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白天羽終於出場了

麼可生氣的呢?”青年的大腦宕機結束,僵硬的扭過頭來,終於看到了說話的正主。雪肌玉骨,細柳生姿。略帶弧線的柳葉眉,挺翹的瓊鼻,飽滿的紅唇,白皙紅潤的如玉容顏,特別是那一對明亮水潤彷彿會說話的眼眸,都似乎在告訴青年,她有多愛他。青年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即便自己腦海中已經知道了這女子的長相,但此時依然不得不感嘆。漂亮!太漂亮了!確實是毫無瑕疵!如此近距離的觀看,也是毛孔細膩,麵板水嫩飽滿有光澤,放到現...第92章

白天羽終於出場了

話音剛響起第一個字時,聲音還在堡外很遠,但最後一個字說完,兩道人影就已經出現在彭家堡內,門口攔路的彭家弟子,竟然完全反應不及。

眾人齊齊回頭,就看到了兩個白衣人。

為首的白衣人看起來大概有三十多歲,濃眉深目,容顏俊朗,堅毅的眼神卻搭配著飄逸的笑容,竟然將威嚴和瀟灑這兩種完全不相乾的風格融為了一體,看起來極有魅力。

跟在他身後的白衣人卻麵容肅穆,比為首之人還要高半個頭,身形壯碩,手掌寬大,一雙濃眉配上一對鷹眼,看起來威武霸氣。

高手!

眾人的視線,齊齊集中在了第一個白衣人的手上,因為在他的手上,也提著一柄刀。

白色的狐絨裹著刀鞘,白色的綿綢裹著刀柄,刀身並不長,形製看著也普通,但配上他這個人,偏偏就是有一種令人矚目的吸引力。

遊龍生點點頭,終於解惑了。

傅紅雪的刀和白天羽的刀應該不一樣,否則馬空群肯定能在第一時間認出傅紅雪的底細。

“來者何人!”一個彭家弟子高聲喝道,和另外幾人一齊抽刀。

為首的白衣人僅僅隻是眼神一斜,懾人的目光就讓那幾個弟子忍不住齊齊後退一步。

白衣人微微一笑,眼神掃過了桃花娘子和丁白雲,然後在彭嶽、秦雷、隴西樂師、楚相羽的身上轉了一圈,又在遊龍生和丁乘風的身上停了片刻,這才點點頭,“高手不少,來的不枉。”

彭嶽的眼神停留在白衣人的衣服和刀上,然後眼神一凝,這才拱手說道,“可是關外神刀堂堂主當麵?”

“我就是白天羽。”為首的白衣人點點頭,介紹他身邊人,“這是我三弟,馬空群。”

隴西樂師忍不住語帶嘲諷,“關東刀馬,天下無雙?”

馬空群看了一眼隴西樂師,嘴角閃過一絲輕蔑,“怎麼,你們隴西天王刀有意見?”

眾所周知,隴西一帶武林,也是練刀養馬,武風暴烈。

隴西樂師伸手撫摸著刀柄,冷聲說道,“聽說神刀堂白天羽刀法絕世,梁某早想領教了。”

白天羽卻壓根就沒再搭理他,而是大踏步走向了演武場,“白某在路上聽說了關中五虎莊來挑戰彭家的事,一時心癢,便來觀戰,打擾之處,還請見諒。”

他嘴上說著見諒,但神情中卻絲毫都沒有抱歉的意思,停下腳步之後,就正好站在演武場的側麵邊緣,最合適的觀戰位置。

隴西樂師臉色鐵青。

但他身邊的桃花娘子卻眼神泛光,目光灼灼的盯著白天羽。

丁乘風看向白天羽的眼神凝重,遊龍生卻忍不住看向了丁白雲。

“看我幹啥?”丁白雲也正在皺眉看向白天羽,眼角餘光瞄到遊龍生卻在看自己,不由回頭問道。

“你覺得白天羽此人如何?”遊龍生忍不住問道。

“高手。”丁白雲點點頭,“很厲害!”

“然後呢?”

