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竟然敢碰我?

的法寶,按等級劃分,主要分為法器、靈器、玄器、帝器、地神器、聖器。分別對應人類修士的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成聖等境界。法器,是煉氣期修士的主用法寶,也是陸羽目前唯一能接觸到的層次。法器的特點是堅固、鋒利,修者輸入靈力後,能吹毛斷髮,削鐵如泥。靈器,則是築基修士的主用法寶。到了靈器這個級別,裡麵的陣法就複雜很多了。靈器在輸入靈力後,劍身已能附帶上五行靈力的效果,還能發出各色劍氣。例如,一把靈...陸羽說完,就二話不說背起林清雪,用玄級戰甲裹在身後,便徑直往外走去。

此時,洞外的墨蛟早已不知所蹤,陸羽拿出雪白吸靈劍,不顧林清雪的掙紮,再次毅然踏上了征程。

“不行,你放我下來!這樣你會死的!”

林清雪在陸羽背上劇烈地掙紮著,然而陸羽卻始終毫無所動。

魚鱗一般的戰甲,可伸縮,直接將她牢牢地束縛住了。

最後林清雪甚至用小嘴咬向陸羽的脖子,企圖讓他停下來,卻被陸羽一巴拍向翹臀,終於羞憤地安靜下來,紅著臉怒視著陸羽。

陸羽不再管林清雪,直接展開雪白雙翅,在森林中飛速地穿梭著。

他飛得很低,速度卻極快,身形也異常敏捷。

他總能在一棵棵大樹前突然拐彎,瞬間轉向,完全視各種阻礙於無物。

期間,也有不少妖獸跳出來攔截,隻是它們才剛冒頭,卻見陸羽彷彿早有預料一般,一劍精準地削了過去,或是瞬間一閃躲過。

這流暢的劍法,這縹緲身形,看得林清雪暗暗心驚。

竟然還可以這樣?

這種方式確實比她們之前快很多,既可以不用禦劍飛到高空,成為活靶子,也不用留在地麵,時刻麵臨偷襲。

不過這種方式也有限製,就是森林中樹木太多,障礙物一個接著一個,根本飛不快。

隻是好像這些障礙物,對陸羽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

這小子倒是有些本事。

不過她依舊不看好對方,這段路程之所以這麼順暢,隻是因為沒遇到強的妖獸而已。

一旦遇到高階妖獸,他也隻能望風而逃了。

然而,讓她詫異的是,一連幾天下來,陸羽毫無規律地拐來拐去,卻始終沒遇到什麼強力的妖獸。

這小子運氣這麼好?林清雪頓時有些不敢相信。

她不知道的是,陸羽早已透過顯靈盤規避了大部分的高階妖獸。

不過森林裡的危險實在太多,他也沒法找出一條完全沒有妖獸的路來。

這天,陸羽來到一個山穀前,便再次遇見了一群血狼。

所幸這裡並沒有狼王。

他小心翼翼地想從旁閃過去,但還是被發現了,沒多久便被狼群團團圍住。

不過他的臉上卻並不慌張,隻是邊突進邊殺,一頭頭血狼兇殘地撲上來,被陸羽一劍劈飛,或精準刺進要害。

各種招式隨手拈來,動作渾然天成,絕不浪費一絲靈力。

這幾年來,學了這麼多門劍法,終於都派上用場了。

“哼,血狼這麼多,你殺得完嗎?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林清雪見狀有些不屑。

雖然她不得不承認,對方確實比一般築基修士強很多,但就憑這一點,想闖過荒獸森林,還是遠遠不夠的。

她還是希望對方能及時回頭,不要枉送性命。

隻是,陸羽卻沒有吭聲,一劍又一劍,一波又一波地殺著,過了半天又半天,依舊死戰不退。

這一切都得益於手中的吸靈神劍,此時吸靈劍品質已達玄階巔峰,每次出擊,都能直接回饋百分之五十的靈力,給他提供了超長的續航。

而殺了這麼多血狼,小劍已經又凝出了好幾滴仙靈液,陸羽吃掉一滴後,便再次神采奕奕起來。

林清雪並不知道陸羽能隨時補充靈力,一次次眼看著對方快堅持不下去了,結果又咬牙堅持了下來,不由得漸漸開始震驚。

“這傢夥是鐵人嗎?”林清雪暗歎道。

不知何時,狼群終於畏懼了,這就是個殺神,永遠不知疲倦的殺神!

它們雖然嗜血,但也不是傻子。

當前赴後繼的犧牲,卻沒有任何戰果後,它們也果斷選擇了放棄。

最終,留下了滿地的狼屍,狼群緩緩退去。

此時,陸羽渾身上下全是傷痕,經脈早已劇痛無比。

不過他恢復力極強,隻是稍微歇了半刻鐘,便開始動手收拾滿地的狼屍。

.....

這天夜晚,陸羽很奢侈地找了個山洞修整一番。

實在是今天太疲憊了,繼續前行,反應速度會大受影響,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森林中,他必須保持足夠好的狀態,否則危險來臨時,哪怕是慢了一絲,都是致命的。

將山洞稍微清理了一遍後,陸羽才把林清雪放下,點起篝火,開始弄吃的。

林清雪則坐在一邊沉默不語。

沒能成功勸阻對方,她很是洩氣。

沒一會,烤雞便做好了,陸羽拿起一隻烤雞優先遞到林清雪麵前。

然而,林清雪雖然很想吃,但卻還是倔強地扭過頭去,始終不肯吃。

她的修為依然還沒有恢復,禁術的後遺症,至少要兩個月才能消除,所以她隻能透過絕食來逼陸羽妥協。

陸羽軟硬兼施,勸了很久,對方依舊不肯吃。

最後實在沒辦法,他隻好來到林清雪麵前,一把抓起林清雪的小腳,粗暴地剝開她的鞋子。

“這小子竟然敢如此粗魯地對我?”

“混蛋!”

林清雪頓時感覺滿腔的怒火,彷彿要炸開一般。

她的一雙美目,死死地盯著對方的動作。

她已經決定了,等哪天修為恢復後,一定要狠狠地修理一下這傢夥。

然而,接下來陸羽的動作,卻讓她把所有的怒氣都憋了回去。

隻見陸羽抓著林清雪那珍珠白玉般的小腳,用草在上麵不停地撓癢癢。

“咯...咯...別撓了...我吃...我吃!”

癢得實在受不了了,林清雪一邊羞憤欲絕,一邊忍不住地求饒。

“還敢不敢不聽話了?”撓了好一會兒,見林清雪都快哭了之後,陸羽才裝著凶神惡煞地問道。

“咯...咯...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林清雪哀求道。

陸羽聞言,才終於將對方的小腳放下,幫她重新穿好了鞋子。

就這樣,林清雪終於服服帖帖地吃了起來。

隻不過她邊吃邊羞憤地看著陸羽,嘴裡還小聲地嘀咕著:“好你個陸羽,竟敢這樣欺負我,等我哪天修為恢復,看我怎麼收拾你!”漸完善的。不過現在離假期結束,還剩一個多月,他決定拚一把。否則一旦接到危險的任務,他卻沒有好裝備在手,是非常危險的。……器靈宗,極品煉器房洽談室。“你還要租最好的那間?”微胖老道再次看到陸羽,很是詫異。對方上次隻租了一天就離開,他就沒再關注,沒想到對方這次又來了。“對,這次可能時間會長一點。”“多長?”“大概半個月。”“哦?那得先交十天的定金,剩下的出來再多還少補。”老道麵無表情道。“行!”看到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