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南海娘子

她的武功也在遊龍生和丁乘風之上,江湖之大,隻要她不作死,幾乎沒人能傷害到她。所以與其替她操心,還不如操心操心他們自己……咦?好像自己這邊也沒什麼威脅了呀!原著裡的小boss藍蠍子變成了自己的女人,**oss大歡喜女菩薩也領了盒飯,超級boss上官金虹統領的金錢幫暫時是自己的合作夥伴。自己還有什麼危險?完全可以在江湖上浪起來了啊!然後遊龍生幾人走出客棧,就看到了正站在外麵的至尊寶。“有事?”遊龍生不...第98章

南海娘子

既然來了,丁乘風和丁白雲就在藏劍山莊又住了幾天。

就在他們準備回去時,北邊就傳來了白天羽出關,然後甩了桃花娘子的訊息。

據說桃花娘子哭的死去活來,然後被秦雷、楚相羽和隴西樂師狠狠嘲諷了一通,就此消失。

隴西樂師和秦雷西去關中,楚相羽東往河北,也離開了山西這個傷心地。

“白天羽真不是個東西!”丁白雲罵道,“和李尋歡一模一樣!”

遊龍生無語,“你罵他們就罵他們,你看著我幹嘛?”

“我要回河北了。”丁白雲淡淡的道。

遊龍生點點頭,“一路小心。”

丁白雲不禁咬牙,眼中帶著一絲期待,“你就沒什麼要說的?”

遊龍生眨眨眼,“注意保暖,多喝熱水?”

丁白雲不禁氣急,“伱也不是個東西!”

遊龍生:???

然後他就看著丁白雲和丁乘風打馬東去。

遊季湊過來,“真不用老朽去準備明年送往丁家的聘禮?”

遊龍生翻了個白眼,“先把你兒子管好吧!”

“他二兒子在六月剛出生。”

遊龍生,“……”

遊龍生返回山莊,還別說,突然從熱熱鬧鬧變為冷冷清清,還一時頗不習慣。

要知道,他之前在現代,可是很享受一個人宅在家裡的感覺,所以現在和以前最大的不同……

就是沒有網!

這是硬體不行,那是真沒辦法!

遊龍生百無聊賴的在藏劍山莊轉了一圈,視察了鍊鐵坊和煉劍坊,考察了藏劍山莊的劍僕弟子,和兩位劍術教習敘了敘舊,又安排了和金錢幫與洛陽田七的生意。

時間到了下午,工作就全都安排妥當了。

“既然如此,下午練劍,晚上去春風樓瀟灑!”

遊龍生拿了遊龍劍,在後院舞了一路《神龍九折劍法》和《風雪七十二式》,到了申時初時,就聽到了一陣輕功破風聲。

“莊主!”

遊騰的光頭上都在冒著熱氣,可見其焦急,“丁姑娘回來了,好像受了傷,但是不見丁公子!”

“什麼?”

遊龍生不禁吃了一驚。

他第一個反應就是丁乘風和丁白雲遇敵,丁乘風抵擋,讓丁白雲前來求援。

於是遊龍生立刻長劍歸鞘,身形一展,就彷彿一隻雄鷹騰空,在空中還淩空一轉,瞬間越過遊騰,然後往山莊前院掠去。

“什麼情況?原著裡可沒有這麼個事件,看來是和我一起遊歷江湖導致的蝴蝶效應了。”

“什麼敵人,這麼厲害?”

遊龍生心思急轉,丁乘風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已經是《兵器譜》十幾的戰鬥力,什麼人能在他麵前傷了丁白雲,還能讓他攔路阻敵,讓丁白雲前來求援?

更何況丁白雲也不是弱者,配上削鐵如泥的白雲劍,也是江湖第一流的身手,非常人可敵。

“難道是金錢幫的諸葛剛帶隊進山西了?”

“還是和白天羽有交集,受了神刀堂的池魚之殃,被大隊的太行山匪圍攻了?”

遊龍生短時間就想到了這兩個可能性,剩下的一個,就是原著裡沒提到,莫名其妙蹦出來的高手了。

還在想著,遊龍生就已經來到了山莊前院,然後就看到丁白雲的棗紅馬停在拴馬樁旁,焦躁的踱來踱去。

而遊季此時正扶著丁白雲起來。

丁白雲頭髮散亂,臉色青白,手中的白雲劍都沒了。

遊龍生飛掠而至,就看到丁白雲看向自己的眼神裡滿是哀求。

“莊主!”

