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臨時改變

次受傷了。他傾盡全力,往後一閃,迅速脫離攻擊範圍。不過他還沒來得及站穩,便見陸羽的劍光又至,而他卻直直被劍光斬中,再次倒飛出去。這怎麼可能?他怎麼知道我會往這邊閃?剛才那模樣,就像是他故意撞上去的。粗獷男修清楚地看到陸羽隻是一個築基三層的修士而已,竟然能把自己築基五層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他自問也是百戰精銳,特戰隊裡的好手,竟然被一個低兩層的修士虐了!不過他終究經驗豐富,沒等落地便一個淩空翻滾,腳下一...然而時間有限,她不能一直在這耗下去。

就在她打算隨便選一個方案煉製時,

一個聲音忽然從她耳邊響起

“我來吧!”

隻見一旁的陸羽無奈地嘆了口氣道。

本來他還想看看對方的水平如何,再有針對性地指點,沒想到才剛到第一步,就被卡住了。

“你來?”淩霜聞言一臉不可思議,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周圍的幾位助手聞言,也一臉疑惑。

雖然她們都聽過陸羽的課,知道對方知識非常淵博,也見過對方提純材料,但真正煉器水平怎麼樣,她們誰也沒見過。

畢竟那些理論可以透過死記硬背記住,但實際操作,卻弄不得半點假。

“好吧…”淩霜猶豫了幾息,終於還是退了下來。

對方能說出那樣的理論,也許真有什麼好方案呢?

陸羽走到鍛造臺前,閉上眼睛沉吟片刻,便開始快速的勾勒起來。

他的一筆一劃,都相當精準,他的動作,相當嫻熟。

前後不到半刻鐘,一個相當精美的草圖,便已被畫出來。

“這麼快?”

眾人看到對方的手忽然停下,頓時一愣。

這麼點時間,就算不經思考,畫出來都有點勉強吧?

然而當淩霜看清草圖裡的內容後,頓時呆住了。

怎麼可能?

這裡的陣法組合,竟是如此地契合,這裡的材料配比,竟是如此地合理。

這個方案,比她預想的不知好了多少倍。

這真是聖主這麼短時間構思出來的?

“接下來...”陸羽放下筆,再次看向淩霜。

“我來吧。”淩霜沒有猶豫,便頂了上去。

對方都把設計圖給弄好了,她要是還煉不出來,不如一頭撞死算了。

“行!”陸羽點了點頭,乾淨利落地退到一邊。

萬事開頭難,他覺得他開了個頭,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聽到淩霜的話,幾位助手終於鬆了口氣。

淩堂主親手煉製,她們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淩霜也不愧是煉器方麵的資深人士,有了設計圖後,很快便精準地按圖紙上的配比,開始進行材料的提純和融合。

淩霜的動作無疑是專業的,她的手法相當熟練,她的金丹真火,也很好地將一塊塊礦石迅速融化、提純。

幾位助手看到這一幕,頓時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不愧是堂主。

這麼精細的把握,她們就是再練數十年也做不到。

陸羽見狀,也不由得暗暗點頭,這淩霜能年紀輕輕成為堂主,還是有點本事的。

至少她心態和火焰控製能力很好,潛力不錯。

一切都進行地好好的。

然而進行到最後一步時,眼看即將徹底融合的器胚,卻忽然砰地一聲,爆炸了。

這、這、這......

怎麼會這樣?

眾人頓時都呆住了。

淩霜更是一臉懵逼。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怎麼在最後一刻器胚屬性突然就失控了呢?

這不應該啊!雖然重劍並不是她所擅長的,但是煉器這麼多年,對材料的理解還是有的,但是這一刻,她卻完全搞不清是為什麼。

一下子損失了數千靈石,她變得異常地頹廢和失落。

本來還想在聖主麵前露一手,沒想到竟然搞了個這麼大的烏龍,她覺得丟臉死了。

“唉,我來吧...”陸羽嘆了口氣,再次說道。

此時離五天之期,隻剩三天,時間已經很緊了。

“你?”

“還來得及嗎?”淩霜不由得問了出來。

需要重新打造器胚,接下來還有陣法刻畫,就算一次性成功,都有點來不及了。

何況還得麵臨莫大的壓力。

“聖主,要不就算了吧?”

“就是,這點靈石我們還賠得起。”

其他幾個助手聞言,都紛紛安慰起來。

她們都覺得,這單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任何時候,都別輕言放棄!”

陸羽隻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淩霜聞言一愣,身體不由自主地讓了開來。

很快,陸羽便重新拿出一份材料,打出了自己的靈火。

經過一段時間的煆燒之後,他迅速開始捶打。

他的動作,是如此地流暢,渾然天成,沒有一絲生澀。

他的力道,每一分都用得剛剛好。

這技術,這手法,怎麼可能?

淩霜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難道這聖主不僅天賦異稟,就連實操經驗也豐富無比?

隻是這怎麼可能呢?

就算打孃胎開始學煉器,也不過三十多年吧?怎麼會有這樣的技藝?

這已經不能用天賦異稟來形容了,這簡直是妖孽!

“淩堂主,你剛才的問題在於,材料屬性的理解,還不夠透徹……”

陸羽邊鍛打邊講解道。

淩霜聞言認真地聽著,邊聽邊思考,漸漸地,開始恍然大悟。

原來她並不隻是最後一步纔出錯,而是前麵每一步的細節處理得都不夠完美,導致後麵問題越積越多。

此時,她已經不懷疑陸羽器胚鍛造能力了。

能指出這些缺點的人,必定有著豐富的鍛造經驗,遠遠不是她能比的。

然而漸漸地,她發現陸羽鍛造的器胚跟她的有些不同。

對方很多地方都做了微調,甚至還有些材料是之前沒有的。

他這是要做什麼?

臨時改變方案?

這不是煉器大忌嗎?

這樣真能煉得成?

不過,就在她的一路忐忑不安之中,器胚卻四平八穩地被煉製出來了,並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這……

等等,這個器胚好像跟她想像的不一樣。

多了個凹槽,這是用來做什麼的?

陸羽煉好器胚後,並沒有再詢問對方,而是直接就開始了陣法刻畫。

之前因為是打算讓淩霜煉製,所以他設計的是比較中規中矩的,現在由他親自來煉製,他就不打算再按之前的方案來了。

他選擇的陣法組合,更復雜,更巧妙,一群助手看得一臉茫然,就連淩霜,都有很多地方看不懂。

隨著陸羽的動作越來越快,淩霜眼中的驚訝越來越濃。羽的肩膀,直言不諱道。顯然,大家對貼身護衛這樣的美差落到陸羽頭上,都有些不服氣。不過這是統領親自決定的,他們也不好說什麼。“我也沒想到上麵會選我,不過不管怎麼樣,後麵就拜託各位了!”陸羽尷尬一笑道。“行!後麵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何霽雲說完,跟陸羽交換了一下情報,便帶著其他人迅速隱沒在黑暗中。陸羽目送眾人離去,才重新回到院子裡修煉起來。......半夜四點多,當唐雨薇從夢中醒來時,她下意識地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