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仙劍宗

邊果然安全了很多,隻見她發出一道道寒冰劍氣,朝四周盡情地傾灑著。每一道寒冰劍氣斬過,妖蟒都齊齊皮開肉綻,小妖蛇更是觸之則死。兩人相互配合,擊殺效率倒也提升不少。瘋狂殺戮一陣後,突然,一陣沙沙聲傳來,所有妖蟒齊齊一顫,開始四散而逃。兩人覺得有異,抬頭一看,隻見一條長達數十丈,水井般粗壯的藍色巨蟒突然出現在她們前方。這條藍色巨蟒立起來有數層樓高,正吐著靈動的信子,森冷地看著她們,彷彿下一刻就會發起攻擊...“你說那傢夥啊?他人品可不太行。當初在陸家時,就對我非打即罵,來到流雲宗後,更是讓我辛辛苦苦賺靈石給他揮霍,後來我成了內門弟子,他再也脅迫不了我了,所以我就提出不再往來,誰知道他竟然向我要靈石補償,否則要一直纏著我。”

“你說這麼一個想靠女人吃軟飯的廢物,能有什麼出息?”李思思一臉激動地說道。

“那小子真有那麼不堪嗎?”林清雪不禁有些懷疑。

如果真有那麼不堪,那在秘境中,為什麼對自己那麼循規蹈矩呢?

“千真萬確,不信你問一下陸家之人不就知道了?”李思思異常篤定道。

“......”

林清雪徹底懵了。

……

時間回到幾天前,陸羽回到築基小院後,跟王浩簡單交代了一番,便直接離開了流雲宗。

這次秘境之行,雖然沒有得到任何關於世界本源的訊息,不過經過這段時間的歷練,也讓他把所有學過的劍法都徹底融會貫通了。

當把這兩千多門劍法都整合完畢後,他忽然領悟到了一些了不得的東西,隻不過這些東西現在還有些模糊。

他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把一萬門劍法都融匯貫通後的樣子。

隻可惜流雲宗、軍營、玄天衛總部的低階劍法,都已被他搜刮完畢,而高階劍法,兌換的代價又太大。

於是,他決定親自去外麵找找。

玄天大陸雖然總體算比較和諧,但是在一些貧瘠的地方,也是相當混亂的。

例如西北的滄州,就是這麼一個地方,被人稱為混亂之地。

蓋因滄州地處偏僻,資源太少,沒有大宗門願意紮根。

因此當地的形勢相當不穩定。

那裡小宗門多如狗,相互爭搶地盤,每天都有宗門破滅和誕生,相應地,也每天都有宗門傳承不下去,拿出自家功法來變賣。

當然,這些功法都是比較低階的,一般大宗門修士都看不上。

不過對於隻看數量不看質量的陸羽來說,卻是再好不過了。

於是,他來到雲洲中心城池,坐上洲際飛船,徑直往西北方向飛去。

幾個月後,洲際飛船來到了離滄州最近的一個停靠點,涼州的潯陽城。

陸羽跳下飛船,拿出一把普通靈劍,便直直往滄州飛去。

他不敢拿出吸靈劍,更不敢拿出雪白雙翅。

實在是這兩件玄器太拉風了,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隻會讓人惦記。

越是靠近滄州,陸羽發現周圍就越是混亂,一路上,時不時就能遇到一波修士被劫或火拚。

不過他一般情況都不會去靠近,隻有實在看不慣的,纔出手一番。

隻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終於有一天,他也遭遇劫匪了。

這天,經過一個路口時,隻見幾個零零散散假裝路過的修士,忽然齊齊從各個方向朝他圍了過來。

這幾人清一色都有築基後期以上修為,為首的一人,更是已達金丹初期。

不過那金丹修士,並沒有直接動手,而是站在一旁壓陣。

對於這樣的陣容,陸羽並沒有太過慌張,即使打不過,他自信還是能逃得掉的。

所以他悠哉悠哉地使出精妙的劍法,跟幾個築基修士有聲有色地打了起來。

最近他對劍法頗有心得,正好拿幾人來練手了。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正當他激戰正酣時,恰好有個元嬰期的女修如清風一般悄然飛過。

當那元嬰期倩影看到陸羽那精妙的劍法時,突然頓住身形,輕輕浮在樹葉間,仔細地觀察起來。

沒一會兒女修就情不自禁地讚歎道:“不錯不錯!是個練劍的奇才,正是我們仙劍宗所需的!”

一刻鐘後,見幾位小弟久攻不下,還被傷了兩人,為首的金丹修士終於忍不住動手了。

陸羽見狀剛想祭出雙翅,卻突然感覺一陣香風襲來,自己被一個麵容清秀,楚楚動人的女修提著,快速地掠向空中,幾下輕點就消失在金丹修士的視野中。

“喂,能不能先放我下來?”

來到一個僻靜之處,陸羽朝身後的女修喊道。

雖然經過模擬,他發現對方並沒有什麼惡意,隻是為了救自己,但被這樣提著掛在空中,他依然感覺很不爽。

沒多久,女修果然把陸羽穩穩地放下了。

當陸羽看清女修的容貌時,頓時有些目瞪口呆。

隻見這女修膚如凝脂,麵容清秀,楚楚動人,身材高挑纖細,一襲天藍色衣裳飄飄若仙。

不過最讓陸羽驚訝的,還是她的年紀,看起來並不比他大多少。

這麼年輕就有元嬰期修為了?陸羽感覺內心遭到了一萬點暴擊。

自己這麼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這位仙子,剛纔多謝相救,在下還有事,就此別過。”一臉失落的陸羽,拱了拱手,便準備轉身離去。

“少俠請留步,在下仙劍宗聖女柳依依。”女修急忙叫住陸羽,說道。

“哦?不知仙子還有何事?”陸羽聞言止住了腳步。

雖然對方救人的方式不太妥當,但總歸一片好心,他也不能就這麼一聲不吭地走了。

“在下是來誠邀少俠加入仙劍宗的。”女修怕把對方嚇走,於是直接開門見山地表明瞭來意。

“加入仙劍宗?沒搞錯吧?我可是五行雜靈根啊!”陸羽聞言頓時一臉疑惑。

他覺得對方眼神不太好。

自己這麼一個五行雜靈根弟子,別的門派都避之不及呢,對方卻主動來邀請。

“少俠請放心,我們仙劍宗隻看劍法天賦,不看靈根資質,少俠隻要加入我們仙劍宗,必能將我派劍法發揚光大!”女修毫不在意道。

“是成為內門弟子嗎?”陸羽不由有些好奇,再次細問起來。

流雲宗一直不肯收自己為內門弟子,他對此還是耿耿於懷的。

外門弟子,說白了就是外聘人員,跟宗門隻是你給錢我出力的合作關係,想加入更好的門派,隨時都可以。

但是以他的資質,根本就沒有別的宗門肯要,所以之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心思。

“是的,我們仙劍宗隻有內門弟子,所有弟子都一視同仁!”天清晨,陸羽早早就起來了。他洗漱一番後,便來到大殿熬起了藥膳粥。至於為什麼會這麼積極,他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剛熬好粥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陸師弟,我餓了。”隻見林清雪有些虛弱地走了出來。今天她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已經能勉強走動了。“哦。”陸羽連忙應了一聲,將林清雪攙扶到白玉餐桌上,然後裝了一碗,放到對方麵前。他看了看林清雪的臉色,並沒有異常,才放下了心裡的忐忑。“陸師弟,這幾天有勞幫我把靈甲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