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古劍

來的那麼簡單。中央廣場的正前方,是一個非常高大的宮殿,全是用白玉青巖搭建而成,使得整個宮殿顯得莊嚴肅穆。宮殿前的臺階,也全是由通體的白玉鋪成,乾淨整潔,一塵不染。沒多久,廣場前方的宮殿大門突然開啟,十位氣度不凡的老者,從宮殿裡緩緩走了出來。眾人看清那十位老者後,頓時一陣轟動。“那十位就是南部煉器師公會傳說中的煉器宗師嗎?”“一定是了!中間那位就是南部煉器師公會的會長玄空宗師,我曾有幸遠遠見過。”“...走進大殿後,隻覺裡麵空曠無比,到處都精雕玉琢,盡顯大氣。

在大殿的正中間則是一個古老的祭壇,祭壇上放著一塊通體黝黑的巨石,巨石上還插著一把鏽跡斑斑的古劍。

那古劍渾身積了厚厚的一層鐵鏽,卻看不出有任何一絲靈力波動。

“陸少俠,勞煩在此等候片刻,我們去準備一番,稍後再給你舉行入門儀式。”柳依依忽然說道。

“行,有勞了!”陸羽點了點頭,算是預設了。

雖然仙劍宗看起來比他想象中的小很多,但裡麵的人都挺好的,他決定留下來繼續觀察一下。

目送對方離開後,陸羽開始在附近百無聊賴地閒逛起來。

“這把鐵劍莫非就是仙劍宗所說的仙劍?好像也沒什麼奇特之處呢?”

陸羽打量著巨石上的那柄古劍,心裡不由得有些失望。

這分明隻是一把很尋常的鐵劍嘛,沒有任何靈力波動,隻是年代久遠的一點而已。

看來這仙劍宗的開派祖師,也是個淺薄之人啊。

起個這麼拉風的名頭,卻擺出這麼一把寒磣的破劍,連把好劍都弄不到。

不過為了那數千門劍法,他還是忍住了。

罷了,先入宗,學到劍法再說吧,柳依依之前也說了,隻需效忠聖主,其他任何人都指揮不動,學完劍法就走,誰又能攔我?

正當暗暗思量之際,發現大殿裡又進來了一位一臉正氣的年輕修士。

那年輕修士進來後便跟陸羽一樣,走到等待區,靜靜地等待著入宗儀式開始。

陸羽不由有些好奇地走上前,搭訕道:

“這位兄臺,你也是來加入仙劍宗的?”

“正是!”

那修士淡淡回了一句,就不再理會陸羽。

反而是一臉虔誠地看著正殿前方的古劍,看起來頗為高冷。

“這裡真的是所有劍法免費學?想離開就離開?”陸羽沒在意對方的冷淡,繼續厚著臉皮問道。

“是的,不過你想學了劍法就離開?”那修士聽到這句話,臉上忽然閃過一絲鄙夷。

“難道你不是?”陸羽反問道。

“當然不是,我是為了抗擊外敵而來的!”那修士一臉莊重道。

“抗擊外敵?這是怎麼回事?”陸羽聞言一愣,不由來了興趣。

“你不知道嗎?在咱們這個被遺忘的洲域,每年不知有多少外族修士進來燒傷搶奪,肆意虐殺我玄天修士。

但這片混亂之地裡的宗門卻隻顧相互傾軋,爭搶地盤。隻有仙劍宗是唯一一個以滄州安危為己任,奮起反擊的門派。仙劍宗弟子雖少,但在戰場上卻誓死拚殺,死戰不退,實乃我輩的楷模!

從小我就立誓要成為其中的一員!今天,這個願望終於要實現了!”

那修士目視著前方,一臉感慨道。

那並不算高大的身影,此刻卻顯得頗為偉岸。

......

