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五虎斷門刀

她,就要做好下十八層地獄的準備,而青年此時還受到剛剛的記憶和情緒影響,對於林仙兒,那可是極為愛慕的。看到青年眼中的掙紮,林仙兒眼神一閃,壓住青年的玉手,又稍稍用了點力。“其實……其實我和他幽會,也是為了你……”林仙兒鑽進了青年的懷裡,“梅花盜盯上了我,我可不想讓你冒著危險和他決鬥,若是他能在攻擊秦重的時候,你趁機出手……”林仙兒捧著青年的雙頰,一臉深情的道,“你若是殺了梅花盜,那些世家用來懸賞的財...第89章

五虎斷門刀

和彭家比刀?

關中五虎莊?

丁乘風和丁白雲一起看向了遊龍生,他們當然知道遊龍生的大姐嫁給了彭家家主。

“看我幹啥,他是去找我姐夫比刀,又不是找我比刀。”遊龍生嘴裡說著,眼角卻在不斷打量那個年輕人。

丁乘風問道,“你不擔心?”

“說的好像我擔心就有用一樣。”遊龍生攤攤手道,“彭家傳承幾百年,到現在依然以五虎斷門刀名揚天下,也用不著別人操心。”

丁白雲說道,“我們也去看看吧。”

他們本來準備在過了黃河之後分開走的,遊龍生回晉中藏劍山莊,他們兄妹回河北真定丁家莊。

但是看到這個年輕人胸有成竹的去找彭家比刀,丁白雲就準備再晚一點回家,畢竟彭嶽是遊龍生的姐夫。

“好!”丁乘風立刻同意,“五虎斷門刀威震天下,我們也正好去觀一觀禮。”

遊龍生自無不可,遊蘭芷是彭家的家主夫人,彭家也沒有王家那麼大的排場和架子,他以前去彭家就和回家一樣。

但遊龍生看了看那年輕人的步履和手臂,不禁嘬了嘬牙花子,感覺自家姐夫有點懸。

原著裡,彭烈先猛後慫,但受辱後的傅紅雪卻堅持要看彭烈的刀,結果被丁靈琳打斷了,告訴傅紅雪說彭家的五虎斷門刀並不是真正的五虎斷門刀,真正的五虎斷門刀在關中五虎莊。

彭家的五虎斷門刀傳承幾百年,當然不是假的,丁靈琳的話裡肯定有水分,也有救彭烈的意思,但她能這麼說,就說明關中五虎莊當時比彭家更勝一籌。

這個更勝一籌是怎麼來的?

當然是打來的!

此時彭家還壓著五虎莊,遊龍生並不知道關中五虎莊是什麼時候比刀擊敗的彭家,但想來也就在這二十年間,不會就在今年吧?

遊龍生收回了目光,就和丁家兄妹一起吃飯。

而另一桌上卻並不和諧,隻不過三人顯然都有些迷戀桃花娘子,耐著性子坐在了一起,但不多的言語中也都帶刺,隻有麵對桃花娘子時纔有笑臉。

桃花娘子也不愧是長袖善舞的人物,彷彿低配版的林仙兒,麵對著三個男人,也能把分寸拿捏的分毫不差,曖昧而不失距離感,讓他們感覺到桃花娘子對自己最有意思。

遊龍生聽的嘖嘖有聲,不禁感慨桃花娘子生錯了年代,若是放到現代去,那就是一個頂級的女公關啊!

……

遊龍生三人先吃完飯,然後就出門找船過河,到了黃河北岸之後,都沒有回藏劍山莊,而是直接取道彭家。

“大姐!姐夫!”

“小弟,你來了,這兩位是……”

“河北丁乘風(丁白雲)見過彭家主,彭夫人。”丁乘風兄妹拱手為禮。

彭嶽和遊蘭芷當然聽說了從江南傳回來的訊息,聽到果然是丁乘風和丁白雲,急忙將三人迎進了大廳落座。

“又出去了一年,終於捨得回來了。”遊蘭芷打趣笑道,“不過有丁公子和丁姑娘隨行,倒也讓人放心。”

“彭夫人客氣了,遊兄劍法絕倫,我們一行還多仰仗他呢。”丁乘風說道。

丁白雲此時也變成了大家閨秀,輕聲細語,點頭附和,還和遊蘭芷說起了江南見聞,但是隻說風花雪月和江南風景,沒有提及一些打打殺殺。

不過遊龍生很快就把話題拉了回來,說到了正事。

“我們在過黃河的時候,見到了一個關中五虎莊的年輕人。”遊龍生對彭嶽說道,“他說要來和彭家比刀,你們知道這件事嗎?”

