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登徒浪子

糟了!竟然還有毒!”耳釘修士一看到漆黑如墨的傷口,徹底慌了!他使勁往嘴裡塞解毒丹藥,然而卻沒有一個對症的。掙紮一陣後,他感覺自己越來越無法控製身體了,不由悲呼一聲:“這真的是練氣七層修士嗎?老天,你玩我!”接著,便毒發倒地身亡了.....陸羽見到敵修倒地,終於鬆了一口氣,緩慢走了出來,給耳釘修士補上一劍後才開始收拾戰利品。第一次撲向耳釘修士的黑影是陸羽最近嘗試煉製的一個簡易稻草人傀儡,傀儡內部鑲嵌...然而,陸羽卻對林清雪憤怒的目光卻視而不見,吃飽喝足後,便自顧地拿出血狼材料專心地煉製起來。

他要煉製一批飛鏢,增加點遠端攻擊手段。

弓箭雖好,但激發速度終歸沒有飛鏢快。

“陸羽,你就是個小人,你是暴君,你霸道,我恨你!”見陸羽根本不理他,林清雪越想越生氣。

......

第二天,陸羽揹著林清雪,再次踏上征程。

此次收穫到的狼牙,被他用築基真火簡單處理了一番,加了自爆陣法,共得一百多枚爆裂飛鏢。

此外,他身上還有一把吸靈劍、一對雪白雙翅,一個顯靈盤護腕,一把赤蛟弓,和一套玄級戰甲。

至於仙靈液,他已經積攢了二十來滴,應該夠用了。

仔細辨認了一下方向後,他一邊時刻留意著顯靈盤,一邊在叢林中低空滑翔。

每次發現顯靈盤上有較大的紅點,他就小心翼翼地避開,實在避不開就仗著雙翅的速度逃走,遇到低階靈獸則直接殺過去。

林清雪安靜地伏在他背後,沒敢再鬧脾氣,似乎已經認命了。

她還真有點怕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夥,會給她來點更刺激的。

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對方孑然一身,要真對她做點什麼,吃虧的還是她自己。

此後的一段時間,陸羽推進得非常順利,一連十幾天都沒有遇到太大的阻礙,就連林清雪都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難道這小子真能闖過去?

她還真有點想看看這小子到底能走多遠。

隻是天有不測風雲,第三十七天,路過一座高山時,忽然一聲怒吼從山頂傳來。

兩人頓時都渾身一震。

這聲怒吼雖然隔著很遠,卻能讓人有一種發自靈魂的戰慄。

陸羽連忙開始急速逃離。

然而不到數息,便見一頭長著翅膀的巨虎,帶著無與倫比的威勢,從山頂飛撲而下。

這頭巨虎身軀碩大無比,粗略估計至少有十丈長,健壯的四肢,粗大而有力。

更可怕的是,在它的表皮,覆蓋的已經不是毛髮,而是一片片由妖元凝成的鱗甲。

這厚實的鱗片,將巨虎圍得密不透風,讓人生不出半點抵抗之意。

“變異飛天虎?”林清雪看到這一幕,頓時失聲地驚叫出來。

這種妖獸外界早已絕跡,怎麼這裡還有?

她們這是什麼運氣啊?一路上竟然連續遇到兩頭這麼兇悍的元嬰級妖獸。

這次就算她修為還在,底牌盡出,估計也在劫難逃了。

陸羽看到這頭飛天虎,也一臉震撼。

又是一頭超出顯靈盤探測範圍的遠古兇獸!

這運氣真是倒黴透了。

不過他經過最初的慌亂後,很快便鎮定下來,展開雙翼,奪路狂逃。

隻是他們剛剛離開原地,飛天虎的巨爪便已砸了過來。

“砰!”的一聲巨響。

她們剛剛所在的地方,頓時被砸出了一個大坑。

一時間碎石四濺,塵埃四起。

巨虎一撲不中,頓時怒了!

