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假裝煉器師

越戰越勇。“怎麼可能?他怎麼會比我堅持得還久?”蒙麪人心中暗暗叫苦。“一定是假的,他一定是在硬撐。”蒙麪人繼續堅持,想耗死對方。然而又是硬拚了數十記,發現陸羽沒有絲毫力竭後,他終於怕了。這到底是什麼怪胎?一點都不像練氣六層的樣子。最終,蒙麪人虛晃一槍,脫離戰圈,扭頭就跑。對於陸羽這種不要命的對手,他是再也不想麵對了。他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交代進去。看著蒙麪人遠去,陸羽沒有選擇追擊。畢竟他身上情況也...“爺爺,我回來啦!”

這天,許久不見的安若曦終於再次來到小店。

“若曦啊,怎麼又回來了?不是讓你專心在宗門修煉嗎?”躺椅上的老道站起來欣慰地說道。

“這不是想您了嘛。”安若曦撒嬌道。

“想我?是又缺靈石花了吧?”

“哪有,真的是想您了。”

“當然,還想跟您借個人。”

“.....”

……

一刻鐘後,一臉茫然的陸羽,被安若曦拉著一路往外跑。

“喂,大小姐,到底是什麼事啊?我很忙的。”陸羽一臉無奈道。

“切,你小子還能有什麼事?幫我個忙,當我幾天跟班。”

“什麼?跟班?我現在可是煉器師!”陸羽鄭重其事地說道。

“切,你是煉器師,我還是煉器宗師呢,少廢話,你就說幫不幫!”

安若曦滿含威脅地看著陸羽。

彷彿對方一旦沒給出她想要的答案,就會有苦頭吃。

“幫幫幫,但你總要讓我知道具體做什麼吧?”陸羽被看得直發毛,隻好先應付著。

“待會見到我那些師兄妹,你就負責冒充煉器師。”

“什麼冒充?我本來就是!”陸羽整了一下有些淩亂的衣服,再次嚴正宣告道。

看到陸羽這麼鄭重其事的樣子,安若曦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喂,你什麼意思啊?難道我就這麼不像煉器師嗎?””陸羽一臉無語。

“沒有,你裝得很像,待會你就要這樣,把派頭做足來!”

“……”

得,剛才的話都白說了。

問了半天,陸羽才終於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安若曦跟師兄妹們約好了一起去百萬大山歷練,隻是其他師兄妹都帶了隨身護衛,就她沒有,這讓她很沒麵子,所以就臨時把陸羽拉來充數了。

隻是陸羽修為有點低,隻能讓他冒充煉器師,這樣說出去也有點麵子。

陸羽一聽去要百萬大山,就立刻使勁搖頭,打死都不肯去。

他前段時間在裡麵差點喪命,徹底怕了。

“瞧你那熊樣,放心啦,我來保護你!”安若曦信誓旦旦道。

“你?是不是真的啊?”

“那當然,本小姐的實力,你還不相信?”

陸羽頓時有些無語,說實話,他還真不太相信。

隻不過來都來了,算了,陪她走一趟吧......

畢竟讓她一個人去,更不放心。

兩人騎著追風馬來到一個豪華莊園。

“喂,我可是把你誇得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等會你可給我打起精神來,拿出你之前的機靈勁,別給我丟臉了!”

“還有,到時候她們要真讓你煉器,你就裝模做樣一番,再找個藉口說狀態不好,知道嗎?”

一路上,安若曦喋喋不休地叮囑著。

“好,沒問題。”陸羽已經懶得去解釋了,反正說什麼她都不會信。

“對了,你的戰力行不行啊?”

“應該行吧?”陸羽不太確定道。

“看你這表情,就知道沒怎麼練過,不過也沒關係,到時候離我近點,我罩著你!”

“嘿,那感情好啊。”

“瞧你那點出息!”

“對對對,我就這點出息!”