遊蘭芷立刻收起了笑容,彭嶽也是臉色一定,點點頭道,“不錯,確有此事,我們知道。

三個月前,我接到了五虎莊的戰帖,他們會派出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秦雷前來比刀,定論五虎斷門刀正統歸屬。”

旁邊一個彭家的壯漢粗聲說道,“彭家的五虎斷門刀傳承幾百年了,他們在百年前不知道從哪裡淘出來了一冊老祖遺落的秘籍,竟然號稱五虎門的隔代傳人,五虎斷門刀的正統,真是可笑!”

另一位鬚髮花白的高大老者冷笑一聲,“我們沒有理會他們也就罷了,他們竟然還敢來彭家定論正統,誰給他們的膽子?”

另一個年輕人不屑說道,“重點是,他們竟然在戰帖裡指名道姓的向家主挑戰,簡直就是不知所謂,都不用家主出手,待他來了,我就打發了他!”

遊龍生上下打量了年輕人兩眼,“彭鵬,不是我說伱,你還真的打不過他。”

“我叫彭大鵬,不叫彭鵬!”年輕人臉色都紅了,爭辯道,“另外,你怎麼知道我打不過他?”

“就憑我殺了青魔手伊哭和東海玉簫。”遊龍生說道,“他步履沉穩,氣息悠長,雖然心性不一定多好,但是武功卻一定不弱。”

一語既出,彭家人的神色也都凝重下來。

遊龍生的武功如何,他們心裡都是有數的,過年時前來彭家拜年送刀,還和彭嶽比過一場,最後的結果是彭嶽敗下陣來,遊龍生在明顯手下留情的情況下,贏的也不難。

武功從來就和年齡無關。

說不定那個叫秦雷的年輕人,雖然號稱是年輕一輩,但其實已經是關中五虎莊的第一高手了。

“特麼的,派一個年輕人來彭家挑戰,輸了也不丟麵子,贏了更是把彭家踩在腳下,倒是好算計!”鬚髮花白的高大老者說道。

“放心。”彭嶽沉聲說道,“他怎麼來的,我就讓他怎麼回去!”

本來他還不準備出手的,要是隨便來個阿貓阿狗要挑戰他,都需要彭家家主親自出手的話,那彭家的其他人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但若是讓秦雷連勝好幾場,最終還是逼到他隻能出手的話,就算他最後勝過了秦雷,山西彭家也算是丟了麵子。

既然如此,他便親自出手!

隻不過……

彭嶽冷笑一聲,“既然他一個五虎莊的後輩想要挑戰我,那就讓他闖三關試刀!”

年輕人彭大鵬、中年壯漢彭川、灰白鬍須老者彭廣齊聲說道,“是!”

感謝書友20190713131555870、夏季之家、牧羊人n、平平瑤瑤、b似水年華、俠盜獵車獸、東程喃喃的一百賞。

感謝書友chennnnn、書友20210301106537372016、望川川qq的五百賞

感謝書友剛結婚的孩子的一千五百賞。

(本章完)進了嘴裡。“哢嚓!”……另一邊,那樂師卻已經提著刀,來到了蕭敖跟前,距離一丈。“準備好受死了嗎?”樂師獰笑道。“受死的是你!”蕭敖冷笑一聲,“千裡迢迢趕來送死,確實是兄弟情深啊,放心,我會成全你們的!”“找死!”那樂師怒喝一聲,右手一拔,左手一撥,七尺九寸長的天王刀就亮相人前。“斬!”“殺!”蕭敖也厲喝一聲,長刀出鞘,一道雪亮的刀光對映四方,照的人眼前一花。“唰唰唰!”天王斬鬼刀三刀橫斬之後,兩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