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神刀堂堂主的威勢

但他相信鐵傳甲,也尊重鐵傳甲,所以從未問過。沒想到如今剛入中原,就遇到了一個知道當年秘密的人。李尋歡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一時竟然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要是問了,會不會顯得對鐵傳甲不尊重?遊龍生眉梢一挑,“想不想聽?”李尋歡嘆了口氣,實話實說,“想!”“想聽的話,是不是至少得找個溫暖點的屋子?”遊龍生裹了裹脖子上的毛絨圍脖,縮了縮脖子,“你不會想讓我就在這種冰天雪地和寒風呼嘯中給你講故事吧?”李尋歡笑...第93章

神刀堂堂主的威勢

隴西樂師的手握著天王刀的刀柄,但卻忍不住在顫抖。

白天羽並未說話,而他身旁的馬空群就冷笑道,“你若是還不想死,就最好滾遠點。”

隴西樂師目眥欲裂,但是手裡的刀,卻依然拔不出來。

隻身入敵園,一刀斬蕭敖的隴西樂師,此時麵對著白天羽,竟然連拔刀的勇氣都沒有。

有些人性格平淡,深藏不露,他不顯露武功時,別人都看不出來他究竟有多厲害,例如天機老人、李尋歡。

有些人性格霸道,氣勢外放,任何人一眼看到他,就能知道他絕對是個頂尖高手,武功越高就體會越深,例如上官金虹,還有眼前的白天羽。

隴西樂師的武功不弱,所以他才更能體會到白天羽的恐怖,身體的本能告訴他,他隻要一拔刀,就會死。

但他的驕傲還是讓他死死的握住了刀柄,直到……

白天羽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隴西樂師終於崩潰,情不自禁的狂吼一聲,然後轉身就狂奔出門,在路上時就忍不住乾嘔出聲,剛剛奔出彭家堡,就立刻開始嘔吐。

羞辱、憤怒、恐懼、慶幸……

在場的高手都知道,若是此人走不出此時的心態,怕是以後都廢了。

和隴西樂師同來的楚相羽和秦雷渾身冰冷,簡直不敢想象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厲害的人,而桃花娘子看向白天羽的目光裡卻豔光四射,滿是傾慕。

馬空群轉頭又看向兩人,嗤笑一聲,“什麼天王斬鬼刀,什麼五虎斷門刀,都是廢物。”

這句話一出,別說楚相羽和秦雷了,便是彭家眾人,臉色都是一變。

“好厲害!”丁乘風神色凝重,“想不到關外竟然出了這等人物。”

丁白雲也點點頭,沉聲問道,“那個姓梁的武功不凡,但卻連拔刀的勇氣都沒有,他的武功不會比郭嵩陽還厲害吧?”

“不能這麼比,李尋歡看起來還是個讀書人呢,誰都敢對他亮刀子,郭嵩陽也不是個張揚的人。”遊龍生說道。

“嗯?”

白天羽霍然回頭,看向遊龍生,“你們認識李尋歡?”

好靈敏的耳力!

遊龍生三人和白天羽至少隔著十多米,而且說話的聲音並不大。

而白天羽這霍然回頭,眼放神光的樣子,讓丁乘風和丁白雲都忍不住去握劍柄。

“認識。”

倒是遊龍生並不在意,先是點點頭,然後拉關係,“我和他是過命的交情,他說隻要在關外報他的名字,就可以在神刀堂弟子那裡混一頓酒喝。”

白天羽身形一閃,就到了遊龍生身邊,目光灼灼的看向遊龍生,“他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遊龍生說道,“從少林寺下來之後他就失蹤了。”

白天羽眼神一閃,然後就看到了遊龍生的劍,“你是遊龍生?”

遊龍生眉梢一挑,“伱知道我?”

白天羽就笑了,拍著遊龍生的肩膀,“我當然知道你,在那狗屁興雲莊裡幾乎洗刷了對李尋歡的誣陷,路上還配合李尋歡殺了伊哭和五毒童子。

要我說李尋歡還是太軟了,要是我陪著他一起入關,當時就把興雲莊裡的上下人等全都殺個乾淨,苦主都死了,我看誰來誣陷他!”

遊龍生點點頭道,“幸虧你沒去。”

白天羽不由眼神一眯,“怎麼說?”

