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煉器鋪廚子

失手過,你不信我也沒辦法。”趙老說完搖了搖頭。“這怎麼可能?”趙靈兒明顯不相信,這纔多長時間?就從學徒變成煉器師了?她還不甘心想再問,卻被李雨欣勸住了。李雨欣拉著趙靈兒來到陸羽麵前,盈盈一禮,柔聲道:“這位大師,請問這冰魄銀針你能煉製嗎?”陸羽微微一笑:“基本沒什麼問題。”“喂,陸羽,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可別逞能啊。”趙靈兒看陸羽口氣這麼大,不由質問道。“我說肯定行,你信嗎?”陸羽淡淡道。“當然不...於是,他隻能硬著頭皮道:“那個...我不是來當煉器學徒的。”

“哦,你想說你是來煉器的?”清秀女修繼續笑道,隻是笑容中卻帶著些調侃。

“也不是。”陸羽無語地搖了搖頭,怎麼又被說中了?

“那你是?”

“我是來應聘廚子的!”陸羽決定豁出去了。

既然當不了煉器學徒,那就當廚子吧!總歸是沾點邊了。

“廚子?你?”那清秀女修明顯愣了一下,旋即噗嗤地一聲,笑了出來。

“你不會是專門為我而來的吧?”

安若曦忍不住用手撥了撥額前的秀髮,有些得意。

她覺得眼前這人很有意思。

特別是那種明明被說中了,卻又很愛麵子,裝著很鎮定的表情。

這段時間以來,以各種理由來煉器鋪接近她的人太多了,她早已練出一雙火眼金睛。

“這話從何說起?”陸羽有些懵逼。

雖然他也承認這女修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但她是不是太過自戀了?

“這段時間用這種方式來接近我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女修繼續笑道。

“我真不是為你來的,我發誓!”陸羽急了,斬釘截鐵道。

“......”

安若曦聽到這麼信誓旦旦的話語,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

這麼肯定嗎?

搞得人家像醜八怪似的!

“廚子沒多收酬勞哦,兩個月才一塊靈石。”她語氣有些轉冷道。

“沒關係。”

“廚子還要端茶倒水哦。”

“也沒關係!”

“廚子還要打掃衛生!”

“也沒問題!”

“好,就你了!”

安若曦有些生氣了。

這小子還挺嘴硬的,看你能硬多久!

她覺得陸羽就是為她而來的,隻是死不承認罷了。

為了揭穿對方的真麵目,她決定要讓陸羽知難而退!

“你現在去給我做一盤牛筋肉出來!”

安若曦拿出一坨妖牛筋肉丟給陸羽,吩咐道。

“行!”

陸羽點了點頭,接過牛筋肉,走進後廚麻利地處理起來。

這坨妖牛肉,基本隻剩一些堅韌的牛筋,肉很少,屬於那種食之無味,棄之不捨的。

一般富裕人家都是直接丟掉的,隻有貧苦修士,才會留下來嚐嚐靈肉的味道。

不過陸羽剛好知道一種方法,能讓這牛筋變廢為寶。

他對自己的廚藝非常有信心,不說前世當特種兵時在炊事班的“光輝戰績”,就是穿越過來後,他也搗鼓過很多美食。

憑藉著完美的刀工,一坨牛筋被他庖丁解牛般理順,切成小段,再用各種調料醃製爆炒。

安若曦在一旁看得暗暗有些吃驚,如此驚豔的刀工,沒有幾十年的浸潤,根本做不到。

這傢夥莫非真是來應聘廚子的?

隻是怎麼看都不像啊?

看來這小子是個高手!有備而來啊!

那就更不能留你了!

一炷香後,一盤香噴噴的爆炒牛筋肉被端了出來。

聞到香味後,那兩個中年煉器學徒立刻停止了工作,就連已經睡著的老頭,也忽然從夢中驚醒。

“若曦,這是你新招的廚子?”老頭毫無風度地湊了過來,伸手就往肉盤裡抓去。

“額...算是吧。”安若曦有些遲疑道。

“嗯,不錯!不錯!就他了!”老頭子吃了幾口,就開始不住地點頭,果斷地做了決定。

“......”

安若曦有些不爽,一盤牛肉就把你孫女賣了?

隻是老爺子都發話了,她所有的計劃都暫時無法實施了。

不過無所謂,來日方長嘛!

......

就這樣,陸羽在煉器小店留了下來,暫住在後院的雜物房裡。

除了一日三頓做飯外,其餘時間他都在一邊偷偷觀摩小店裡的學徒煉器,一邊到幻境空間模擬練習。

小店裡共有兩名中年煉器學徒,一個叫王大錘,肥胖中透著精明;一個叫石柱,有些老實傻憨。

兩人都是附近小家族出來兼職的,他們有時間就來,沒時間就不來,時間自由得很,但是每月都能從小店中拿到一筆不菲的靈石。

他們自從知道小店來了個廚子後,便開始不客氣地對陸羽呼來喝去,甚至還偶爾讓陸羽代勞做一些苦力活。

不過,他們並不會教陸羽有用的東西。

畢竟法不輕傳,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陸羽隻能從他們的隻言片語中偷學一二,再回到房間研究驗證。

......

“小陸,過來幫我捶捶背,累死了。”

“小陸,來幫我生個火。”

“小陸,幫我倒杯茶。”

……

一聲聲的使喚,讓陸羽每天都忙個不停,不過他態度好得很,沒有絲毫脾氣。

“王大哥,你這用的是什麼法門啊?”

陸羽偶爾會趁著倒茶的機會,來到王大錘身邊,裝作不經意地問道。

“怎麼?你想學?”王大錘立即警惕起來。

“沒有,沒有,就是想長長見識。”陸羽賠笑道。

“tui,不是我小瞧你,你哪怕是學個十年,也未必能學會!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王大錘鄙夷道。

一個廚子也想學煉器,還真把煉器當小孩子過家家了?

“王大哥,我真的隻是好奇,你就給我說說嘛。”

“去去去,別來煩我。”

......

雖然兩個學徒對自家技藝都看得很緊,不過誰讓陸羽臉皮厚呢。

兩個月後,陸羽楞是透過他們的隻言片語和不斷的模擬驗證,學會了材料的提純跟融合。

而安若曦透過這段時間的觀察,發現陸羽對她確實沒有企圖後,也就不那麼針對他了。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陸羽感覺日子過得很充實。

......

五月,天亮得越來越早。

這天清晨,陸羽早早就起來開啟了煉器小店的大門,他昨晚的模擬頗有成果,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繼續偷師了。

然而等了半個多小時,他把煉器鋪裡裡外外都打掃了好幾遍後,店裡其他人卻一直沒來。

陸羽看著鍛造臺上的鍛造錘,忽然手癢,想過一把癮。

於是,他拿起一塊玄鐵礦,一本正經地在鍛造臺上叮叮噹噹地敲打起來。

“幸好,沒有生疏感,看來幻境空間的感覺跟現實是一樣的。”陸羽心裡一陣慶幸。中期,比我還低,怎麼保護我?”“你以為玄天衛的築基中期,跟普通修士能一樣嗎?再說了,我們的防衛也不是隻靠小陸一個,就算他修為不行,跟在你身邊,提醒你注意也好啊!”唐昊天苦口婆心道。“可是,這孤男寡女的,你就不擔心女兒被人給……”“我相信小陸是個正派的人,何況就算真那樣了,似乎也不錯!”“什麼?爹,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唐雨薇頓時不敢相信了!這話竟然是從她爹嘴裡說出來的?“你要是不聽話,從今天起,...