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這就是你的實力?

倫他們竟然逃都逃不掉?玄天大陸的修士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樊苛等人此時的憤怒瞬間冷了下來。以前同等境界,一直是南明大陸修士壓著玄天修士打。因為南明大陸由於資源緊缺,修士都是從小一路廝殺出來的,不強的都早被淘汰了。而玄天大陸地大物博,裡麵修士一直都在相對和平的環境中長大,所以戰鬥力一直不高。這也是南明修士敢時不時過境來騷擾掠劫的原因。然而眼前的一幕,卻徹底顛覆了他們的認知。毫無疑問,他們這次是碰到硬碴...“大家快結圓陣!跑是跑不過的,一跑必定完!”那中年護衛著急地高喊道。

這次護送家主嫡子,要是出了什麼差池,他隻能以死謝罪了。

眾人聞言,也立刻回過神來,迅速靠攏結成圓陣。

隻是圓陣剛剛結好,狼群便飛撲了上來。

“殺!”

中年護衛大喝一聲,手中開山刀靈力狂湧,一道淩厲的刀芒,從他身前劈出。

同一時間,其他幾人,也紛紛凝聚靈力,發出最強攻擊。

“嗷嗚!”

一頭頭巨狼撲殺過來,被眾人劈開、擋下,一時間,刀光劍影,血肉紛飛。

倒是安若曦,完全亂了陣腳,慌亂地應付著。

麵對巨狼的撲殺,東一劍、西一劍的,既沒擊中要害,也沒給巨狼造成多大傷害,完全就是浪費靈力。

“這就是你的實力嗎?”陸羽在一旁看著,有些絕望。

原來竟然是小趴菜一個。

眼見一頭巨狼即將突破安若曦的防禦,咬到安若曦身上,陸羽實在看不過去了,拔出剛煉製的極品法劍,一劍正中妖狼咽喉,再一腳踹飛,乾淨利落的幹掉一頭。

安若曦看到差點被咬中,臉色煞白,但見到被陸羽如此乾淨利落地救了之後,又是一呆。

“這小子啥時候這麼厲害了?”

“喂,還愣著幹嘛?”

陸羽一邊再次劈中一頭咬向安若曦的惡狼,一邊恨鐵不成鋼地罵道。

大戰當前竟然還敢開小差!這小妞到底怎麼想的?

“哦。”安若曦連忙回過神來,繼續迎戰。

在陸羽的支援下,她壓力大減,倒是慢慢地有了些章法。

隻是其他人就沒那麼輕鬆了。

妖狼的防禦異常強悍,眾人的法器擊在妖狼身上,大多隻能留下淺淺的傷口,根本無法重創,反而會更加激起它們的兇性。

在狼群不要命的攻擊下,不到一刻鐘,眾人的防線就岌岌可危了。

好幾個人都身上掛彩了,戰力大損。

眾人苦苦支撐之際,忽然發現左邊異軍突起,殺敵如行雲流水一般。

定睛一看,竟是陸羽。

“怎麼會是這小子?”眾人都有些懷疑人生,特別是當初大言不慚的梁凱。

隻見此時的陸羽,已經身穿極品黑鱗甲,手持一把漆黑髮亮、鋒利無比的極品法劍,全副武裝,冷酷無比。

一頭巨狼臨空撲來,陸羽一個側身後仰旋轉避過,接著一劍掃出,直接給巨狼來了個開膛破肚。

在巨狼哀嚎落地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再高高躍起,淩空反手一劍刺下,精準洞穿巨狼頭顱。

整個過程不過數息時間,就乾淨利落地幹掉了一頭巨狼。

“這是什麼劍法?好流暢!”皇甫峰癡癡地問道。

他覺得陸羽剛才的動作酷斃了,正是他心目中最渴望的樣子。

“好像是流雲劍法!”高曉雯不可思議道。

“什麼?”眾人齊齊一驚。

“入門級劍法竟然有如此威力?”

“的確是流雲劍法的招式!”

“這流雲宗果然是大派,底蘊深厚啊!”

......