陸羽已經打定主意了,他要做個安靜的美男子,能不出手就不出手。

……

很快,兩人進到莊園,看到了安若曦的幾個師兄妹。

兩男兩女,清一色的雲嵐宗內門服飾。

兩位女修,一個身材高挑,但胸部略平,一個略矮,但卻異常豐滿。

兩人是完全不同的型別,但整體來看,都比安若曦略差一籌。

兩位男修,則一個矮胖,一個高瘦。

幾人裝備都頗為華麗,一看就是世家公子千金。

在幾人身後,還各站著一名隨從,都是練氣九層修為。

“呦,安師妹,這哪來的小哥呀,這麼帥!”高挑女修一見安若曦進來,就微笑著迎上來道。

“高師姐,這就是我跟你們說過的陸羽,我家的煉器師。”安若曦有些自得道。

她帶陸羽過來,未嘗沒有炫耀一番的心思。

“這麼年輕?真是年輕有為啊。”高挑女修聞言一驚,不由高看了陸羽一眼。

其他幾人聞言也暫停了聊天,紛紛看過來。

“這位師弟,聽說你是煉器師?不知出自哪家豪門貴族?”高瘦男修走上來笑著道。

遭了!怎麼問起這個了?安若曦心裡暗道不好。

她以為大家隻會好奇讓陸羽露一手,到時候隨便找個藉口敷衍一下就行了。

沒想到竟然會問這些,事情有些超出她的掌控了。

隻希望陸羽別那麼老實,適當忽悠一下……

“在下陸羽,沒有家族,讓師兄見笑了。”陸羽坦言一笑道。

雖然對方說話很客氣,但陸羽還是感受到了一絲敵意,不過他並未在意。

“沒有家族?那師弟必定天賦異稟吧?不知師承何處?”高瘦男修聞言一喜,繼續追問道。

其他幾人也頗為好奇。

隻有安若曦知道要完蛋了,這傢夥怎麼這麼誠實!

陸羽真實情況是什麼貨色,她最清楚了。

“也未有師承,關於煉器,隻是略懂毛皮而已。”陸羽繼續淡淡道。

眾人聞言,一下子就都興趣缺缺了,轉頭又各自聊天起來。

安若曦也忍不住拍了一下腦袋,覺得沒臉見人了。

這傻子,拉虎皮扯大旗都不會嗎?

倒是高瘦男修聽聞此言,反而更起勁了,拍著陸羽肩膀高高在上道:

“陸師弟,不是我說你,沒有師承想在煉器上有所成就可不容易啊,要不改天給你介紹一位名師?”

高瘦男修剛纔看安若曦跟陸羽走得這麼近,心裡很不爽。

他追安若曦不是一天兩天了,還想趁著這次歷練,加深感情呢,所以他要想方設法地把陸羽打壓下去。

現在聽到陸羽既沒有家世也沒有師承,他心裡頓時樂開了花。

他貶低陸羽的目的已然達到,誰好誰壞眾人一看便知。

“是啊,陸師弟,梁師兄他還是認識很多成名煉器師的,機會難得,你可別錯過啊。”一旁豐滿女修也開始附和起來。

她喜歡梁師兄,但梁師兄喜歡的卻是安若曦,所以她跟安若曦有些不對付。

如果有機會,她不介意踩對方一腳。

“多謝師兄美意,在下心領了。”陸羽淡淡道。

他何嘗不知道兩人的心思,隻不過他並未放在心裡。

……上去也是丟人現眼。”想起這段時間在幻境空間裡被黑衣劍客虐得不要不要的,他至今還心有餘悸。“也是,他們基本都**層了,而且一直被用最好的資源培養,我們哪裡比得過?”“你參加了沒?”陸羽問道。“我也沒參加。”兩人相視而笑,看來大家都認清了現實,再也不復當年的輕狂。……第二天,大比正式開始,胖子王浩一大早就過來拖著陸羽去看比賽。“我說王浩,你又沒參加比賽,有必要去這麼早嗎?”陸羽無奈道。“那你就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