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隨身護衛

“禦劍訣”。這門劍法明顯是得築基以後才能學的,陸羽現在還學不了。整理完收穫後,陸羽拿出築基修士的丹藥,開始閉關。築基用的丹藥,藥力非常狂暴。陸羽隻能拆成幾份纔不至於爆體而亡。三個月後。一個風塵僕僕的身影,出現在了百萬大山的邊緣。這個身影正是陸羽。在大量丹藥的輔助下,他修為順利到達了練氣九層巔峰,而且劍法幻境考覈,也已經順利通關了。隻是通關後,一直期待的考覈獎勵,卻一直沒有出現。修為已經到了瓶頸,他...然而,在趙景陽派出各種精兵強將,做出周密部署後,他依然感覺心中不安,因為從占卜卦象來看,唐昊天的至親之人這次還是九死一生。

趙景陽的占卜之術,來自一個極其古老的家族。

他小時候資質平平,就因為無意中得到了這古老占卜之術,每次重大行動都能化險為夷,纔在芸芸眾生之中脫穎而出,成為南方暗衛統領,所以他對自己的占卜之術極其重視。

然而這次的卦象,不管怎麼調整戰略,都還是凶多吉少。

甚至他把麾下最精銳的王牌暗衛何霽雲都派出去了,所得的結果依舊一樣。

最後,趙景陽隻好施展禁術,耗費精血壽元,再算了一卦,得到的提示是:唯一的生機在“羽”字身上。

“羽,是什麼意思?”趙景陽愁眉苦臉數日,卻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某天一不小心看到了玄天暗衛名冊最後一頁的“陸羽”兩個字,忽然來了興致,於是他拿出陸羽的履歷認真研讀起來。

然而越是研讀就越是欣喜,這陸羽平時低調異常,但每次任務都能趨利避害,化險為夷,成為最終活下來的那個。

特別是這段時間,對方帶領幽靈戰隊殺進殺出,始終不損一人,這更是堅定了他的猜測。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被上天眷顧,福澤深厚之人?

卦象中的“羽”字的意思,會不會就是指陸羽呢?

如果陸羽真的是福澤深厚之人,那讓唐家至親整天跟陸羽待在一起,沾上陸羽的福澤,說不定真的能逆轉運勢、逢凶化吉!

趙景陽越想越覺得應該就是這樣,於是二話不說,就花大力氣將陸羽從特戰隊徵召了過來。

不過對方剛進行了殘酷的戰鬥,他雖然心急,但也還是給了對方幾個月的假期。

畢竟他這次任務的耗時,可能會很長。

左盼右盼,終於等到對方來報到了。

於是他第一時間就安排了會麵。

“陸羽啊,聽說你有一種神奇的直覺,能預知風險?”趙景陽眼神灼灼地盯著陸羽道。

陸羽聞言一驚,連忙解釋:

“稟告統領,在下隻是比較細心謹慎而已,並沒有傳言中說的那麼誇張。”

“嗯,謹慎好啊!小心駛得萬年船!”趙景陽滿意地點了點頭。

要是陸羽一開口就誇誇其談,他反而會不太相信。

但是對方如此謙虛務實,他就覺得**不離十了。

陸羽被盯得有些不自然,他感覺這位統領似乎有點太熱情了。

“老哥這有個不情之請,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統領大人請說。”

“幫保護一下我侄女!歸期不定。”

“額…這是何故?”陸羽很是詫異,這樣的差事,怎麼會輪到自己?

對於陸羽的疑問,趙景陽仔細把情況解釋一番:

原來威脅唐昊天的邪修是血修,專門用修士精血來修煉。

數千年前,有個在當時盛極一時的宗派叫血靈宗,擅長血液秘法,以提煉自身精血為修行手段。

血靈宗本來並非邪魔歪道,然而某一天,他們出現了個天賦驚人,卻心術不正的弟子。

那人另闢蹊徑,以他人精血煉化為己用,沒想到竟然還成功了。

於是,他的修為開始一日千裡,沒多久就逆襲奪得了血靈宗宗主之位。

從那以後,血靈宗就飛速發展壯大,短短數百年就發展成了化洲第一大門派,而相應伴隨的是,化洲其他宗門不斷有弟子失蹤。

這血修平時與常人無異,不主動暴露,誰也發現不了。

最後還是由於血靈宗內有個良心未泯的弟子逃出了控製,向玄天盟舉報,世人才得知,原來血靈宗內早已全都是吸血鬼。

於是各大宗門高手盡出,將血靈宗剿滅。

然而血液秘術太過玄奧,血靈宗宗主當時一身血液神通幾乎已達到不死不滅之境,最後關頭竟將自身化為漫天血海,滲透在血靈宗地底岩土之中,期待某日能王者歸來。

“這麼多年來,我們誰都沒辦法將其徹底消滅,隻好在血靈宗遺蹟上加了一層封印。經過數千年的探索,終於有人研究出了有可能消耗化掉血海的方法,也就是唐昊天正在研究的方法,隻是不知為何,被血靈宗餘孽得知,從而受到了威脅。”

“陸羽啊,情況大概就是這樣,唐昊天的至親隻有一個,就是他的女兒,你的任務就是時時刻刻跟在她身邊,貼身護衛,任務結束時間不確定。”趙景陽說道。

“在下有一事不明,這麼重要的任務,為什麼會派我這麼個築基期暗衛執行呢?”陸羽不解道。

“其實我們是另有高手暗中保護的,但還缺一個能時刻跟隨的。至於為什麼選你?一方麵,修為低纔不會引人注意;另一方麵,說起來可能讓你見笑了,老夫平時喜好占卜算卦,從卦象來看,這個任務,你是最合適的。”趙景陽不好意思道。

他知道占卜算卦之術,似是而非,在玄天大陸眾人眼裡,一直都是街頭騙子的把戲,被正道修士認為是無稽之談。

然而陸羽卻知道,占卜算卦之術也是一門極其厲害的神通。

靈界赫赫有名的天機子就是此派的代表,玄天大陸的人之所以不信,是因為從來沒有一個厲害的人物出現。

“既然如此,那在下必定竭盡所能。”陸羽拱手答道。

“哦?這麼輕易就答應了?你就這麼相信在下的占卜之術?”見陸羽答應得這麼爽快,這倒讓趙景陽詫異了。

“萬物存在,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占卜算卦之術能被趙統領如此重視,必定有其不凡之處,所以在下相信趙統領的判斷。”陸羽笑道。

“好!你是第一個相信我占卜之術的人,這次任務若能順利完成,算我欠你的一個人情!”趙景陽聞言,一臉欣慰。

……

幾天後,化洲唐家,唐昊天的秘密書房裡。

“你是趙統領派來的?”唐昊天瀏覽著手中的玉簡,再打量著這個衣著一般,修為隻有築基中期的小夥子,忍不住有些皺眉。

這麼一個小築基修士,能有什麼不凡之處?近在哪高就啊?”“哈哈,最近也就接管了家族的一個小煉器工坊,每月賺個幾千靈石花花。”白長卿一見是李雨欣,眼前一亮,得意地笑道。“哇,每個月幾千靈石?太厲害了吧?”李雨欣聞言,臉上滿是驚訝,雙眼直冒星星。她現在每月俸祿也纔不到一百靈石,每月賺幾千靈石是什麼概念?恐怕她整個家族加起來都賺不到這麼多吧?“一般般而已。”白長卿很享受這種被人崇拜的感覺。“來,師妹敬你一杯,以後請多多提攜!”李雨欣說完舉杯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