青狼的第一波攻擊,沒能立即撕破眾人防線,在眾人不要命的攻擊下,狼群暫時退出了攻擊範圍。

“快,趁機往山壁邊挪過去。”中年護衛見狼群攻擊停歇,趕緊吩咐道。

眾人聞言,迅速把圓陣朝山壁橫移。

然而,剛剛抵達山壁,群狼就再次撲了上來,所幸背靠山壁,受襲麵小了近半,眾人終於能輪流防禦了。

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靈力消耗嚴重,大部分掛彩,防線岌岌可危。

一時間眾人再次陷入絕望,苦苦支撐,險現環生。

為了減輕眾人壓力,陸羽長劍一劃,直接將準備攻擊左邊的兩頭巨狼吸引了過來,然後險險地避開正麵的襲擊,再次長劍一劃,又把右邊的兩頭巨狼也吸引了過來。

這一舉動,大大減輕了眾人的壓力。

同時,陸羽還用飛鏢不斷出擊,支援眾人。

此時陸羽也顧不得消耗了,畢竟要是防禦陣告破,他也討不得好。

隨著一支支飛鏢飛出,陸羽總在恰當時機好幾次拯救隊友於危難。

如此一來,眾人壓力瞬間大減。

“你們砍不動的,就往我這邊推!”陸羽高聲提醒道。

他發現很多人都破不開妖狼的防禦,看得他暗自著急。

“好!”幾個攻擊較弱的女修聞言,紛紛一喜。

讓她們重創妖狼不容易,但是讓她們把妖狼擊飛還是做得到的。

就這樣,陸羽開啟了瘋狂輸出模式。

最多的時候,陸羽同時被七頭巨狼攻擊。

但他卻渾然不懼。

隻見他一腳將一頭巨狼踹到空中,突出包圍圈,再反手一劍橫掃,同時劈飛七頭巨狼。

接著,雲影步一陣狂閃,瞬間連出三劍精準劈中三頭巨狼咽喉,再次解決三頭妖狼。

“握草,不是吧?瞬閃三連殺?”眾人見狀大驚。

“這真的是流雲劍法?”

“太漂亮了!”眾人佩服得五體投地了。除了膜拜還是膜拜。

“好像還有一門厲害的步法。”高曉雯不確定道。

“握草,什麼步法這麼牛逼?”

“至少是玄級高階的。”

“難怪!”

“別找原因了,就算給你十門這樣的步法,你們能打得出三連擊?”高曉雯忍不住打擊道。

眾人頓時一陣沉默,他們也練劍十幾年了,什麼樣的劍法步法沒見過?

但什麼時候劍法和步法能配合得如此天衣無縫了?

“他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

眾人一時間都無比疑惑。

在陸羽持續不斷的輸出下,青狼被殺到膽寒了,略微有些退卻。

眾人贏得了一些喘息的時間。

“我知道附近一個地方有山洞,離這不太遠,大概幾裡路,大家跟我來。”陸羽忽然高喊道。

“真的?”

“你怎麼知道的?”

“我之前來過這裡,隻不過剛才一直沒想起來,現在看到這座山,終於想起了。”陸羽繼續道。

“那太好了!”眾人頓時都燃起了希望。

隻要堅持到山洞,生存的機率就大增了。

隻有田蕊臉上有些不自然。

之前她還嘲笑別人沒來過百萬大山,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

接下來,眾人重新結起圓陣防禦,跟著陸羽方嚮往前挪。

隻是安若曦卻有點懷疑,他什麼時候來的?不是說沒來過嗎?

今天的陸羽,讓她感覺像迷一樣,從未有過的陌生。

幾裡路說遠不遠,要是平時,他們一刻鐘就能到,但現在卻漫長無比。

眾人就這麼一直相互配合,苦苦支撐,直到傍晚,才抵達目的地。

所幸,眾人終於還是撐住了,而陸羽,也沒讓他們失望。

那裡確實有個山洞。

那是一座岩石山上的一個幾米寬的洞口,洞口旁還有著一塊萬斤巨石。聲爆開,將它炸得眼冒金星。雖然它防禦力強悍,但這龍魂劍是在它嘴裡自爆,依舊讓它產生了數息的暈厥。而此時,隻見陸羽忽然閃身來到它頭上,手持一把發光小劍,對著它腦袋狠狠地刺了進去。白翼蝠王堅韌的表皮,在發光小劍麵前,卻不堪一擊,很順利地被紮了進去。白翼蝠王受此襲擊,頓時一陣顫抖,渾身靈力狂洩,轉眼間便摔到地上,不動了。陸羽見狀頓時鬆了口氣。這把發光小劍,正是懸浮在他丹田中的那把,隨著修為的提升,目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