“然後什麼?”丁白雲不解問道。

遊龍生看丁白雲的眼神裡隻有忌憚和警惕,點點頭又搖搖頭,然後回過頭去,也看向了白天羽,“聽說神刀堂入關後並沒有大開殺戒,四處樹敵,至少不是敵人。”

遊蘭芷聽了,在旁邊低聲接了一句,“兩個月前,白天羽親入太行山,將張孟的腦袋砍了下來。”

“嗯……”遊龍生眨眨眼,“一年前老婆跟人跑了,一年後腦袋還被砍了,張孟這個太行巨寇當的也太憋屈了。”

而另一邊,白天羽站定了不說話,擺明瞭準備當看客,於是眾人就算再忍不住,也隻能將注意力也再次放回到彭嶽和秦雷的身上。

但無論如何,白天羽隻是簡簡單單的往旁邊一站,彭嶽和秦雷剛剛瀰漫四方的蕭殺之氣,卻再也達不到剛剛的烈度了。

似乎隻要白天羽所在之處,其他人都要立刻矮上三分,彭嶽和秦雷剛剛幾乎沖天的煞氣,在他麵前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秦雷臉色很不好看,他剛剛三關試刀,淩厲的氣勢就被削弱了一波,白天羽一來,積攢的氣勢又被削弱了一波,麵對以逸待勞,以主欺客的彭嶽,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必勝之機。

彭嶽的戰鬥經驗何其豐富,白天羽對他的影響遠比對秦雷的要小,此時眼神一亮,長刀一擺,主動誘敵,“請!”

秦雷也早已到了不得不發的時候,隻能是眼神一厲,抽刀向前。

“噹噹噹當……”

不得不說,秦雷的刀法確實不凡,反應和臨機應變還在彭嶽之上,但彭嶽的經驗更勝一籌,而且此時在氣勢上也壓住了秦雷。

有時候兩人的勝負,就是這麼一點點差距,但結果卻天差地別。

“嚓!”

秦雷的腿上中了一刀,然後彭嶽謹守門戶,在秦雷急迫猛攻的空檔,又在他的左臂上劃過。

彭嶽眼中殺機一閃,秦雷卻在間不容髮的瞬間跳出了戰團。

“我輸了。”

於是彭嶽也不得不止住了腳步,豪爽一笑,“不錯不錯,後生可畏,哈哈哈哈!”

戰鬥中不留手是正常的,但對方認輸後還繼續下手就不合適了,這就不僅是和五虎莊的私人恩怨了,也會影響自己的武林風評。

秦雷臉頰抽搐。

按理來說,他的武功是比彭嶽高的,但他卻偏偏輸了,而且還要承彭嶽手下留情的情,這到哪裡說理去?

“多謝彭家主手下留情!”

“少年英雄,以後這個江湖就是你們的天下啦。”彭嶽展顏笑道,“希望伱們在關中,能夠將五虎斷門刀發揚光大,咱們河東河西,交相輝映,豈不是好?”

秦雷隻能咬牙應下,“我會轉告二叔他們的。”

“好好好!”彭嶽轉身對下人們說道,“快給秦小哥包紮一下,等會兒堡裡擺宴,招待他們……”

“不必了!”秦雷拒絕道,“小傷而已,不勞貴府費心。”

挑戰輸了,還被人家療傷,再留下做客,那他的臉就真的丟盡了。

於是秦雷強忍腿上的傷痛,決然回頭,準備離開彭家堡。

然後他就看到了桃花娘子看向白天羽的目光。

“玥瑤……”

戰鬥結束,所有人的目光又不自覺的集中到了白天羽的身上,他身上彷彿有種引人注目的能力。

桃花娘子努力收回目光,伸手扶住了秦雷,言不由衷的道,“彭家讓你闖三關,勝之不武。”

楚相羽冷哼一聲,“輸了就是輸了,聲勢浩大的過來挑戰,結果卻是丟人現眼。”

“你!”秦雷兩眼彷彿就要噴火。

隴西樂師卻一直都在盯著白天羽,此時終於忍不住踏步上前,“白天羽,拔你的……”

話剛說到一半,就迎來了白天羽彷彿鷹隼一樣的銳利目光,那目光如威如獄,竟然將他剩下的話,全都壓了回去。

(本章完)等待梅花盜上門。”“當然中途沒了我的打擾。”“這邊梅二先生沒有治好秦孝儀的兒子秦重,秦孝儀憤然出手,被李尋歡的跟班鐵傳甲阻攔。”“然後秦孝儀就此退場,鐵傳甲也因為被他們看破了身份,從此和李尋歡分別,兩不相見,直到死前才見了最後一麵。”“嘖嘖,好可悲!”遊龍生在這邊回想劇情,那邊李尋歡已經在龍嘯雲處得知了此事的前因後果。龍嘯雲讓李尋歡勸勸鐵傳甲,李尋歡卻冷然拒絕了。而空地中央,鐵傳甲越打越狂,勢如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