隻見它雙翅一展,四肢猛地一躍,再次朝兩人飛速撲來。

陸羽連忙祭出兩道飛鏢,直直朝它眼睛射去。

“嘭嘭”隨著兩枚飛鏢的自爆,巨虎確實被阻擋了一絲。

畢竟再強的妖獸,眼睛始終是弱點。

不過這也更激起了它的兇性。

隻見它四爪一彈,再次高高躍起,飛身直追。

陸羽隻能揹著林清雪一邊瞬閃一邊瘋狂地往後擲出飛鏢,用陣陣自爆乾擾著巨虎的速度。

然而巨虎卻一直緊緊跟在他身後,死追不放。

最後陸羽隻好故技重施,尋到一座巨石峰上的一條窄小縫隙後,先假裝朝其他方向的亂石堆瞬閃逃離,等進入對方視線死角後,再果斷一個超遠距離破空閃,瞬間閃回了那條石縫裡。

不過這條縫隙太淺,如果巨虎發現他們藏在這裡,必定會刨地三尺地將縫隙挖開。

所以他隻能迅速拿出隱身鬥篷把林清雪一起裹了進來。

所幸隱身鬥篷的隱匿性非常好,連氣息都掩蓋住了。

巨虎發現前方的人類突然在一堆亂石上消失後,連忙飛撲上去用虎爪四處拍打,然而,等它將周圍的亂石堆都拍散拆卸完畢,都找不到那人類的身影。

一直尋找了很久,始終找不到兩人蹤跡後,巨虎纔不甘地離開。

石縫內,陸羽和林清雪麵對麵緊緊地挨著。

縫隙太窄,為了不磕碰到對方,他閃進來之前,就已提前將林清雪轉移到懷裡。

此刻,看著林清雪那嬌豔欲滴的臉龐,聞著那淡淡的清香,陸羽心裡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林清雪也同樣如此。

不過剛才形式太過危急,兩人大氣都不敢出,隻能一直忍著。

巨虎離開良久後,林清雪才紅著臉輕哼道:“喂,登徒子,看夠了沒?什麼時候能出去啊?”

“再過一會吧,防止它殺個回馬槍。”陸羽有些尷尬地回到道。

此刻兩人的姿勢實在太曖昧了,他有些不敢直視林清雪的眼睛。

但是天地可鑑,他真的沒有刻意佔便宜的想法。

“你是故意的吧?”林清雪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陸羽。

不過雖然嘴裡嗔怪著,但她也沒真走出來。

沒過一會,巨虎的身影果然再次悄然出現。

它四處聞了聞,沒有任何發現後,才終於死心地離開了。

“呼!”

終於走了!兩人不由得齊齊鬆了一口氣。

不過林清雪此時背後卻已驚出了一身冷汗。

剛才她要是真跑出來,此刻兩人也許已經屍骨無存了。

“你是怎麼看出來的?”林清雪心有餘悸地問道。

“我說我掐指一算算出來的,你信嗎?”陸羽神秘一笑道。

“去你的!”林清雪聞言忍不住一頓粉拳朝陸羽招呼了過去。

......

接下來的大半個月,陸羽繼續靠著顯靈盤和提前模擬,躲開了一個個高階妖獸,一路前行。

這一段時間,再沒出現太恐怖的妖獸。

眼看勝利在望,林清雪的臉上,也漸漸有了喜色。

終於,在兩個月之期滿的前三天,兩人順利地穿過了荒古深林,抵達了一片偌大的沼澤地。刻畫完成,陸羽終於鬆了一口氣。終於成功煉製出了第一把靈器!這也意味著他正式成為了一名二星煉器師!“怎麼樣?成功了嗎?”當陸羽從閉關處走出來後,早已等候在外的安若曦和王浩著急地問道。“額…”陸羽假裝遲疑了一下。“失敗了?”王浩心裡一咯噔,苦著臉道:“那我們趕緊逃吧!”他為了拉成這筆生意,可是在中年獵妖師麵前誇下了海口,要是最終交不出靈劍,別人還不把他活剝了!安若曦聞言也心裡一堵,眼淚開始溢位。“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