聽到這番話語,陸羽忽然對仙劍宗升起了一絲敬意。

竟然還有這麼一回事?於是他繼續打聽起來。

事實證明,他的預感沒錯,這仙劍宗,確實就是個小門小派,修為最高的,也隻有元嬰中期年邁的護法長老楊老仙姑、元嬰初期的聖女柳依依和元嬰初期的戰堂堂主冷鋒三人。

而柳依依之所以能年紀輕輕晉升元嬰期,完全是因為所修功法奇特的緣故。

其他弟子並沒有太過突出。

不過他們在對抗外敵上,倒是從來不含糊。而且這裡的人和睦友愛,每個人都想兄弟姐妹一般。

這仙劍宗似乎也不是一無是處呢?要不入門後就先待著?

陸羽不由得有些動搖了。

沒過多久,仙劍宗的一眾高層,就在一個拄著柺杖的白髮老嫗帶領下,走進了這座大殿。

那白髮老嫗一臉慈祥,看到陸羽兩人後,不由點了點頭,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隨著一眾祭奠之物擺上祭臺,入門儀式即將開始。

隻是,就在主持之人即將宣佈開始之時,忽然一個渾身帶血的弟子急衝衝地跑了進來。

“稟告聖女、護法,前線來報,冷堂主率領的精英弟子在天陰山抗擊外族敵寇時,中了敵人的埋伏,被層層圍住,生死不知!”

那弟子單膝跪在聖女和護法長老麵前,一臉急切道。

“什麼?”眾人聞言,齊齊一顫,手中的動作頓時都停了下來。

“冷堂主向來謹慎,百戰百勝,怎麼會如此輕易中了別人的埋伏?”楊老仙姑聞言完全不敢相信,急忙問道。

“在下不知,冷堂主在兩天前,便與我們斷了聯絡。”

聖女等一眾高層聞言,一時間都懵了。

隻是,還沒等她們消化完這一訊息,就見又一弟子急衝衝跑進來,一臉惶恐道:

“報!附近三大門派突然帶領大批人馬攻打我仙劍宗,目前宗門守衛正在拚死抵擋!”

“釘!”的一聲,是東西掉落的聲音。

大殿內頓時一片死寂,安靜無比。

怎麼會這樣?前腳剛被埋伏,後腳就有人前來攻打,彷彿約好的一般。

下一刻,外麵的宗門大陣果然傳來一陣巨響。

仙劍宗一眾高層頓時再顧不得震驚,連忙飛身出去檢視。

陸羽等兩個即將入門的弟子見狀,也隻好無奈地跟著跑了出去。

此時宗門廣場外,一大群衣著各異的修士正齊聚在仙劍宗山門前,圍攻仙劍宗的護山大陣。

圍攻的修士共分為三波,分別打著鐵拳派、南沙派、威海派的旗號,正是這片區域附近的三個宗門。

每個宗門都有兩名元嬰修士領頭,金丹修士若乾,築基修士無數。

“這一定是有預謀的!不然怎麼會前腳剛得知被圍,後腳就一起攻來了!”柳依依看清眼前形勢後,頓時一臉氣憤道。

雖然在這片混亂之地裡,每天都有宗門被滅,但是她們仙劍宗畢竟在此紮根多年,實力也不算弱,從來不敢有人明目張膽地打上門來。

而今天,對方卻齊聚在這裡,這很不尋常。

“看來他們已經跟外敵勾結了,要一起來瓜分我仙劍宗的靈脈。”楊老仙姑看了一眼,便嘆氣道。麗的女子?”陸羽抬頭看去,一時間竟然呆住了。那清純絕美的臉蛋、那修長優雅的身姿、那精緻靈動的眼眸,還有那白嫩到極致的肌膚,讓人見過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這是個集冷豔、聖潔、柔美於一身的絕美仙子!這完全就是上天的傑作啊!上天怎可如此偏愛於一人?跟她一比,李思思之流,就隻能算長得稍微順眼點的村姑而已了。......那優美的身影如雪花般輕輕飄落到眾人麵前,感受到陸羽那異常熾熱的目光後,冷著臉輕哼一聲,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