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被綁架了

吩咐道。眾人聞言,迅速把圓陣朝山壁橫移。然而,剛剛抵達山壁,群狼就再次撲了上來,所幸背靠山壁,受襲麵小了近半,眾人終於能輪流防禦了。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靈力消耗嚴重,大部分掛彩,防線岌岌可危。一時間眾人再次陷入絕望,苦苦支撐,險現環生。為了減輕眾人壓力,陸羽長劍一劃,直接將準備攻擊左邊的兩頭巨狼吸引了過來,然後險險地避開正麵的襲擊,再次長劍一劃,又把右邊的兩頭巨狼也吸引了過來。這一舉動,大大...一個多月後,終於到了靈器交付日子。

趙鐵柱等人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來到了仙緣煉器閣。

當拿到屬於自己的靈器後,每個人都開心得合不攏嘴。

這段時間光看著趙鐵柱大顯神威,他們早就心癢癢的了。

......

此後的幾個月,隨著趙鐵柱等人頻繁地在戰場上出沒,時不時地爆發一波,漸漸地,仙緣煉器閣的名頭終於被傳開了。

而陸羽設計的這款能暴擊的靈器,不知不覺中竟成了暮雲城的爆款,來小店煉器的人絡繹不絕。

隻用上品靈器的價格,就能買到能發揮出極品靈器威力的法寶,怎麼看都是穩賺不賠,於是,不少人漸漸看到了商機。

他們即使暫時還用不上,也前來排隊煉製,等遇見真正有需要的人後,再轉手倒賣,從而在其中賺上一筆。

看到小店的生意有越來越火的趨勢,陸羽連忙讓人回九天聖地請求支援。

同時,他開始有意識地在煉製的每一柄靈器上都用特殊秘法刻畫了“仙緣”兩個字,還對法寶中的陣法加了一層防窺禁製,一旦有其他修士想暴力破解窺視裡麵的陣法,法寶就會自爆。

此外,他很清楚品牌口碑的重要性,所以他還有意識地讓大家有意無意地宣傳出:“仙緣出品,必屬精品”的口號。

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當眾人都已熟悉暴擊靈器的煉製手法後,陸羽開始不再隻是簡單地煉製暴擊靈器,而是又思考出了其他的花樣。

例如根據每份妖獸類材料的特性,煉製出附帶有妖獸生前法術技能的靈器。

如果妖獸生前會某種法術,那麼這柄靈器也能施展出相應的法術來。

每頭妖獸會的天賦法術幾乎都不大相同,這就使得煉製出的靈器每件都是絕版,大大增加了靈器的吸引力。

當然,相應售價也大大提高。

這種靈器,玄天大陸也不是沒有,但是那一般都是高階煉器宗師才能煉製出來。

邀請一個能煉製帝器的宗師來煉製靈器,還沒幾個人有這個能力。

所以陸羽的這種靈器,沒多久便風靡了整個暮雲城。

每一件都是精品,每一件都不同,使得不到一年,仙緣煉器閣在暮雲城附近便聲名鵲起。

此外,在煉製過程中,陸羽也很注重對淩霜等人的培養,畢竟仙緣煉器閣不能隻靠自己一個人。

就這樣,不到一年,陸羽便帶領仙劍宗賺到了數百萬靈石。

隻是好景不長。

這天,眾人剛剛煉製完一批靈器,便見一個氣勢不凡的黑衣修士走進了店裡。

“誰是這裡最好的煉器師?”黑衣修士一進來就開門見山問道。

陸羽以為有大生意上門,便主動地走了出來,“在下便是,不知.....”。

然而,還沒等他說完,黑衣人便忽然閃電般將他擊暈,然後拎著一個瞬移,便瞬間飛出了暮雲城。

仙劍宗眾人想阻攔,卻發現根本來不及了。

實在是對方速度太快,前後纔不過一息,她們剛反應過來,就已看不到人影。

迷迷糊糊之中,陸羽隻感覺一陣陣勁風從周身刮過,當他從昏迷中睜開眼時,卻發現自己正被人拎著,在高空中,飛快地往某處荒郊野嶺飛去。

“被綁架了嗎?”

