜女菩薩因為自身缺陷,心理扭曲,不僅愛找男寵,還收了一群女徒弟,逼迫她們增肥增重。”

眾人都不清楚遊龍生為什麼突然說這些誰都知道的話。

隻聽遊龍生繼續說道,“藏劍山莊和點蒼派身為名門正派,有義務幫助她們走上正途。”

謝天靈眉頭一皺,這是指責點蒼派不負責任?

少年人,太天真了。

“在下殺了大歡喜女菩薩,但他還有個女徒弟叫做至尊寶,至少有兵器譜前二十的實力。”

遊龍生說道,“如今我已經指導她改邪歸正,但為了保證她們能融入正道武林,最好還要加一重保險。

我在山西不合適,高兄不僅是雲南人,還是點蒼高第,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謝天靈眉梢一挑。

高長楓則眼神發直,他突然知道遊龍生要說什麼了。

隻聽遊龍生笑道,“從高兄勸我成親來看,高兄不愧姓高,果然是高風亮節,隻看中品性武功,並不在意女子外貌,當真難得,佩服佩服,既然如此,不如由我為兩位做媒如何?

至尊寶武功非同凡響,本性也並不壞,絕不會辱沒高兄的身份,而高兄也能娶一位武功高強的老婆,點蒼還能多一強援,豈不是兩全其美?”

遊龍生兩手一拍,笑道,“她們之前還邀請我們去做客呢,到時候我給你們兩家撮合一下,要不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高長楓怒視遊龍生,一手握住了劍柄,“你在羞辱我?誰會娶那些歪門邪道的肥豬!”

遊龍生嘴角一勾,神色也冷了下來,“如果這也算羞辱的話,那閣下剛纔是不是也在羞辱我?

羞辱晉中藏劍山莊的莊主,天山雪鷹子的徒弟,五虎斷門刀彭家和太原王家的小舅子?”

眾人,“……”

丁白雲扶額,丁乘風失笑。

你要不要隨時都把自己所有身份全都曝出來啊!

本來很嚴肅的事情,愣是差點讓你一句“小舅子”給帶到溝裡去,聽起來像是以勢壓人的紈絝子弟一樣。

高長楓手上青筋直崩,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於是索性不接了,直接拔出了長劍。

“請!”

他本次被師父帶著進入中原,本就準備在中原行走歷練幾年,順便也要揚名立萬,一展點蒼之威。

所以他其實很嫉妒遊龍生,明明沒什麼獨立支撐的實際戰績,卻幾乎稱得上名滿天下。

就是這麼一個麵對著大歡喜女菩薩,竟然需要出言求婚,才能換取出手機會的小白臉,如何有資格被稱作近年來最厲害的年輕劍客?

所以他直接就拔劍了!

隻要勝過了遊龍生,他點蒼神劍高長楓的威名,就會響徹江湖。

“請賜教!”高長楓說道。

江湖中人不論什麼口舌之利,當以武功論輸贏!

遊龍生卻沒拔劍,而是摩挲著下巴調侃道,“這就惱羞成怒了?不會吧,不會吧,心理素質這麼不行,哪兒來的膽子先開嘲諷?”

(本章完)生忍不住笑出聲來,但是那兩人卻眼神驚恐,生怕遊龍生突然出手。“別害怕,我又不吃人。”遊龍生問道,“李探花呢?”兩人對視一眼,左邊那人說道,“李……李探花說他身體不舒服,一天都沒有離開院子。”“身體不舒服?”遊龍生搖了搖頭,看看眼前兩人,估計是心裡不舒服吧,好好一個風花雪月的李園,現在變成了蠅營狗苟的興雲莊。李尋歡隻怕已經發現了龍嘯雲的改變,畢竟能和趙正義、秦孝儀這種人混跡到一起去的,能是什麼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