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真是煉器師

思議道。“什麼?”眾人齊齊一驚。“入門級劍法竟然有如此威力?”“的確是流雲劍法的招式!”“這流雲宗果然是大派,底蘊深厚啊!”......青狼的第一波攻擊,沒能立即撕破眾人防線,在眾人不要命的攻擊下,狼群暫時退出了攻擊範圍。“快,趁機往山壁邊挪過去。”中年護衛見狼群攻擊停歇,趕緊吩咐道。眾人聞言,迅速把圓陣朝山壁橫移。然而,剛剛抵達山壁,群狼就再次撲了上來,所幸背靠山壁,受襲麵小了近半,眾人終於能輪...洞內平坦,有十米方圓

隨著山洞被巨石堵住,所有人都長長舒了一口氣,接著就是一個個累癱到地上。

眾人看向陸羽的目光,都充滿了敬意。陸羽在這場大戰中展現出來的驚人戰力,讓他們震撼不已。

“高手兄,這次幸虧有你!”皇甫峰心有餘悸道。

“是啊,高手兄,我們都欠你一個人情!”眾人紛紛附和道。

今天她們算是明白了,這個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小哥,纔是真正的高手。

至於那梁師兄,就是個誇誇其談的樣子貨。

“客氣了,大家抓緊療傷。”陸羽淡淡道。

眾人聞言,都紛紛掙紮著坐起,拿出療傷丹藥吃了下去,彷彿陸羽的話就是聖旨。

隻有梁凱,心情相當抑鬱。

他眼睜睜看著那個默默無聞的小子,一下子變成了眾人大英雄。

而自己之前卻還使勁貶低對方,一時間成了笑柄。

雖然別人什麼都沒說,但他臉上卻有些掛不住,隻能咬牙對陸羽說了一句場麵話:“陸師弟,不得不說,你的劍法很不錯,不過總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的!”

“你會的,加油!”陸羽淡淡地鼓勵了一句。

握草!這是什麼意思?這是無視我嗎?梁凱抓狂了。

隻是他卻不敢說出來,畢竟自己的小命能不能活,還得靠對方。

等眾人都療傷得差不多後,紛紛伸頭探出洞外,發現狼群並沒有散開,反而越聚越多,足有三百多頭了。

很明顯,狼王去搬救兵了。

眾人鬆弛的心,再次繃緊起來。

這樣下去,他們將要麵臨的大戰,會比之前更慘烈。

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大家的法器都損毀不少,特別是防禦法器。

“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護具,沒有護具我們根本逃不掉。”中年護衛總結道。

“對了,陸羽,你不是煉器師嗎?”梁師兄忽然開口道。

“陸羽他現在狀態不太好,所以煉不了。”安若曦急忙幫陸羽開脫。

陸羽的煉器師身份是她編的,所以陸羽有幾斤幾兩她很清楚,現在可不是逞能的時候。

“是啊,煉器很講究狀態,陸師弟他這幾天損耗不小,就別勉強了。”

胖子皇甫峰也主動幫解釋道。

“對,不管怎麼說,陸師弟這次都幫了大忙了,我們都欠你一個人情。”高曉雯也附和起來。

“沒事,讓我試試吧。”陸羽淡定道。

“什麼?你別勉強啊!你已經做得夠好了。”安若曦頓時急了。

真是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你小子就不能安分點嗎?

一旦煉不出,之前的形象就都毀於一旦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

“……”

“行,大家把手頭的材料都拿出來!別藏著掖著了。”高曉雯見陸羽答應煉器,便死馬當活馬醫了。

很快,高曉雯就把眾人手上所有的煉器材料都收集完畢。

礦石若乾、妖獸材料幾副。

陸羽估摸了一下,便把材料分成兩堆,依次煉製起來。

這些材料,最多隻能煉製兩副護盾。

其他的邊角料,就用來修補法器了。

安若曦對陸羽並不抱希望,隻是一聲不吭地抓緊時間儘量修復護具。

她覺得現在能靠的,隻有自己了。

一個時辰後。

“你試試看。”陸羽把手中剛練好的法器遞給高曉雯。

“什麼?練成了?”高曉雯聞言吃了一驚。

她接過法器護盾打量半響,才感慨道:

“陸師弟,你這叫略懂皮毛?”

