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交接

”“還有,到時候她們要真讓你煉器,你就裝模做樣一番,再找個藉口說狀態不好,知道嗎?”一路上,安若曦喋喋不休地叮囑著。“好,沒問題。”陸羽已經懶得去解釋了,反正說什麼她都不會信。“對了,你的戰力行不行啊?”“應該行吧?”陸羽不太確定道。“看你這表情,就知道沒怎麼練過,不過也沒關係,到時候離我近點,我罩著你!”“嘿,那感情好啊。”“瞧你那點出息!”“對對對,我就這點出息!”陸羽已經打定主意了,他要做個...隻是自己都差點把人家的元嬰級聖女給睡了,她們所有人都毫無保留地把畢生希望都寄託給自己,自己又怎麼捨得讓她們失望呢?

第二天,陸羽將床鋪偽裝一番後,便攜柳依依裝著一臉滿足地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老仙姑看到兩人甜甜蜜蜜的樣子,一臉欣慰,顫顫巍巍地召集眾人召開了高層大會。

大會上,老仙姑把宗門的一應財物典籍一一移交給陸羽,還有各堂口人員都領到陸羽麵前一一見過。

經過老仙姑的逐一介紹,陸羽對仙劍宗的幾位高層都熟悉起來。

她們分別是外事堂堂主瀟湘、煉器堂堂主淩霜、內事堂堂主陳靜怡、護衛堂堂主雲瓔。

此外還有不知生死的戰堂堂主冷鋒,並未出現在這裡。

聖女平時是聖主的侍妾,當聖主外出時,則幫忙統管各堂口。

外事堂主要負責對外事宜,包括對外貿易、弟子招收、外交、和打探訊息等事務。

內事堂,則主要負責經營礦山、靈田、安排內務及弟子資源分派等事宜。

護衛堂則專門負責宗門駐點和礦山的日常守衛工作。

戰堂則負責對外征戰。

由於這些年仙劍宗外出征戰較多,還單獨設立了煉器堂,專門負責提供宗內弟子征戰所需的一應器具。

至於其他堂口,由於實力有限,暫時未能開設。

交接完後,老仙姑此時已氣喘籲籲,自知大限將至,然而還是不放心地叮囑柳依依道:

“依依啊,聖主修為尚低,閱歷尚淺,你一定要全力輔佐好聖主,幫聖主打理好宗門事務,別讓聖主有後顧之憂,知道嗎?”

“嗯。”柳依依哭著應承道。

最後,老仙姑滿懷希冀地看向陸羽:

“聖主,請一定要尋回仙劍宗散落在各地的支脈,重現...昔日...輝煌!”

“嗯!”

陸羽鄭重地應了一聲,就見老仙姑終於含笑地閉上了雙眼,仙去了。

仙劍宗眾人見到老仙姑生機消散,頓時悲從中來,紛紛撲在老仙姑麵前痛哭起來。

......

幾天後,眾人把老仙姑的後事料理完,柳依依才慢慢從悲傷中恢復過來。

然而對於接下來怎麼辦,此刻的柳依依卻像個柔弱的小女孩一樣,茫然不知所措。

以前都是老仙姑主導大局安排好一切,柳依依完善細節下令執行就行了。

現在老仙姑仙逝了,她完全沒有了主心骨。

在她的意識裡,陸羽隻是個築基期小修士,還無法掌控大局,一切都得靠她自己。

好在陸羽並不是那種毫無主見的人,兩世為人,還有傳承記憶裡的經驗,很快就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去九天聖地吧,那裡最安全。楊護法剛仙逝,戰堂堂主又生死不知,現在想奪回宗門駐地是不可能的,就算奪回了,在這戰亂之地也守不住。”

陸羽所說的九天聖地,是獨立於玄天大陸十八洲以外的一個洲,位於玄天大陸的最中心區域。

那裡地理位置得天獨厚,匯聚了整個大陸的氣運和靈脈,是難得一見的修煉聖地。

“可是我們在九天聖地沒有任何根基,沒有礦脈、靈田收入,怎麼維持修煉所需呢?”柳依依不解道。

“我們在那不是還有一個店鋪嗎?大家跟著我一起學煉器,然後在店鋪裡售賣靈器,總能混口飯吃的。放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柳依依見也沒有別的去處,隻好預設了。

第二天,陸羽召集仙劍宗眾高層,宣佈了幾項決定:一是全部人員遷移九天聖地;二是派出人員積極打探分散在各地的仙劍宗門人;三是全員開始學習煉器。

眾人得了令瑜,完全不問緣由,便開始一絲不苟地執行起來。

因為眾人相信聖劍挑選的聖主,必定不凡,必定能帶領她們重現輝煌!

隻有柳依依一個人憂心忡忡。

她對未來並不像其他人一樣盲目自信,她考慮得更多。

畢竟這裡就她一人修為最高,有什麼問題,都得她這個高個的頂著。

幾天後,陸羽封死了地下城入口,帶著所有門人日夜兼程地朝玄天大陸最核心的修煉聖地“九天聖地”飛去。

此時宗門內共有元嬰修士1人,金丹修士25人,築基修士約300人,練氣弟子約600人。

練氣弟子比例明顯偏低,主要是由於大部分練氣弟子都在之前大戰中折損了,不過留下來的,都是經過鮮血洗禮的精英。

此外,陸羽還清點了一番,整個宗門共有300多萬靈石,隻夠宗門兩年的修煉開銷。

主要是由於仙劍宗的進項全靠礦脈和靈田,並無其他額外收入,所以每年都隻是勉強夠日常修煉所需,並不會有太多結餘。

所幸宗內功法武技足有上萬門,其中劍法佔絕大多數,足夠他修煉很長一段時間了。

陸羽之所以選擇遷徙九天聖地,是因為那裡是玄天盟的總部,在玄天盟的管轄下,那裡的一切宗門、修士都得循規蹈矩,至少明麵上不得有任何欺壓弱小的存在。

現在的仙劍宗上下一心,潛力不錯,但還很弱小,最需要的是一個安穩的發展環境。

作為史上最弱的一宗之主,他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至少要保證仙劍宗的傳承不失,不會一不小心就被人給滅了。

不過帶著一大票人馬遷徙可不輕鬆,最大的問題是練氣期弟子還無法禦劍飛行。

而坐洲際飛船雖然安全,但靈石消耗太大,估計去到九天聖地的時候,他們的靈石儲備也消耗一空了。

所幸仙劍宗的庫存裡,還有兩架破舊的飛舟,被他安排煉器堂修修補補,便拿來將就著用了。

眾人一路飛飛停停,終於在三個月後,風塵僕僕地抵達九天聖地。

一進入九天聖地,眾人就像土包子進城一樣,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很新奇。

整個聖地麵積非常龐大,主城區仿若數百座城池合併而成,所有建築都巨大而美輪美奐。

這裡的靈氣異常濃鬱,在這裡修煉完全可以用事半功倍來形容。來。“那個是陸羽嗎?”“我沒看錯吧?”“五行雜靈根的廢物竟然築基成功了?”“怎麼可能?”“還有沒有天理啊!”......陸羽沒管眾人的驚訝,徑直回到石屋,敲了敲隔壁的門,發現竟然沒有回應。“王浩竟然出去了?還想著好好請他吃一頓呢。”“算了,先去更換身份玉牌吧。”陸羽搖了搖頭,轉身往事務殿走去。他在這裡唯一的好友隻有王浩,本來還想給他個驚喜,看來隻能下次了。走進事務殿,竟然看到了陸鳴,當年和陸羽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