陸羽看清形勢後,一陣苦笑。

看來這段時間還是太高調了,暮雲城並不是九天聖地,在這裡出名了並不是什麼好訊息。

看著飛快後掠的景色,陸羽暗暗心驚:

這人能淩空飛翔,速度還這麼快,至少是化神期修為吧?

我這是何德何能?竟然驚動了這種級別的大神?

他開始嘗試著在幻境中模擬,用盡各種方法逃離,卻發現隻是徒勞無功,最後隻好無奈地問了出來:

“這位前輩,晚輩跟你無冤無仇,不知前輩為何要抓我?”

黑衣修士聞言頭也不回,隻是冷冷道:

“請你幫煉柄神器,煉成了自會放了你,要是沒煉成,那就別想活著回去了!”

“神器?”陸羽聞言吃了一驚。

“前輩,你沒搞錯吧?你看我像能煉神器的人嗎?”陸羽無語道。

這可真是無妄之災啊!

這一屆所說的神器,專指本屆化神修士用的“地神器”,跟上界的“天神器”,是不一樣的。隻不過說順口了,就不再加“地”字了。而聖器,則指成聖級大能用的法寶,仙器指飛昇成仙後用的法寶。

“不是讓你一個人煉,還有很多人,你隻要儘自己能力即可......”

“.....”

陸羽聞言有些抓狂,竟然是來打雜的。

不過他知道掙紮徒勞無益,隻能任由黑衣修士帶著一路急飛......

一直飛了整整三天,兩人才來到一個煙霧瀰漫的地方。

隻見那黑衣修士朝霧霾中甩出一道法決,便見煙霧漸漸驅散,一個巨大的圓罩形堡壘緩緩展現在眼前。

圓形堡壘共有四層,每層越往上都會比下一層小一圈。

進入圓形堡壘後,陸羽漸漸看清了裡麵的情況。

第一層是熊熊地火,上千名練氣修士在奮力捶打著一塊塊礦石;

第二層則是數百築基修士正在用自己的真火,繼續煆燒著一塊塊被捶打過的礦石。

顯然,他們是在對第一層修士處理過的礦石,用真火進行著進一步的提純。

第三層則是幾十名金丹修士在對每塊礦精進行融合,並挨個刻上簡單的陣法;

第四層,也就是最高層,是十幾個元嬰老道修士圍在一起,對一個個陣法設計圖展開激烈的討論。

黑衣修士把陸羽帶到四層,直接丟給那十幾個元嬰修士,交代了一句:

“又抓了個築基小子,這小子能煉出有暴擊和特殊法術的靈器,你們看著用。”

說完,黑衣修士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煉製暴擊和特殊法術的靈器?”

“隻是點小伎倆而已,能頂什麼事啊?”

那群元嬰老道聞言搖了搖頭,一陣苦笑。

隨後,他們便再次低下頭,專注研究自己的東西,再不看陸羽一眼。

陸羽一直待在原地,等了半天都沒人理,頗為尷尬。

不知過了多久,才終於有個白髮老頭想起陸羽還在這裡,連忙說道:

“小子,你自己去二樓幫忙吧。”隊長做縮頭烏龜做慣了?之前不斷拒絕接任務就罷了,現在都事到臨頭了,竟然還退縮。隻是在沈靜的震懾下,誰都沒有多問。此時,前方十裡處一個山穀裡,正有一支南明修士隊伍靜靜地潛伏著。其中築基隊長三人,一正兩副,而練氣九層隊員,卻足有70人。南明修士隊伍老早便發現即將過來的陸羽等人,還製定了斬首戰略。然而,左等右等,他們卻始終沒等到陸羽的人靠近。等探子再去打探時,卻被告知對方跑了!“到底怎麼回事?難道被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