“讓我看看。”

這邊的動靜,驚動了安若曦,她連忙放下手中的材料,一把將法器搶了過去。

看著手中的護具,安若曦有些難以置信。

這是實打實的法器護盾,並不是樣子貨。

他竟然真的煉出來了?

“陸羽,你什麼時候成為煉器師的?”安若曦實在壓抑不住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早就成為了,你爺爺沒跟你說嗎?”

“……”

安若曦這段時間根本沒回過小店,哪裡能得知,上次一回去沒說幾句話就帶著陸羽出來了。

“安師妹,不是我說你,以高手兄這樣的天才,成為煉器師不是很正常嗎?有什麼好奇怪的。”皇甫峰理所當然道。

很正常?

你知道他學煉器纔多久嗎?

安若曦很想說出來,隻不過又怕露餡了。

“那你的劍法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的?”她再次問出了另一個疑惑。

“前幾個月運氣好,買到了一門祖傳步法,練著練著就這樣了。”

“......”

安若曦已經無力吐槽了。

這小子運氣這麼好?坊市裡真正的祖傳功法萬中無一,竟然被這小子剛好碰到了?

“反倒是你,怎麼這麼慫?”陸羽不由反問道。

“我…我那是第一次,其實我戰力還是可以的。”

安若曦頓時有些抹不開麵子。

“……”

有了防護法器後,眾人心安不少。

不過看著洞外越來越多的妖狼,都心事重重。

“其實,我有辦法帶你們離開,但需要你們配合。”

感受到眾人士氣的低落,陸羽忽然再次出聲道。

“什麼?”

眾人聽聞此言,齊齊一愣。

“要怎麼做?”

“從這往北五十裡,有一條大河,隻要進了大河,順江而下,就能擺脫狼群的追擊了。”

陸羽邊在地上畫圖,邊說道。

“五十裡?有點遠,我們很難安然無恙地透過。”皇甫峰說出了自己的顧忌。

“鋒矢陣,我們用鋒矢陣突圍,我在前麵開路,你們隻需做好防禦即可。”

......

很快,陸羽就把自己的作戰思路講解了一遍。

想盡快突出重圍,鋒矢陣是最有效的方法。

不過這有個最大的難點,就是突進的速度。

鋒矢陣的箭頭是重中之重,箭頭突進的速度,決定著隊伍逃離的速度。

箭頭若是受阻,則眾人將陷入無止境的圍攻中。

不過陸羽對自己有信心,他已經在幻境空間中模擬過幾遍了。

“怎麼樣?幹不幹?”

“要不試試?”高曉雯看向其他師兄弟。

妖狼皮厚,難殺傷,但如果隻是將妖狼擊飛,對她們來說並不是太難的事。

“拚了!”眾人齊齊表態道。

“那行,一會推開巨石後,聽我指揮,我領頭,護衛殿後。”陸羽果斷吩咐道。

“好!”

隨著巨石的推開,巨狼頓時開始騷動。

“梁師兄去左側坤字位;高師姐去右側乾字位。皇甫師兄居中……”

很快,陸羽就完成了隊形部署,眾人齊齊祭出法器往外衝。

剛出洞口,就見狼群嗚嚎一聲,向隊伍飛撲而來。

“注意保持隊形!衝!”

陸羽一聲令下,揮劍斬出破空三連擊,瞬間突破一個缺口,帶著眾人如尖刀一樣紮入狼群中。

在陸羽的強力輸出下,隊伍推進得異常順利。

主要是陸羽安排的隊伍搭配及突圍路線都極為合理,使得眾人優勢互補,一路勢如破竹。

這讓眾人信心大增不少。音再次響起:“這神器有缺陷!”隻見陸羽不慌不忙地走了出來。“哦,什麼缺陷?”黑衣修士聞言一愣,不由得停下了動作。他饒有興致地看著陸羽。如果沒有這小子,他抓來的這一大群雜牌煉器師,還真不可能煉製成功。所以陸羽的話,他真不敢輕視。“這神器本來是煉製失敗的,是因為我的血祭才產生的器靈,它就像我的孩子,你殺了我,它也會靈性大失,甚至連帝器都不如!”陸羽說完後,伸手一抬,神器就猶如聽到召喚一般,忽然從黑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