“李探花從始至終都沒有埋怨龍嘯雲,心裡還愛著林詩音,你要是把他們兩人殺了,置李探花於何地?”遊龍生攤攤手道。

“誰說我要殺林詩音?”白天羽哼了一聲,“龍嘯雲賣友求榮,殺了就殺了,搶了林詩音塞進李尋歡的被窩裡,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

遊龍生無語,“你可真是李探花的好朋友……”

“我當然是他的好朋友。”白天羽再次拍著遊龍生的肩膀,“你既然是李尋歡的朋友,那自然就是我的朋友,有空去神刀堂做客,我請你喝酒!”

直到這時,彭嶽現在纔有空上前插話,“見過白堂主。”

白天羽點點頭,“彭家的五虎斷門刀傳承幾百年,還算有點門道。”

彭嶽聞言也不由一僵,不知道白天羽這話算稱讚還是貶低。

而此時,桃花娘子才扶著秦雷,和楚相羽一起走到了彭家堡門口,回過頭來,眼神在白天羽的身上轉了一圈,高聲說道,“白大俠,彭家主,我等告辭了。”

眾人回頭,彭嶽拱拱手,對門口的弟子說道,“送客!”

而白天羽卻看到桃花娘子風情萬種的衝自己飛了一記媚眼,不由眉梢微挑,回以輕笑,深邃的目光和瀟灑的氣質,逗的桃花娘子心臟怦怦直跳。

……

雖然彭大鵬、彭川、彭廣全都受傷,但彭嶽終究贏下了這一場和關中五虎莊的比武,對方再想挑釁,最少也得十年以後。

所以彭家堡上下都很高興,擺席設宴,也將白天羽和馬空群一起請進了大廳。

白天羽這次入關在山西武林行走,本就是為神刀堂開拓勢力範圍,同時也在廣交朋友,準備深入中原,讓神刀堂之名響徹天下。

上官金虹都知道讓金錢幫走灰色路線,不觸碰大勢力的利益,白天羽當然也不是傻子,所以他選擇的目標是太行巨寇。

去年剛入關時,就把雁門三煞的頭顱掛在了雁門關口,今年更是連挑太行山十八寨,將太行巨寇張孟的首級斬下。

與此同時,他還接連拜會山西武林名家,刀法淩厲,幾乎沒人能接下他三刀,也讓他的“白家神刀”之名,響徹北地武林。

而神刀堂也以太行山為主幹,將觸手伸向山西河北各地,名聲初響。

剛剛戰勝了彭嶽,才將“神刀”名號叫響的郭威,還沒來得及品嚐這個名號的甜美,就再次失去了這個名號。

因為神刀郭威,接不下白天羽的神刀!

此時彭嶽也算見識到了白天羽的威勢,自認也絕不是白天羽的對手,於是對於白天羽提及的神刀堂與彭家的合作,滿口應下。

“好!彭兄爽快!”白天羽大笑道,“放心,彭家與神刀堂合作,五虎斷門刀的聲威,必將響徹武林,我也絕不會讓彭家吃虧!”

彭嶽勉力一笑,“我自然相信。”

雖然是在彭家堡的大廳裡,但這裡卻彷彿變成了神刀堂的主場,白天羽氣場全開,幾乎壓的彭家眾人喘不過氣來。

遊龍生在一邊嘖嘖搖頭,這白天羽若是放到現代,肯定是踏不進政壇的,但絕對是一代商業巨擘,和頂級女公關桃花仙子一比,確實不在一個層麵上。

隻能說,有本領的人,隻要條件合適,放到什麼背景下都能闖出一番天地,但不同的大環境卻會影響他們的結局,至少白天羽在現代絕不會死……吧?

至於這裡嘛……

遊龍生看向馬空群,有自己在,這次肯定沒有丁白雲的事了,你還會勾結外人,謀殺白天羽嗎?

(本章完)樓的雪盈姑娘,可是名滿揚州啊!”旁邊的韋先生接話笑道,“普通人想要見她一麵可不容易,但名震天下的遊龍劍客,自然不在此列。”遊龍生拱手一笑,“我主要是聽說江南的姑娘們多纔多藝,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正好這些我也稍有涉獵,就是想和她們多交流交流。”韋先生不由臉色一僵,但還是順著遊龍生的話稱讚道,“原來遊少俠文武雙全,佩服佩服!”“客氣客氣,也就是略懂一點而已。”遊龍生笑道,“宮商角徵羽,床前明月光嘛,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