遊季看到遊龍生來了,急忙對他說道,“丁姑娘還好,沒有受傷,但是丁公子被一位高手阻攔,還請莊主出手相助!”

“咳咳咳……”

看到遊龍生來到身邊,丁白雲掙脫了遊季的攙扶,然後忍不住晃了一晃,又情不自禁的倒向遊龍生,雙手急忙撐向遊龍生的胳膊。

遊龍生立刻伸手攙扶。

然後,就在丁白雲即將靠在遊龍生身上的時候……

“嗆!”

劍鳴在突然之間響起,遊龍生倏忽拔劍,一道劍光在丁白雲的眼前閃過,她急忙縮手,卻已經晚了。

“啊!”

丁白雲忍不住一聲慘叫,鮮血就飛濺而出。

遊龍生竟然一劍就削斷了丁白雲兩隻手的手筋。

丁白雲臉色慘白,腳下一點,下意識的就要退走。

但是遊龍生長劍一轉,就在她的左大腿上又一劃而過。

丁白雲一個踉蹌,強忍傷勢,兩隻袖子向遊龍生揮舞,然後六支短弩箭就伴隨著一片血液飛射而出。

遊龍生身形一閃,避開了六支弩箭,對那片鮮血更是避如蛇蠍。

然後身形似進實退,長劍在丁白雲眼前連續刺出七劍,然後就在一蓬銀針射出的同時轉到了她的身後。

“嚓!嚓!”

兩聲輕響,遊龍劍就已經兩入兩出,刺穿了丁白雲的肩膀。

試探出了她背上沒什麼機關,然後遊龍生便欺身而上,一掌印在了丁白雲的背心。

“砰!”

“啊!”

丁白雲慘叫一聲,口中鮮血狂噴而出,撲倒在地,動都不動了。

遊龍生凝神屏氣,確認丁白雲的兩條胳膊已經廢了,然後又將她的兩根腳筋挑斷,這才來到她的身邊,伸手在她的耳後摸了摸,就撕下來了一張薄薄的皮質麵具。

再看眼前的丁白雲時,她已經變成了一個容貌雖然豔麗,但年紀卻已經不小的女人樣貌。

和丁白雲不能說天差地別,隻能說毫無關聯。

而此時,這女人看向遊龍生的眼光,卻是滿含怨毒。

遊龍生眼中精光一閃,出聲問道,“千麵觀音,南海娘子?”

南海娘子神色一厲,卻是立刻就反應過來,忍不住獰聲罵道,“一群吃裡扒外的東西!”

遊龍生能知道她,提防她,當然是大歡喜女菩薩的那些弟子告訴了遊龍生此事。

“丁乘風和丁白雲怎樣了?”遊龍生盯著南海娘子的眼睛,聲音卻突然柔和了起來。

南海娘子恍惚片刻,但很快回過神來,不可置信的看向遊龍生,“你竟然會本教的《勾魂攝心**》,你也是我教中人?”

然後她立刻反應過來,“你就是這樣殺了女菩薩的?”

遊龍生不禁搖頭,還是修煉時間太短,而且南海娘子顯然也修煉過類似功法,她的精神抗性比大歡喜女菩薩還要強。

隻不過……

玉簫道人這本秘籍上明明寫的是《攝魂**》,怎麼又成了《勾魂攝心**》了?

原著裡隻提了鐵姑修煉的是《勾魂攝心**》,倒是沒提玉簫道人攝魂術的名字。

原來兩者是一個東西。

而聽到遊龍生的問題,南海娘子卻是獰笑一聲,“你想找丁乘風和丁白雲嗎?去閻羅王那裡找吧!”

(本章完)然不能見死不救,而最快的出手,莫過於藍月怡的彩雲針。與此同時,遊龍生的疑惑,也霍然而解。為什麼花白鳳身為魔教四大公主之一,忍耐力應該一流,卻生個孩子就能疼暈過去。為什麼白天羽身死之後,花白鳳沒有出山報仇,而是培養傅紅雪,等了整整十九年。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當時已經武功盡失了!她當時能帶著傅紅雪逃出去,都是因為有人通風報信!本來說不通的背景故事,又能說通了,古(zuo)龍(zhe)可真厲害!把視角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