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雲影步大成

來,隻不過又怕露餡了。“那你的劍法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的?”她再次問出了另一個疑惑。“前幾個月運氣好,買到了一門祖傳步法,練著練著就這樣了。”“......”安若曦已經無力吐槽了。這小子運氣這麼好?坊市裡真正的祖傳功法萬中無一,竟然被這小子剛好碰到了?“反倒是你,怎麼這麼慫?”陸羽不由反問道。“我…我那是第一次,其實我戰力還是可以的。”安若曦頓時有些抹不開麵子。“……”有了防護法器後,眾人心安...“怎麼可能?這廢物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我可是新進弟子前兩百啊!”

張坤趴在地上,捂著臉,久久難以置信。

這幾個耳光,不僅打掉了他的自信,甚至在他心裡留下了陰影。

“不行,不能再讓他發展下去了,要儘快把這個情況告訴趙挺,這次一定要把他摁死!”

看著陸羽離去的背影,張坤的眼裡閃過無盡的怨毒。

......

陸羽之所以敢跟張坤動手,並不是因為自己比對方強很多,而是因為他看過對方在宗門大比中的表現。

張坤雖然整體實力不錯,但弱點也很明顯,隻要速度夠快,不給他施展的機會,就能壓著他打。

而陸羽,剛好就有剋製他的方法。

......

數日後。

百萬大山裡,陸羽手握青鋒劍,運起雲影步一路急行。

“上次隻敢獨自深入百裡,這次實力提升了不少,該給往更深處去了!那裡纔有好材料。”

一路輕車熟路,躲過了各種毒物陷阱。

直到深入大山數百裡後,他才遇到了一群鐵齒青狼。

這十幾頭青狼,每頭有練氣中期的修為,但這次他選擇沒有逃跑,而是果斷地迎上去戰鬥。

一頭頭青狼向陸羽撲來,卻被陸羽運起雲影步一次次躲過,然後再反手一劍精準刺中要害。

陸羽覺得自己的劍法越來越流暢了。

看來這段時間在幻境空間的訓練,效果顯著。

在十幾頭妖狼不斷的襲擊下,他發現似乎按幻境空間裡黑衣劍客施展的那個變種後的流雲劍法,殺起來更流暢。

而流雲宗的流雲劍法,施展起來總是有些不夠圓潤,時不時會被妖狼躲過。

於是不知不覺地,陸羽便把黑衣劍客施展過的流雲劍法一招招地使了出來。

而他的實戰能力,在這種四麵八方的攻擊下,也在飛快地提升著。

幻境中得來的應敵經驗,終究不太真實,還需要在真正的實戰中不斷融會貫通。

沉浸在這場血戰中,陸羽漸漸地感悟到了黑衣劍客的流雲劍法變種的原因。

大道至簡,劍法的真諦,從來都不是那些固定的招式!而是如何更快速的殺敵!

流雲劍法中的秋風掃落葉也好,一劍斷山河也好……劍法中的所有招式,都隻是為了讓你提升擊殺的效率而已。

於是,陸羽開始不在意具體招式,隻按最本能的反應出擊,流雲劍法中的招式,被他拆解成無數個簡單的動作,行雲流水,信手拈來。

不到半天功夫,十幾頭青狼就都哀嚎地在地上躺了一地。

看到這滿地的狼屍,他有些感慨。

練習了這麼久,終於不再是那個看到靈鼠都被嚇到的毛頭小子了。

麻利地剝下狼皮、牙齒、利爪後,他開始尋找山洞休息。

一夜無事。

第二天,在叢林中不知走了多久,陸羽的身影突然一顫,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瞬間襲遍全身。

這種對危險的直覺,在黑衣劍客的一次次秒殺下,早已練得爐火純青了。

他想都沒想就猛地往側麵一滾,險險地避過了一條漆黑巨蟒的蓄力一擊。

這條全身漆黑髮亮的巨蟒,足有水桶般大小,十幾米長,剛才一直隱藏在寬大的樹幹之後,悄無聲息地靠近陸羽,想給他來個致命一擊。

隻是沒想到,剛蓄完力準備出擊,就被獵物閃電般躲過了。

攻擊的落空,讓它異常惱怒,再也顧不得隱藏身形,直直地往陸羽方向撲去。

看著這條全身鋪滿黑色鱗甲,一身氣息堪比練氣巔峰的巨蟒,陸羽渾身冰冷,毫不猶豫地轉身就逃,完全升不起絲毫抵抗之意!

然而巨蟒體型雖大,但速度卻極快。

陸羽把功法運轉到極致,不斷瞬閃,一路狂奔上百裡,卻仍然沒能擺脫追擊。

看到後方巨蛇死追不放,陸羽心中感到一陣無力。

終日打雁,終究被雁啄了眼了。

之前兩次的成功,讓他失去了對百萬大山的敬畏,覺得再危險,也不過如此。

沒想到,這次一下子就將他逼到了絕望的境地。

如果無法儘快甩掉巨蟒,那他很可能會成為葬身在百位大山中的一員。

畢竟他的靈力是有限的,即使他回覆力再強悍,也經不住這樣不要命的燃燒。

所以他必須要在靈力耗盡前,想盡一切辦法甩開巨蟒。

否則等待他的就是,死無全屍!

隻是他絞盡腦汁,卻依舊毫無頭緒。

隨著時間的推移,巨蟒離他越來越近了,巨蟒的速度已經超過了他,不僅能不斷接近他,還能抽空發起攻擊。

“怎麼辦?”

陸羽腦子飛快地運轉著。

眼看巨蟒即將發起攻擊

陸羽腦海中不由想起了黑衣劍客的那種步伐。

於是,他一咬牙,不管不顧地使了出來!

雲隱步第一式:破空閃!

隻見陸羽一瞬間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二十米之外了。

“這纔是升級版的第一式嗎?”

陸羽看著自己越過的距離,暗暗吃驚。

如果說之前的掠影閃,還能看得到殘影,那這升級版的瞬閃,就是連殘影都看不見了。

果然強悍!

隻可惜,沒什麼卵用。

在這絕境關頭,這樣的瞬閃,隻能延緩被擊殺的速度,並不能改變什麼。

眼看巨蟒再次靠近。

陸羽一咬牙,再次靈力狂湧!

雲隱步第二式!破空二連閃!

隻見前方二十米處一個殘影一閃而逝,而陸羽卻已經在四十米以外了。

這華麗的步伐,把巨蟒都看懵了。

莫非到嘴的獵物又要跑了?

巨蟒徹底怒了,猛的一竄,速度頓時飆升一大截,沒多久,就再次把距離拉近。

陸羽看著還能加速的妖蟒,很是絕望,感情對方之前一直在遛著他玩呢?

他再次咬牙,怒哄一聲:

雲影步第三式!破空三連閃!

.....

雲影步第四式!破空四連閃!

......

就這樣,在一人一蟒的生死追逐之下,硬生生地把陸羽的雲隱步逼到了大成!

隻是依舊沒能改變什麼。

如果在平時,他能使出這樣的雲影步,早不知興奮成什麼樣了。

但是現在,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靈力快耗盡了。

這意味著,他很快就要成為妖獸的腹中餐了。踵而來,暮秋明連抵擋都很吃力,再也找不到偷襲的機會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劍客失手被殺,其他六人很快便放棄了抵抗。他們紛紛四散而逃,被陸羽等人乘勝追殺,最終戰役以七劍客六死一逃,幽靈小隊一人未損地結束了。“大神!厲害啊!”清理戰場時,三位新人,紛紛朝莫子淵道賀。剛才那一戰,最大的功勞非莫子淵莫屬。“嘿嘿,都是隊長指揮得好。”子淵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不過他也覺得自己剛才發揮得確實不錯。“大神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